章小舟: 前国安官员范宝琳——在黑暗岁月中闪耀的良知|民主中国

8

8.jpg

人类历史证明了,无论在何等黑暗的环境之中,良知和正义都不会完全失去光彩,都会有存在之地。即便中共军警等鹰犬群体之中,亦有德高志远者,良知尚存者,良心发现者,正义未泯者。正是在愈发黑恶的专制群体形象的映衬之下,这些良知的持守者的事迹才愈发光耀。如当年纳粹时期的施陶芬贝格与今天陕西的范宝琳们,他们的英名会永铭后世。

2016-11-24

1944年7月20日,刚愎自用、好大喜功、不可一世、俨如帝王、残民以逞、漠视人权、镇压异议的独裁恶魔希特勒,在狼堡(Wolfsschanze)主持会议。12点40分之后,会议室发出震天巨响,腾起滚滚浓烟,随即而来的是希特勒及其鹰犬爪牙们的如吼如嘶的惨叫。【注1】希特勒遇刺了。此独夫民贼虽侥幸逃过此劫,捡得一命,只受轻伤,但此次刺杀对其心理震撼之大可想而知,成为其彻底败亡的强烈讯号、如雷前奏。

在专制独裁政治体制下,由于异常缺乏公平、正义、公开、透明的政治规则和法治生态,权势之手遮天蔽日,权势团伙横行霸道,鹰犬爪牙仗势欺民,正义之士或弱势群体要获得理想的抗争成果,只有在隐蔽状态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中国自古以来便不乏震撼天下、扬名古今的惊人刺杀之举,如荆轲刺秦,吴樾刺杀满清出洋五大臣,徐锡麟等人刺杀满清巡抚恩铭,汪精卫等人刺满清摄政王,彭良珍等人刺杀袁世凯、良弼,以及黄文雄刺杀蒋经国,杨佳刺警,贾敬龙刺村官,等等。

比专制权势者遭受体制外人士刺杀事件更为引人注目的,便是专制权势者遭受体制内人士刺杀之事件了。之所以会出现此类情况,根本原因是专制独裁已臻极致,权势团伙的人性之恶极限释放,导致各种矛盾不断升级,从而使最高权势头目成为体制内外的共同敌人。此类事件,如林立果等人刺杀毛泽东,以及本文开头所述的希特勒被刺一幕。刺杀希特勒的,正是纳粹政权的体制内人士——施陶芬贝格等人。正因刺客来自堡垒之内,因此本次刺杀强烈打击了希特勒的狂妄嚣张气焰。

出生于1907年的施陶芬贝格,在希特勒上台之前便在德国军中工作。在纳粹党执政后的数年之间,他一直是纳粹理念的忠实信徒,随德军南征北战,获得一级铁十字勋章,被调入国防陆军总司令部,还因在同盟军的战斗中负重伤而得到纳粹政权的表扬。然而,德军滥杀无辜等暴行以及军队制度的种种问题和缺陷,促使施陶芬贝格逐渐良心发现,并在1942年决定加入国防军内的反抗组织。【注1】

施陶芬贝格在日记中写道,做这件事的人需要明白,人民可能会说我们是叛徒,但如果不做,我们就是良知的叛徒,并援引自然法来证明自己和同仁的刺杀行动是正义性的,是为了保护千百万人免遭希特勒侵略暴行之凌虐。【注1】虽然施陶芬贝格刺杀失败并壮烈献身,但成为民主德国的骄傲,受到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的普遍赞誉,其决然背叛邪恶体制的勇气智慧、反抗暴政的浩然正义和舍己为人、舍命救国的牺牲精神永垂青史!

转目中国大陆,自毛共夺权以来,大陆民众便被强加了种种暴政虐政和灭顶之灾,镇压反革命土改三反五反公社化大跃进四清反右文革,以及六四屠城,镇压信仰团体,强拆,各种隐性经济侵害和劫掠,刑讯逼供,镇压结社组党,打压言论自由、集会游行,纵容环境污染,无止境的贪腐……在中共犯罪团伙暴政恶政治下,不知有多少大陆民众财富被掠、自由被灭、人权遭摧、心灵受戕、健康受损、性命被夺……可谓是罪恶滔滔罄竹难书!较之纳粹政权有过而无不及!如今中共犯罪团伙在其头目领率之下的种种倒行逆施,仍在与纳粹政权狂竞高下,如疯狂集权、愚民宣传、奴化教育、军警治国、言禁报禁、打压律师、囚禁异议……仅以中共迫害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的种种行径而言,便与纳粹政权迫害诺贝尔奖获得者奥斯茨基的种种行径何其相似!

由于中共犯罪团伙的军警城管等鹰犬爪牙作恶甚巨,虐民极深,因此,很多大陆民众凡语及此类群体,必愤怒声讨、严词斥责,使得此类群体在大陆民众心目之中的形象每况愈下,愈发黑恶……

然而,人类历史证明了,无论在何等黑暗的环境之中,良知和正义都不会完全失去光彩,都会有存在之地。即便中共军警等鹰犬群体之中,亦有德高志远者,良知尚存者,良心发现者,正义未泯者。正是在愈发黑恶的专制群体形象的映衬之下,他们的事迹才愈发光耀。他们因种种原因,主动或被动地进入中共犯罪团伙的虎狼之穴。当他们感觉时机成熟则奋起一搏,或者,当他们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甚至亲手而为了愈来愈多的体制性犯罪之后,潜存心底的正义良知渐被激发,不断苏醒,最终决然反抗中共犯罪团伙,并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尚不为世人所知,孤身一人承受来自专制体制的种种摧折!他们对于推动大陆民主转型具有重要意义,值得所有的渴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了解、关注、支持和相助。

近日,多家独立媒体报道了原陕西国安人员范宝琳先生追求民主遭重判、服刑17年后获释的事件。据报道,生于1964年的范宝琳先生,系陕西省西安市人,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为原陕西省铜川市国家安全局侦查科工作人员。因同情中国民主运动,向往中国实现民主、自由与法治,范宝琳先生在1999年5月31日与当时民联阵洛杉矶分部负责人伍凡先生取得联系,用传真方式向其提供中共当局决定拒绝、阻止海外流亡人员回国等内部文件。【注2】

孰料不幸事泄,范宝琳先生于1999年6月4日被逮捕入狱,一审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无期徒刑,后在狱中减刑为18年,之后又两次减刑。范宝琳先生在狱中服刑长达17年5个月。其案件详情外界曾长期不得而知,后因民主异议人士赵常青曾在2003年8月被判刑5年、并被转入陕西省第二监狱服刑,才获悉其消息,而后方被外界所知晓。【注3】据悉,范宝琳先生在被捕前未婚,狱中一直依靠已退休的二姐探望;长期的监狱生活已使范宝琳先生的身体和精神遭受巨大损害,头发已经谢顶,牙齿脱落,身体极度消瘦。【注4】范宝琳先生虽久处虎狼之穴,但志向高洁,不被邪恶裹挟,令人感佩!范宝琳先生虽无施陶芬贝格之激烈,但其因支持大陆民主化、反抗专制体制而付出了半生青春和巨大牺牲,其义举与施陶芬贝格的刺杀行为具有相似的意义,堪称中国的施陶芬贝格!

著有《如何推翻中共》一书的高光俊先生,毕业于重庆的西南政法学院。由于高光俊先生在童年、少年时代亲眼目睹了毛共残害民众的大量事实,因此在读大学之前便对中共政权本质有了一定认知,初具觉醒的意识。在读大学期间,高光俊先生便立志推翻中共。大学毕业之后,高光俊先生被分配到刚成立的中央人民公安学院,专事研究刑事特情专业,并参加全国公安统编教材委员会,负责编写《刑事特情》一书,该书1985年出版,后再版,长期被大陆公安部门使用。高光俊先生借研究刑事侦查和刑事特情专业之机,特别注意研究中共破获反共地下组织的规律和方法,以便从中汲取经验教训。八九民运期间,高光俊先生幕后策划北京警察上街游行,支援学运。1991年,高光俊先生因组织地下反对党而暴露身分,被捕。同年10月26日,高光俊先生奇迹般地成功逃脱,开始了具有传奇色彩的逃亡经历。因高光俊先生对中共公安系统了解颇深,最后成功逃亡美国。其母校西南政法学院的老校长闻讯之后赞其专业学得好。高光俊先生在美获得政治避难,考取美国律师资格,在业余经常从事推动大陆民主化的活动并著书立作。【注5】

李凤智先生,曾在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据法新社报道,李凤智先生在华盛顿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称,他本人曾在中国国安部工作过几年,当他发现他的工作范围包括盯捎那些异见人士、宗教团体和弱势群体时,感到非常愤怒。李凤智先生说:中国政府不仅用谎言和暴力对付那些要求基本人权的人,而且竭尽所能地在国际社会面前藏匿真相。李凤智先生表示,他脱离国安部是为了抗议中国政府对政治异议人士和非中共控制的宗教团体进行迫害;2004年在美国弃暗投明、宣布退出中共后,中国国安局将他列为国家公敌。【注6】

郝凤军先生,系天津人,原天津市公安局一级警司。郝凤军先生于1994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天津市公安局。1994年底,郝凤军先生从天津市警察训练基地毕业,分配到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防暴队工作了两年,期间因亲眼目睹了中共当局及其鹰犬爪牙对信仰团体的残酷迫害、中共喉舌的虚伪造假而备受良心煎熬。2005年,郝凤军为摆脱黑暗政治环境、揭露中共犯罪内幕,毅然去国离乡,抵达澳大利亚。郝凤军先生在墨尔本面见媒体,表示声援陈用林,并以第一手资料曝光中共严酷迫害信仰团体的黑幕,对中共海外特务组织的诸多黑幕和伎俩进行了揭露。【注7】

在澳洲创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的孙立勇先生,也是中共前警察。据报道,孙立勇先生曾是北京的一名警察,曾参加89民运、创办和散发地下刊物《民主中国》、《钟声》,后因同道先于其被捕而甘为同囚,慨然自首,被逮捕入狱,判刑七年,受尽酷刑折磨。1998年,孙立勇先生出狱后,仍遭当局严密监控,谋生之路被断绝。2004年,他旅游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获准。2005年3月,孙立勇创建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设立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开展对中国的政治犯、良心犯及其子女的人道救助。每天除了进行工地的工作,所有的业余时间多半用于对中国政治犯的人道救助事业。【注8】

张世军先生,曾是中共军人,于1986年入伍,是济南军区某快速反应部队的下士。1989年,六四民运展开,他于4月20日随部队进京戒严。同年6月3日,他目睹军队镇压学生。此后,他向军方申请退役,部队以资产阶级自由化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令张世军退伍。1992年3月,有志于推动大陆民主转型并为之付出了切实努力的张世军先生于山东滕州被捕,并被判反党反社会主义罪监禁三年。六四事件后,张世军一直致函于中共当局,谴责屠城,要求为六四事件平反,但一直未得回应。2009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张世军先生在3月6日于互联网中发表了具署真名并附上地址、身份证编号的致胡锦涛的《一个戒严战士公开信》,是首位公开忏悔的六四前军人。在公开信中,张世军先生要求胡锦涛为六四事件平反,并提出了反独裁、争取民主、提倡言论自由等要求。文章发布后,张世军先生的通讯络被切断,无法对外联络。2011年,张世军先生向《苹果日报》记者表示了对埃及军方没有镇压群众的赞赏,并谓当年六四事件中打压学生的军人应感到惭愧,指出现时解放军已沦为政府的统治工具。多年来,张世军一直到北京市郊的万安公墓,祭拜六四遇难者,并且曾找到受害者家属表示忏悔。2012年的 “六四前夕,他还穿上当年的军装到天安门广场默哀,当时引起外界高度关注。【注9】

前39军1164高炮团中尉李晓明先生,曾在香港NOW电视台的镜头前披露了当年亲身经历,过程中几度落泪,称这是他毕生的耻辱。李晓明披露,当时39军从北京城东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途中被民众以肉体阻拦,要求他们不要向学生和老百姓开枪。6月3日晚,他们被告知有暴徒打死军人,听到消息之后他们每个人都义愤填胸,此时,上级将子弹发给了他们,并且命令他们不惜一切要开进天安门广场清场。李晓明先生说,当时都获发放一个书包的子弹,大概有好几百发;直至7月,他们才返回沈阳驻地。六四之后,李晓明退役,他选择了离开中国,为的是向世人揭示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注10】

原38军军长徐勤先先生,因在六四期间抗拒屠城之命而被囚5年。时任38军军长的徐勤先先生,因反对军队开枪镇压而拒绝领军入城,因抗命被撤去军长职务,后被开除党籍及判监五年,出狱后被中共逐出北京。徐勤先先生曾在六四事件22周年之际,公开露面表示不后悔当年的抗命行为,谈到这件事时表示已作了杀头的准备,并说: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注11】

据《纽约时报》报导,现在身为一名艺术家的陈光先生,在1989年17岁的时候,亦是一名中共军人,他所在的第65集团军接到前往天安门广场将抗议学生清除出场的命令。据陈光先生回忆,当时中共军队伪装成普通市民,偷偷进入北京;陈光先生当时负责偷运武器,是第一批瞒过抗议者的封锁、携带着数千件武器进入人民大会堂的士兵之一;整个人民大会堂密布士兵。【注12】

早在2003年,台湾《联合报》等媒体曾有报道,大陆某赴台旅行团中的四名团员,称曾担任的职务分别是法院庭长、法院外事官、公安局分局长、警察,但均因遭到迫害而被停职,故此来台申请政治避难。所憾为台湾当局所拒。【注13】

人道中国创办者、曾为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的周锋锁先生,在其推特中简介了范宝琳先生的事迹并指出,(像范宝琳先生)这样的政治犯非常多。笔者所知有限,不免挂一漏万。【注14】也许,他们未曾如施陶芬贝格等人那样迸发冲天一怒、作出刺杀权势头目的惊人之举,也许,他们未曾有过诉诸勇武的高调、壮烈,但是,他们对于推动大陆民主转型皆有重要贡献,他们在精神价值、责任担当、正义追求、良知操守、牺牲勇气、民主理念、自由精神、爱国情怀、激励效应、启蒙意义等方面的所臻高度和成效与施陶芬贝格相近、相似、相当,他们都是伏身虎狼之穴的正义天使,反戈击恶讨虐的热血奇侠,照亮暴政黑暗的熊熊火炬,划破专制阴霾中的璀璨之光,他们都是中国的施陶芬贝格。他们弃暗投明、不畏牺牲的勇毅之举,必将激励更多的同僚和大陆民众投身争取民主自由的正义事业。中国的施陶芬贝格必定愈来愈多,相继而起。必有一日,中国的施陶芬贝格们的事迹会在神州大地传为美谈,他们的英名会永铭后世,他们的精神会成为未来民主中国的宝贵财富。

注释:

2 参见维权网《中国大陆已判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6年2月29日)第四期(共170人)》之范宝琳条目,网址http://wqw2010.blogspot.jp/2016/02/2016229170.html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