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太阳报: 我们负有使命的小姐|博谈网

30

30.jpg

这个月在多伦多四季中心上演芭蕾舞《灰姑娘》。你知道这个故事。一个类似的故事也正在士嘉堡(Scarborough)迷人的土地上上演。在这个故事中,灰姑娘不是一个柔弱的厨房女佣。这个灰姑娘挥舞着一把剑。

2016-11-25 作者: Mike Strobel 编译: 周洁

本文译自《多伦多太阳报》11月20日的报道。

26岁的加拿大世界小姐Anastasia Lin正为下个月能抵达(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2016)全球总决赛而努力,并在“资助我”(GoFundMe)网站上推出了一个筹款活动。

她的要求?世界和平?多少是这样。可爱的Lin女士将用这个选美大赛来勇敢地面对强大的中国(政府)及其侵犯人权的行为。

她是一位负有使命的小姐。

你可能还记得去年她是加拿大的代表,当时由中国主办世界小姐总决赛,但这个人民共和国把她列为不受欢迎的人,不让她进入中国参加角逐。

中国(政府)的抱怨是:她直言不讳地批评在她出生的这个国家的人权侵犯,尤其是,当然不仅仅是她批评(北京政权)对她法轮功修炼同伴们的人权侵犯。据报道,最糟糕的是从国家的囚徒身上摘取器官。

这是一个崇高、重要的信息。但要在这个盛会上传递这个信息,我们的灰姑娘需要一位仙女教母。那就是,“资助我”(GoFundMe)。

大多数国家的选美女皇前往世界选美大赛,随员是全部费用已付的,包括陪伴者、教练、发型和化妆。但是加拿大世界小姐组织正在经历管理上的变化,因为中国的故意阻挠,Lin小姐被授予可以第二年再次参赛,因此加拿大今年甚至没有世界小姐选美。于是,删掉了那些随员。

Lin的“资助我”目标是4.5万加元,到周日晚,已筹得2.2万加元。她告诉我,大部分的钱会用于制作大赛要求的一个视频,加上机票等等,更不用说一件“在舞台上看上去是一朵云彩”的白色礼服。

多伦多本地领衔的设计师Stephan Caras赞助了她大部分的服装,而她的妈妈和一对夫妇友人将在她12月18日最终登上世界小姐总决赛舞台时作为她的支持团队。

多艰难的一年。中国2015年的阻碍“让我陷入了一种忧郁”,她告诉我。“我想成为无声者的声音,但我以前不知道那有多难。”

她和她仍在中国的父亲鲜少交谈,因为他们的电话很可能被窃听。她说,自从其选美争端以来,她父亲(在中国)的企业从数百名员工减少到两名,当局拒绝给他发旅行许可证前来华盛顿特区看世界小姐总决赛。

一些与中国有关联的朋友回避她。此前为她制作礼服者跑掉了。

“这不怪他们。如果我在他们的位置,也可能做同样的事”,Lin说。她13岁的时候来到加拿大。

“中国恐吓和威胁。如果你不这样做或那样做,你就不能去中国。”

今年夏天,我们在渥太华亲眼见到中国外长王毅对一名记者的人权提问发脾气,而特鲁多政府耸耸肩,事后扮可怜。

我敢打赌北京的那些恶霸们很后悔与我们来自多伦多北部士嘉堡的灰姑娘交手。他们在世界公关战中败给了一名双眸清澈、5英尺6英寸高的选美女皇。

Lin女士一直处于演讲旋风之中,包括在华盛顿DC全国记者协会为美国国会中国问题委员会发言,以及在日内瓦的一个联合国峰会上发言。她在牛津辩论了人权与贸易。

她出席了为英国国会议员放映的影片《血刃》(The Bleeding Edge)的首映,该影片是基于中国强制摘取器官的故事。她赢得了最佳女演员的利奥奖(Leo Awards,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的金球奖),在影片中,她扮演一名被监禁法轮功学员的角色。

“一步一步,我找到了勇气”,她告诉我。

“我与足够多绕过中国(网络封锁)防火墙的中国人聊过……那个政府是多么的脆弱,而中国人民是多么的强大。”

我要说。想象一下,有14亿的Anastasia Lin他们的能力有多大。

原文Our miss on a mission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