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演讲(1): 特朗普式保护主义会害到的,可能正是投票给他的人|端传媒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holds up a copy of The Economist during a campaign stop, Saturday, March 5, 2016, in Wichita, Kan., (AP Photo/Charles Rex Arbogast)

27.jpg

彭定康回忆,他所经历的世界是被二战之后的美国定义的。今天美国的改变带来世界的不确定。至于未来……“希望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可以打好关系”。

2016年11月25日,前港督彭定康在香港外国记者会演讲。摄:Anthony Wallace/AFP

 

“如果只热烈宣扬美国的‘白’,而无视构成美国国旗的其他色彩,那将是大错特错,这就是我想对特朗普先生说的话,”末代港督、现任英国牛津大学名誉校长彭定康(Chris Patten)说。

彭定康受公民实践培育基金邀请访港,11月25日中午在香港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评论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公投脱欧(Brexit)之后的世界大势。

选后民调显示,全无从政经验的大亨特朗普,得到了美国白人选民的强力支持,而非白人选民则力挺其对手、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CNN基于24558个回应的选后民调显示,57%的白人选民支持特朗普,希拉里则获得74%的非白人选民的支持。

“我希望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先生,会与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先生不一样,否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多次发表针对少数族裔、移民的激烈言论,声言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起围栏,还要将多达300万非法移民递解出境,他当选之后,美国部分地区的校园内,出现白人学生歧视和欺凌黑人学生的情况,激增的移民查询也挤得加拿大的移民网站一度崩溃。在贸易方面,特朗普主打保护主义,声称要将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国内,大幅增加对外国进口商品的征税,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要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他打败希拉里当选,让美国自由派震惊,也让世界忧虑,高举自由主义旗帜的全球化将进入倒退回旋。

彭定康在演讲中表示:“我希望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先生,会与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先生不一样,否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我认为,美国最好的字眼就写在她的国徽上,‘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

彭定康认为,在他的人生中,截至今年6月,最重大的两件事,一是柏林墙的倒下,一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而这两件事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按照二战之后美国的安排发生的,这建立起的世界至于,以规则、开放市场和自由贸易、全球最大军队提供的安全保障为基础。二战之后大约半世纪,世界贸易和全球化发展迅速,制造业商品占全球GDP的比例从8%,上升到20%,亚洲大量人口脱贫,中产阶级出现和壮大。

“谁因此受害?”彭定康问,“我们中大部分人当然都是获益者,因为通胀受到压制,发达国家的人可以以更低价格购买到商品,世界各地的消费者都得益了,发展中市场有就业、有投资和收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变得更有竞争力,但毫无疑问,也有人受害,在美国,制造业中大约六分之一的人失业。”

那么,恢复保护主义和停止贸易是解决问题的答案吗?“省省吧!(Forget about it.)”彭定康直言,“但不幸的是,那些在发达国家、未能从全球化中获益的人,被鼓励去归咎于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事实上,这种归咎是错误的,不过这事实似乎无关紧要。”

彭定康数次提到,美国部分人在过去几年生活艰难,原因在于美国用于支援劳动市场,如为失业工人提供再培训的开支,只是经合发展组织(OECD)国家平均值的六分之一。而当他向一些美国共和党人提出,他们应该增加对基础教育和工人培训的开支的时候,只被嘲笑为“共产主义之王”。

“如果要解决这些问题,”彭定康说,“应考虑靠税收再分配和开支政策,但我们最近进行的两次选举给出的答案似乎是,要靠更强烈的民族主义、保护主义、自私自利、收起留给世界上其他人的吊桥。”

“不幸的是,那些在发达国家、未能从全球化中获益的人,被鼓励去归咎于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

但这样做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都知道,根据统计,在保护主义之下过得最惨的是穷人。你有钱不要紧,你没钱,生活中就会百物腾贵,而你工作的生产力又不能因为竞争而得到提升。”“最可能因为特朗普式保护主义——如果它确要发生的话——受害的人,可能正正是那些投票给特朗普的人。就像在英国,最可能因为脱欧而受害的人,是那些生活在英国较不发达地区的人。我觉得这是真正的悲剧,而且会让民主制度受到压力。”

右翼势力抬头不仅是美国现象,“强调民族主义、国族身份、本土主义,很容易会变成靠与‘他人’对立来定义‘自我’,很容易让人看来就是吝啬、隔离少数族裔、种族主义,”彭定康感叹,“我认为,美国最好的字眼就写在她的国徽上,‘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这是一则面向全人类的、极其出色的信息,将说各种语言、来自各种背景的人集合在一起,建设一个伟大的国家——山巅之城…你看路上人来人往,他们是美籍非裔的纽约客吗?他们是美籍波兰裔的天主教信徒吗?他们是美籍越南人吗?他们是美籍华人吗?他们共同的一个身份就是美国人。”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国没问题比中国出问题重要得太多了。”

言已及此,世界未来会好吗?言已及此,世界未来会好吗?演讲开始前,主持人、路透社电视记者Tara Joseph介绍彭定康时说:“我在午餐时问他,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2016年,会是什么,他说,‘糟糕’(terrible)。”

彭定康言辞谨慎:“我想总有办法可以走过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但不会很容易,而且新兴市场的经济状况让人对此更加忧虑…我希望美国和中国之间不会爆发报复式的贸易战,希望可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注:即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现存大国必然会回应挑战,战争因此难以避免)…即便中国内部的政治压迫引人质疑,我们仍然可以塑造一个让中国的合理利益与我们共存的世界。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国没问题比中国出问题重要得太多了。”

“我希望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可以打好关系,”彭定康在演讲结束后向端传媒表示,“如果特朗普在任期内不放弃巴黎协定,那是一件好事,中国在这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贸易保护之外,环保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可以就这些议题进行建设性对话,而非对立。”

端传媒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