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 彭定康说的或许都对港人宜深思|苹果日报

27

27.jpg

「末代港督」彭定康昨日在香港外国记者协会演讲时,批评港独冲淡了民主力量,期望港人退而争取伟大的民主。以彭定康的政治见识、客观立场,他对雨伞运动的赞赏、对议员宣誓问题的批评,相信是真心为香港着想,并非出于个人功利考量,因此值得港人深思。

2016-11-26

遗憾的是,彭定康虽对香港回归后民主发展缓慢感到惊讶,但未能提出可行的建议;他虽然声称英国有义务监察中英联合声明的落实、中国对香港有50年的责任,但当英方、中方放弃义务和责任时,港人又徒唤奈何?

三因素欠奉普选遥遥无期

其实,彭定康描述的英方义务、中方责任只是理想状态,如果香港回归近20年能进入这个状态,香港的民主显然早已实现突破,何致于2012双普选、2017特首普选都落空?伟大的民主要有伟大的市民作为基础,香港市民不乏这样的质素,一如彭定康盛赞两年前的雨伞运动在民主管治上建立了道德高地。但是,只有市民站在道德高地上并不足以推动民主进程,不足以让独裁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从香港回归近20年的历史来看,香港民主要取得发展,除了受市民意愿、努力程度影响外,还取决于三因素:一是要有愿意维护香港核心价值的特首,能够向北京反映港人意愿、游说中共领导人;二是要有开明、自信的中共领导人,愿意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三是要有愿意帮助港人、监察中方履行承诺的国际社会。

但是,这三个因素都欠奉,香港民主因此难以发展,普选遥遥无期。梁振英曾声称:「我希望将来的教科书能说,普选是在我梁振英任内实现的。」但他的普选梦并未脱离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的鸟笼,甚至以收入划分选民。他接受《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及《金融时报》三间英美传媒访问时,强调不会接受公民提名,又称若提名变成一个数字游戏,「这明显要与半数月入低于一万四千元的市民对话」。

不诚实可耻适用于梁振英

未见梁振英为香港民主发展尽一份责任,只见他为当选行骗长官、为连任而扭尽六壬。梁振英挑起港独纷争,俨然成为「港独之父」。港人为捍卫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不能不对梁振英的打压作出抗争。可以说,以港独混淆民主、打压民主的罪魁祸首是梁振英。彭定康指,把追求民主和香港独立混为一谈,是不诚实、可耻和卤莽。不诚实、可耻之说,完全适用于梁振英,而且,狼英还比年轻人的卤莽多了奸诈。

彭定康曾在其最后一份香港施政报告中警告:「我感到忧虑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权会被北京剥夺,而是这项权利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港人多认为彭定康一语成谶,香港的自主权正断送在梁振英之流手里。但是,不要忘记,从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抽起「港人治港」,到一国两制白皮书,再到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和释法,中共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剥夺香港的自主权?而英国政府、议会的关注,又是如何在中国不许干预内政的回应中消失于无形,以致于中共胆敢放言中英联合声明已经失效。

彭定康对引起宣誓风波的年轻议员的批评可以理解,也足以令后来者引以为戒。但正如彭定康所说,香港法律仍在处理有关议题,留待法庭去处理会较合理。其实,中共近年的连串部署既然包藏撕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原则的祸心,港独言论、宣誓风波充其量是提早引爆其中的炸弹,并非制造炸弹。因此,指摘港独言论既无助发展民主,又不能煞停梁振英卖港媚共,与其如此,何不思考下香港民主的可行出路?何不尝试下不同的抗争途径?

logo_bg

附:彭定康:港独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美国之音

香港的最后一位英国总督彭定康星期五在接受路透社采访的时候表示,香港独立运动是非常错误的,因为这种运动损害香港对民主的追求,其作用只是刺激和挑衅北京。

香港最后一位英国总督彭定康

香港最后一位英国总督彭定康

香港的末任英国总督彭定康说:“我是最支持香港民主的人。但混淆民主运动跟独立运动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会减少民主获得的支持,损害我认为2014年学生运动所获得的道德制高点。”

对彭定康的这种看法,青年新政被剥夺立法会议员资格的梁颂恒表示了他的异议。梁颂恒说:“我尊重彭定康的观点。但是,不管是否可能,不管是否可行,我的看法是香港独立或自决,这至少是一些香港人的意愿。我们作为被选出的议员必须尊重这一点。”

11月15日,香港法院作出裁决,判定因就职宣誓问题被剥夺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的梁颂恒和游蕙祯不能上任,因为他们违反了香港基本法和有关民选官员宣示就职的规则。两人星期五(11月25日)表示,预计他们提出的上诉案将上诉至终审法院。

香港政党青年新政的成员梁颂恒及游蕙祯在立法会新议员宣誓就职时故意更改誓词,北京当局通过“人大释法”的方式进行了干预,梁颂恒及游蕙祯上任12天便被剥夺议员资格。

星期五,在香港上诉庭举行过第二天的上诉聆讯之后,梁颂恒及游蕙祯阐述了他们的看法。

梁颂恒说:“我们预期这一案件将上诉至终审法院。我认为这不管是‘释法’还是‘修法’,都将造成司法程序的重大差别。这是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有关解释基本法的权利)和第一百五十九条(有关修改基本法的权利)的差别。我们希望这一案件在普通法体系中会得到更好的解决。目前看来我们必须在终审法院来做这件事情。”

上诉庭预计将在下星期二或星期三发表书面判词。

北京当局之前一度发布引起争议的判决,以预先阻止梁与游获得第二次宣誓的机会。

北京的这种干预引起人们对“一国两制”的制度是否名存实亡的担忧。根据“一国两制”的制度,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保持了自己的司法、社会和经济制度。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