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特朗普一根橄榄枝|纽约时报中文网

30

30.jpg

特朗普仍未阐述国家政策,但他在努力证明他不是疯子。这样的做法说明他或是毫无计划,或是真的在成长。我们还是相信后者吧。

盖尔·柯林斯 2016年11月25日

在感恩节,美国人坐下来吃饭,看着面前的大火鸡,心里想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好吧,这态度完全不对头。我们应该重新调整自己。候任总统已经在很努力地搭建桥梁了。本周他来到《时报》,做了长时间的交谈,期间态度非常友好。他抨击了那些用纳粹敬礼庆祝他当选的另类右翼蠢材(“我当然谴责。我否定并谴责”)。对于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他只有赞美之词(“我真的很喜欢他”)。他无意看到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遭到起诉(“她经历了很多,在很多方面都饱经痛苦”)。

盖尔·柯林斯

盖尔·柯林斯 Earl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在政策方面,他仍然是那个不怎么在乎立场文件的家伙。单单在讨论气候变化的时候,特朗普就连用了七次“开放心态”这个词。这是可以想见的。我们从沃伦·哈丁(Warren Harding)以来,就从没见过心态这么开放的一位总统。

至于自己实际上准备做什么,特朗普当然没有给出很多提示。但是,他做出这些姿态,所要传达给这个国家的真正重要的信息是,他不是疯子。

特朗普不是疯子!这句话传遍全国。股市顿时飙升。虽然这个国家一般确实会从即将上任的总统身上期待更多一点,但这个选举年的标准一直都非常低。

看看他的那些任命吧。换了另一年,人们可能会质疑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是否是驻联合国大使的正确人选,因为她在外交事务上几乎毫无经验。然而,鉴于上周黑利似乎成了国务卿提名的最终入围者,联合国大使似乎也变成了一项格外明智的任命。另外,我们再一次放下了悬着的心,国务卿不是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讽刺的是,特朗普一直把自己打造为带来大变革的人物,成为候任总统之后,他却把最初几天的时间用来安抚人们:变化不会太大。墨西哥墙将会是墙壁与篱笆的混合体――就把它当成一道“篱笆大墙”吧。对非法移民的战争只不过是将犯罪分子驱逐出境而已,而奥巴马政府几年来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特朗普访问时报期间最令人惊讶的一刻是,这位候任总统宣布,对被疑为恐怖分子的人实施水刑“不像许多人可能认为的那么有效”。“许多人”中可能包括所有参加特朗普集会的人,或是在这位候选人说出类似下面的话时大声欢呼的人――“我会赞成水刑吗?我会赞成的,赌上你的屁股吧……它确实管用。”

“如果这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么重要,我会支持它的,”在过去一年花了很多时间,努力使它变得重要的人这样说。但是,他说,他和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将军交谈过了――马蒂斯是新任国防部长大有可能的人选――他发现马蒂斯认为水刑基本上是没用的,要想争取一个犯人,香烟和啤酒要有效得多。

现在,你可以用这两种方式来看待这件事。一个是,我们这位候任总统之前从来没有费心与专家探讨过他的重要竞选主题。另一个是,他正在为这份工作而成长。

让我们接受第二种方式。当然,到情人节时我们可能又会失望,但它至少可以帮我们度过接下来的假期。

我一直在想办法举出一个例子――抛出一根不会太过分的橄榄枝。在我们开始为最高法院和医疗保健而战之前,用小东西来缓和气氛。

在过去一两年里,我提到过好几次,唐纳德·特朗普曾经给过我一封信,说我长着一张狗脸,他的反感是因为我把他描述为“千元富翁”。

我本来打定主意,如果他当上总统以后没有做出什么真的非常可怕的事情,我就再也不提这回事了。然而,为了准确起见,我必须更正这份记录。话说有一天,我翻出特朗普的信,发现他的原话并不是说我看起来活像一条狗。他说的是,我是“一条狗和一个骗子”,还长着一张猪脸。

很难相信我居然记错了。这件事的教训是,你应该总是核实消息的一手来源。

就是这么回事。财政保守派害怕特朗普将在建筑项目上花费大量金钱,并且拒绝削减福利。低声讲出的骇人术语“洛克菲勒共和党人”可能出现在保罗·赖恩(Paul Ryan)的假日餐桌上。也许自由主义者可以从一个事实中得到安慰――对头也跟他们一样恐慌。

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将看到特朗普总统特赦感恩节火鸡。除非他改变主意,最后下命令把火鸡严刑审讯一番。

翻译:晋其角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