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北京之春

27

27.jpg

川普竞选的口号是“让美国再一次伟大”,美国的伟大自有他那种恢宏的气度,人类的情怀,为天下人都获得自由民主的国际主义精神,这种精神有一种堂堂正正的霸气,如果美国放弃这样的精神,看着专制政体奴役本国民众而无同于衷,自顾自的小气虽然没有错,但美国只能是平庸市侩的大国小人。

2016年11月号

川普从大选开始到胜选后,我一直都在观察而少有言语。大选时受主流媒体的影响,我不看好川普,再对川普“六四”的言论十分反感,又自然而然地把天平移向了希拉里的一边。虽然希拉莉我也极不喜欢,到不是她的“电邮门”,而是这些年来民主党对中共的绥靖政策,使中共得志更猖狂。
大选前我身边的一些年轻朋友到是都看好川普,不少人甚至觉得川普胜选是铁板钉钉的,他们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他们从希与川的竞选演说的点赞的数量上来看,很显然川普的人气要比希拉里高好几个百分点,虽然这些大都是社交媒体上,而社交媒体是平民百姓的自主媒体,反映的是民众的声音。川普之所以打了胜仗,也全凭这些蓝衣的选民,可以说川普的胜选是美国蓝领对精英集团的胜利。
川普是一个在民主社会横空出世的英雄,但不是大英雄,大英雄是时势的制造者,小英雄则为时势所造。为何说他是小英雄呢,皆是美国社会这些年来酝酿着一种情绪,即美国当国际警察化了纳税人很多的钱,使美国民众贫困化,按川普的说法在叙利亚与伊拉克化的钱,就足够让美国建设二遍了。当然这个话是大有疑问的,人家还说美国靠战争发财呢,但至少是一种情绪的表达。美国在人权外交上其实也是得到好处的,从对中国的外交来看,美国对中共人权问题,西藏,台湾问题只要闭闭嘴,就会得到天量的贸易订单,买飞机都是讲几百架的。美国的财团碰到了中共这个傻冒,实在是百年不遇的好机会岂能放过。但美国的蓝领百姓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占便宜的是财团,牺牲的是他们,对华贸易的增长到反而使他们失去了工作,使他们的生活水平下降。他们觉得再不改变这样的政策,他们将从第一世界的生活变成第三世界的生活,事实也是这个样了。而如果希拉莉当选的话,他的政策与奥巴马不会有什么不同甚至更差,如果说奥巴马还是平民出身的总统与财团无渊源关系,希拉莉则是有利益来往的。要改变目前的状况,绝不能让希拉莉当选,川普正是在此形势下应运而生。
川普与蓝们可以说一拍即合,选举人与被选举人有了情意上的来往。川普是懂得蓝领们的心思的,虽然他是美国至尊学府沃顿商学院的教育,又是亿万富翁,他为了让自己贴近民意,将自己的风格尽可能的粗口,他口无遮拦这一着还真的管用,即使他摸摸女人的大腿,占一点便宜这样的事,对他不但没有影响,反到被粉丝们视作男人少不了的缺点更贴地气。川普粗鲁,但他的子女却个个气质高雅到没有说的地步,政治上的优秀连对手希拉莉都产生了羡慕之心,这是很难的,作为母亲都是癞瘌头的儿子自己好。选民们看川普教育出来的子女如此优秀完美,皆知道这个做父亲的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又给川普的竞选添了彩头。有人说川普一个人胜了民主,共和两个党,到不是真的说说而已,去你妈的政治正确!把两个党的理念,价值,政策全部一竿子打翻了。
再回来说川普当选与中国的关系。这次美国大选让中共处在不之所以然的尴尬中。希拉莉当选自然最为稳妥,她的那二刷子中国早已稔熟了,美中在国际舞台上的争执看得热闹,紧要关头好象要打起来似的,其实是稳妥的,因为那打打杀杀不过是戏台上的木偶而已。喊喊人权也不过在贸易中抬高一点价码,你贪我就多送一点,反正也是老百姓这里搜刮来的钱。美国的人权戏法中共早已看破,没有什么是钱摆不平的,而钱能摆平的事对中共来说都不算事。但中共也受川普胜选的诱惑。川普要改变美国的政治正确,不但反对自由主义,也反对全球化,更反对美国尽国际主义义务,化钱送命去管世界上的“烂事”,美国不屑当什么劳什子的国际警察,对野心勃勃的中共好比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你不当世界警察我来当,圆了我大中华的百年梦。中国当国际警察虽然各国忧心忡忡,但中国那个出手大方是没得说的,神仙都看了摇头,习近平更是伸手不凡,几百个亿眼睛都不眨,咣当一声就扔下去了,于是有了“大撒币”的称号,这也让各国满心的欢喜。中共是不怕撒银子的,也不担心老百姓的不满,没有选举弄不出一个川普来。
川普退出亚洲的政策是否真会实行还待观察,但川普退出亚洲对中国来说也并非是一件好事,因为亚洲各国一当没有了美国的保护,立即会趋向于与日本结盟,日本也正好乘此机会发展军力,日本要造原子弹是分分秒秒的事,他的亚洲共荣圈又会卷土重来。中国可以拿捏住与美国的关系,却拿捏不住日本的关系,日本向来是中国的宿敌,是对中国真正有着实质性威胁的国家,这个国家这些年至所以还不构成对中国的威胁,完全在于美国对这个战败国的抑制。中国从来对日本都是有一种望而生威的心理,当年一个日本兵管一县还历历在目,假若没有美国出战,中国凭自己之力能否完胜日本还是一个问题。再加上还有朝鲜这个小兄弟也不是省油的灯,没有美国压着,撒起野来中国还真拿他没办法,因为两位兄弟有太多的肮脏勾当。所以一当美国退出亚洲,中国是笑还是哭呢。
川普是个商人当然他的治国方略必是以商业模式,常言道商人喻以利,君子喻以义。在川普看来生意就是生意,我才不与那些政治性的玩意儿掺杂在一起。川普在贸易上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退出TPP,并将它称之为国家潜在的灾难。美国退出TPP等于将亚太经济一体化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但中国不要高兴的太早,川普退出TPP就是采取对美国的贸易保护,第一个影响的就是中国,他声称要对中国产品加百分之四十五的关税,中国是靠产品输出起家的,这样一来中国对外产业将受到沉重打击,本来已经捉襟见肘的经济将如何维持。
川普放弃自由主义,美国对各国正义的民主事业支持必然会受到削弱,这是令专制国家争取民主自由人士所忧虑的,特别是中国的异见人士有一种冬天未到寒冷已至的感觉。尽管美国在对中国人权与民主问题上的关注,已经成为一种花样的摆式与精明的交易,但毕竟对苦苦支撑着的民主人士来说还是有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依托,天下自由一家人,再不济也总是可以走动走动的亲戚。现在川普把它当作是它国“烂事”而弃之,亲戚要与自己一刀二断,只能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了。川普竞选的口号是“让美国再一次伟大”。但美国的伟大自有他那种恢宏的气度,人类的情怀,在于为天下人都获得自由民主的国际主义精神,这种精神有一种堂堂正正的霸气,如果美国放弃这样的精神,看着专制政体奴役本国民众而无同于衷,只能是一种自轻自贱。自顾自的小气虽然没有错,但美国只能是平庸市侩的大国小人。这也是川普虽然顺势而为,得了总统宝座也不堪称大英雄的道理。
川普放弃担负世界民主化的责任是鼠目寸光,须知这个世界上民主是不能独善其身的,只要专制存在就是对民主的威胁,专制一当有了消灭民主的力量绝不会让民主生存,如果专制能够容忍民主存在就不叫专制了,专制本身就隐含了不许任何与他不同的制度存在。二战以后的世界是民主成为世界潮流,民主逐渐包围专制的时代,而一当民主社会老大美国的退缩,专制就会乘虚而进,扩大他的势力,形成对民主的包围,最终蚕食民主。这是世界性的逆转,也是民主灾难的开始。当然,我们并不急着下结论历史已经逆转,美国的自由精神已死,但必须提醒美国一旦放弃对世界的责任,中共就会乘虚而来,最后美国也自身难保。
川普是不靠谱的,这是很多人对他的感受。胜选后的他,一改竞选时的流氓腔,变得有理有节,不但称对手希拉莉是为国家作出贡献的杰出女性,竞选时要把她送去坐牢的话也一笔勾销。他也不顾前嫌将党内的对手推出来成为阁员,在中国事务上出人意料地推出被称为“中国威胁论”的核心鹰派人物白邦端为中国问题的顾问。这个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所主任,是美国历届政府在中国政策问题不断敲打政府头脑的人物。如果这个人物果真出任这一职务,那中共恐怕是要挠头了。再则川普还强调增加军费开支特别是海军,在南海要布置更多的军力,这都是与要退出亚洲政策相矛盾的。
川普正式宣誓就职还有二个月的时间,川普靠不靠谱我们拭目以待。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