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 美国除蒋计划和"两个中国"|民报

23_meitu_1

23_meitu_1.jpg二战后,老美不愿意被中国战场绑住,是除蒋主因,既然老蒋扶不起,计划由联合国托管台湾,制造台湾脱离中国的事实,结束内战,美国以便脱困,结果韩战来了,美国必须以台湾为围堵红色中国基地,台湾地位才转变成美国第一岛链前哨警卫。
2016-11-26

川普当选后,中国网军开始发动“弃台论”,扰乱台湾民心,并以川普商人性格,大作文章,不停连续翻墙,转贴2011年哈佛甘乃迪学院保罗肯恩在“纽约时报”的旧文,此文建议美国应该卖掉台湾,换取中国持有的两兆美国国债,藉以呼应川普的“新孤立主义”。

其实,二战后,美国肖想把台湾列为美国海外基地,就像关岛,冲绳一般,却不可得,美国两党政府心里都很清楚:丢掉台湾,是美国不可承受的重,因为台湾一丢,中日战争必起,韩战也会接着发生。北韩飞弹抛射能力就算不及美国本土,但是,攻击关岛基地,有足够能力,美国若以萨德飞弹反击,针对北韩设于鸭绿江边核武设施,辐射尘涵盖范围,势必波及中国东北地区,中国能不吭声吗?一旦,亚洲周边国家卷入战火,美国更不可能置身事外,美国想要搞孤立,独善其身的条件,不是没有,而是中国彻底民主化,和北韩政权倒台,而这两个条件,都被台湾问题牵动着。

美国爱台湾,大过于爱夏威夷,目的是保护美国,中国爱台湾,目的是作为军事岛,称霸全球,动机不同,而且美国爱台湾是有历史远因的,只是不能明着讲。

老蒋吵着反攻大陆 老美早想扶植亲美领导人

许多历史学家都认为“韩战爆发”救了台湾,其实也救了老蒋,但是,1950年6月25日这一天,却充满命运的安排,因为前一天是美国计划除掉蒋介石,接管台湾的发动日,美国当时在杜鲁门政府中,反对蒋介石的幕僚一大堆。原因之一:杜鲁门对蒋介石独裁政权很感冒,之二:蒋介石不是一个听话的人,内战败北后,老蒋不怪自己,先怪罪美国没有帮忙,老美哑巴吃黄莲,心里苦啊。老美已经痛失对国民党几十亿美金的投资,不敢哭出声,老蒋却还天天吵着:要美国协助反攻大陆,不然就是威胁要向老共投降,这一点令老美很生气。在那样的美国国内恐共时代氛围下,美国企图除掉蒋介石,然后扶持一位亲美的将领主政的念头,就孕育而生。

当时最热心的就是主管远东区事务助理国务卿鲁斯克,根据美国国会解密文件所披露:预定政变发动日设在1950年6月24日,韩战爆发前一天,结果政变流产,但是,隔一天,却等到韩战爆发,美国政策大转弯,不得不进行所谓“扶蒋保台”,也因为这一天,造成孙立人5年后被蒋介石以莫须有兵变罪名罗织,软禁在台湾台中33年,1988年,小蒋走下神坛后,李登辉继任,孙立人才解除软禁,1990年,孙立人病逝。

其实,老美不爽老蒋很久了,从战争时候,老美派在老蒋身边的史迪威顾问,传回华府报告:内容几乎以大骂老蒋,假抗日居多,就可以知道:美国和蒋介石之间,心结很深,老美给钱,希望国府军队牵制亚洲日军,老蒋却一心打共匪。等到1945年,国共翻脸,老美居中几次调停失败,对老蒋抱怨更多,这段往事是老美的心病,老美防止共产国际化,花大钱在老蒋身上,却一路打败仗,这一点更让美国政府承受很大压力。

美国有意拱孙立人政变  架空蒋介石

1949年1月,老蒋被迫下野,退守台湾,这一年六月23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室主任肯楠,向国务院提出一份报告,报告中说:美国政府应该联合亚洲反共国家,派出多国军队,进入台湾,进行托管,而台湾方面的军政参与,改由孙立人将军控制的部队,先架空蒋介石,接下来把蒋介石部队逐出到海南岛,以免台湾被中国占领,肯楠就是美国围堵共产政策的创立者。当时,美国政府已经对蒋介石的领导,失望到极点,所以故意扣住援助国民党的军火,这也是除蒋计划的第一步,除掉老蒋,建立台湾被托管的现状,阻止老共侵入台湾,这是美国处理台湾问题的最早构想,鲁斯克就是执行者。但是政变失败后,美国政府却把责任推给孙立人,此案成为一件罗生门无头公案。

帮鲁斯克居中的传信者,就是柯克将军,鲁斯克也在华府面会胡适,询问由胡适和民主人士如吴国桢等人,主持台湾民主政府的可能。

1949年6月,柯克将军到台北见老蒋,并且以纽约“国际商务公司”的名称,贩售军火给老蒋。柯克将军在1945年到1948年间,曾经担任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柯克以卖军火,寒冬送暖手段,赢得老蒋信任,但是附带条件是要求老蒋提拔孙立人将军,老蒋也依承诺,让孙立人干上陆军总司令。1950年2月,柯克再度来台,带来一件国务院的密函,交给孙立人,并且得到孙立人同意政变的回函,这封致命关键的信件,后来却消失了,根据鲁斯克后来在国会听证会上说:“由于事关重大,所以这一封回函,可以证明孙立人愿意配合政变的信件,阅读后烧毁了”,于是孙案变成死无对证的无头公案,到底谁说谎?

根据王丰所写“刺杀蒋介石”一书中所载:1988年,孙立人解除软禁后,接受中央研究院张玉法教授口诉历史访谈中证实:这一段时间,美方传递政变讯息给孙将军的人很多,但是,孙立人并未答应,其中关键证人还有一位,当时美国驻华领事馆代办史特郎,史特郎在1950年5月,传回华府的消息,仍然对政变可否进行,表示怀疑。史特郎甚至怀疑:孙立人根本没有能力,可以控制围绕老蒋周边的江浙系将领,如此对照柯克所称的:孙立人同意政变的密函,肯定有一方说谎,鲁斯克在1950年五月还建议华府,不需搞政变,华府直接派人到台湾,解除老蒋军权,并且以老蒋不下台,美国不协防台湾作要胁,证明了:鲁斯克前后说词矛盾。

2001年,监察院平反孙案,原因就是找不到可以证明孙立人在美国游说下,同意配合政变的文件。而1955 年,怀恨在心的老蒋,泡制的郭延亮匪谍案,用来攀涉孙立人,作为软禁理由,更是荒唐,最终还了孙老将军清白,也让人见证当年白色恐怖的可怕。

美国找到孙立人,企图除蒋代之,不只是因为孙立人是美国普渡大学学生和维吉尼亚军校毕业,另一个原因是:孙立人是唯一敢去触老蒋眉头的将领,国府退守台湾后,老蒋念兹在兹就是反攻大陆,但是,孙立人却告诉他:“整修军备,努力搞好内政,比较优先”,这一点令老蒋不悦。

韩战爆发 老美除蒋计划胎死腹中

1950年6月24日,预定政变发动日没有进行,还有另一种说法:假设孙立人密函是真的,1950年2月,柯克传回华府,但是3月间,台湾发生了孙立人两位英文秘书:黄正和黄钰被捕消息,证明老蒋派在孙立人周边特务,已经知道并监控此事,所以老蒋先发制人,以致孙立人不敢发动政变。这种假设也有可能,没料到,只隔一天,韩战爆发了,老美除蒋计划,胎死腹中,如果计划成功执行,台湾势必成为联合国托管地,甚至已经公投成为独立国家了,回顾60年前这段历史,只能说:一切是时也,命也。

二战后,老美不愿意被中国战场绑住,是除蒋主因,既然老蒋扶不起,计划由联合国托管台湾,制造台湾脱离中国的事实,结束内战,美国以便脱困。结果韩战来了,美国必须以台湾为围堵红色中国基地,台湾地位才转变成美国第一岛链前哨警卫。

1953年,韩战停战,1955年1月,中国发起清剿周边岛屿战争,包括大陈岛,一江山,陷入炮火中,小蒋负责撤退,不久,“台美共同防御条约”签订,老蒋终于放下心,逮到机会对孙立人整肃,泡制屏东机场兵变案件,软禁孙立人,本案有三百多人被株连,包括郭延亮。

蒋扬弃美“两个中国”构想 我遭联合国除名

1958年823炮战爆发,美国再度被卷入,可以说是脱身不得,为了一劳永逸,解决台湾问题,“两个中国”构想政策,开始出炉,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康隆报告”,美国康隆学社在1959年9月受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委托,作出一份美国对华政策白皮书,其中共有八项:

一,    取消对中国大陆禁运,二,赞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三,设置台湾共和国,台湾国是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应由本地人民公投决定,四,建议中国,日本,印度,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台湾为普通会员国,五,重申美国协防台湾义务不变,六,台湾军队退出金门,马祖,居民去留自择,七,台湾共和国成立后,美国会协助愿意回中国居住的居民,八,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之通商。

康隆报告出台后,老蒋很生气,因为文里没提到一次“中华民国”,老蒋开始指责美国背叛中华民国。一直到1960年,美国希望安排七个非洲国家,加入联合国,交换苏联所提的外蒙古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希望台湾不要提出否决,老蒋不同意外蒙入联合国,美国就威胁老蒋,如果不同意这样安排,美国将在联合国提出“两个中国”政策,让老共进入联合国,老蒋才同意让外蒙古入联。

但是,世局如棋局,假“山寨中国”还是不能仿冒真中国一辈子,当“山寨中国”处于国际优势时候,白白不利用,十年后,中国再度闯关联合国,阿尔巴尼亚提出“排我纳匪案”,老蒋知道世界大势已经转变,终于同意美国所安排的“两个中国”,只是为时已晚。十年前放弃头等舱不坐,十年后,连末班列车普通座也没有,1971年,台湾被联合国扫地出门。

拒绝台湾被中国并吞 是美国不变国策

回顾这段历史,现在台湾还在到处求人,四处拉标语,却不得联合国其门而入,多么辛苦,谁令致之,岂不悲哀,一个国家最怕的:就是遇到固执,不知变通,像猪一样的领导人,不是吗?希望蔡英文总统以史为鉴啊。

不必担心川普出卖台湾,因为历史证明:美国一路走来,拒绝台湾被中国并吞,是不变国策,问题在于:台湾人是否有保卫台湾的决心而已。

1961年双十节,老蒋在国庆演说中说:“我们只有战,才有生路,不战,死路一条,与其死在台湾,不如死在大陆,与其被美国人出卖而死,不如战死在战场”,这一句话成为最经典笑话,现在证明了:美国没有出卖台湾,老蒋也没有战死沙场,出卖台湾者,都是蒋总裁自己训练出来的徒子徒孙,高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让人摸头取笑。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