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新闻聚焦: 古巴共产党独裁领袖卡斯特罗去世|民主中国

9

9.jpg

古巴共产独裁领袖卡斯特罗去世了,这个独裁者竟然统治了古巴大半个世纪。卡斯特罗传奇的一生,让所有人都啧啧称奇。尤其是古巴导弹危机曾经差点儿引起世界核战争,曾经两大阵营聚集焦点在古巴,在卡斯特罗这个人身上。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发表一份声明,将卡斯特罗称作压迫自己人民近60年的“残暴独裁者”。川普说:“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

https://oss.maxcdn.com/html5shiv/3.7.2/html5shiv.min.js
https://oss.maxcdn.com/respond/1.4.2/respond.min.js

2016-11-27 摘编:施英

 五六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大都会吟唱《美丽的哈瓦那》。革命的理想,共产主义的追求,曾经那么的震撼人心,卡斯特罗如同列宁、斯大林般,让中国人崇敬。

如果说苏东共产主义阵营瓦解后,亚洲国家的中国、朝鲜、越南依然坚持所谓共产主义,似乎许多人可以理解的是亚洲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因素的结果。但对于大洋彼岸远离中国的南美国家古巴,其共产独裁的韧劲如此顽强,令人难以理解。

古巴共产独裁领袖卡斯特罗去世了,这个独裁者竟然统治了古巴大半个世纪。卡斯特罗传奇的一生,让所有人都啧啧称奇。尤其是古巴导弹危机曾经差点儿引起世界核战争,曾经两大阵营聚集焦点在古巴,在卡斯特罗这个人身上。

中国央视报道,习近平在唁电中指出,“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也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历史和人民将记住他。”

而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星期六清晨最先发出的推文说:“菲德尔.卡斯特罗死了。”随后他发表一份声明,将卡斯特罗称作压迫自己人民近60年的“残暴独裁者”。川普说:“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川普针对卡斯特罗持强硬立场,他说,希望卡斯特罗的死亡将标志着“古巴人民不必再忍受长期以来遭受的恐惧”。他说,川普政府将努力确保古巴人民获得繁荣与自由。

●卡斯特罗其人其事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6日报道:逝者:古巴前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

https://oss.maxcdn.com/html5shiv/3.7.2/html5shiv.min.js
https://oss.maxcdn.com/respond/1.4.2/respond.min.js

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是个传奇式人物

大胡子,穿军装,抽大雪茄,菲德尔这个姓就让人立即想到卡斯特罗,古巴前总统,也是世界上传奇式的偶像人物之一。

这个名字受到很多人崇敬,而也被很多人恨之入骨,但对每个人来说,它都将是一段永恒的历史。

卡斯特罗的经历就像是这个世界一个时代的历史:革命运动,冷战,东西方对峙,南北对立,共产主义对抗资本主义,但对他来说,世界已经基本是“沉舟侧畔千帆过”了。

菲德尔 ·卡斯特罗则是永恒不变的,一个革命的象征,一个在苏欧共产主义垮台后仍然幸存的共产主义者。

起义

菲德尔 ·卡斯特罗曾是世界上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虽然美国政府曾努力消灭他,但最终卡斯特罗在古巴掌权的时间超出了10届美国总统。

菲德尔 ·卡斯特罗1926年出生在古巴一个颇为富裕的蔗糖农场主家庭。但他自己家庭富裕生活和许多其它古巴人的赤贫状态的巨大反差让他震动,使他后来背叛家庭,成为一个革命者。投身于反对巴蒂斯塔独裁政权的运动。

1953年他参加的一次武装起义失败之后,卡斯特罗被关进监狱。获释后卡斯特罗流亡墨西哥。1956年,他率领一百名追随者乘船返回古巴发动起义,但是大多数人刚一登陆便被打死。卡斯特罗带着十一个人躲藏到山区创建了根据地,开展了历史上最为成功的游击战争。

掌权

1959年1月2日,卡斯特罗领导的反叛部队开进了古巴首都哈瓦那。巴蒂斯塔独裁政权被推翻。那一年卡斯特罗34岁。

卡斯特罗的古巴新政权许诺把土地还给人民并保护穷人的权利。新政权开始进行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和工业国有化等经济项目。但是革命初期,卡斯特罗并不承认自己是共产主义者。

卡斯特罗当时称,他的思想意识形态并非共产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他的政治哲学是在计划经济中推行代表制的民主和社会公平。

冷战战场

不过卡斯特罗的新政权受到了美国的冷落。而后,随着古巴政府把许多美国人拥有的公司收归国有,两国关系日益恶化。卡斯特罗开始在古巴一步步建立共产体制,并和苏联建立了密切关系。他的一些支持者批评说他背叛了革命理想。卡斯特罗后来称是美国把他推进了苏联和其领导人赫鲁晓夫的怀抱。古巴很快成为了东西方冷战的战场。

1961年4月,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下,流亡美国的古巴人发动了一次突袭古巴的军事行动,结果遭到惨败。许多人被打死,1000人被抓。遭到打击的美国从此永远无法原谅古巴。

1962年10月,美国总统肯尼迪发表电视讲话向全世界宣布美国侦察机发现苏联核导弹正在运往古巴。这一事件引发了当时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核危机。

在那场惊心动魄的核对抗中,最后还是莫斯科先做出让步同意从古巴撤出导弹部署,而根据美苏秘密达成的口头谅解,美国也将部署在土耳其的导弹撤走,由此化解了这场举世震惊的危机。

但是从那之后美国更是把卡斯特罗视为眼中钉,并开始对其实行长达四十年之久的贸易禁运和经济制裁。 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中情局和流亡到美国的一些古巴人,一直在寻找、研究暗杀卡斯特罗的“奇招妙法”,其中包括设法让卡斯特罗吸装满了炸药的雪茄。然而,所有暗杀计划都没有成功。

作为古巴的盟友,苏联向古巴提供了大量资金。苏联购买了古巴大部分的糖产量,并向古巴提供急需的物品,对抗美国禁运。

1979年,卡斯特罗出席了联合国大会并开始为第三世界和不结盟运动摇旗呐喊。但实际上在他的领导下古巴从来就是一个密切结盟的国家。八十年代古巴出兵安哥拉为马克思主义游击队提供支持。不过,最终他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并非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而是他的靠山苏联解体了。经济援助逐渐减少,古巴商店内货架空空,购买食品的队伍越来越长。古巴经济面临崩溃。

到了90年代中期,经济状况已经令许多古巴人无法忍受。成千上万人冒险渡海逃往美国弗罗里达。这是古巴人用实际行动对卡斯特罗的不信任投票。

美古关系正常化

不过,卡斯特罗在古巴国内也取得了一些引人瞩目的成就。古巴儿童入学率超过90%,所有公民都能享有免费医疗服务。古巴的婴幼儿死亡率比起世界上许多高度发展国家都要低。

卡斯特罗在晚年似乎变得比较平和了。

2006年7月,卡斯特罗因肠胃出血接受手术,把权力暂时移交给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并于2008年2月宣布正式辞去国务委员会主席职务,之后较少公开露面。

随着美国奥巴马政府上台和劳尔·卡斯特罗执政,美古关系逐渐改善。美国总统奥巴马2016年3月访问古巴,美古关系步入正常化进程。

但在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的一些人士眼中,卡斯特罗仍是不折不扣的暴君。他严厉镇压异见人士,在他执政期间监狱里最多关押着八万名政治犯。

但是在左派人士眼里,他又是一名社会主义捍卫者。卡斯特罗创造了他特有品牌的独一无二的加勒比共产主义。

而在他的晚年卡斯特罗不得不逐渐引入一些市场经济改革以拯救革命。无论如何评价卡斯特罗,对许多古巴人来说,他永远是一个传奇人物。

▲德国之声(DW)11月26日报道:古巴的革命领袖、英雄和独裁者卡斯特罗

社会主义古巴的创建者和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了,享年90岁。他执掌古巴半个世纪,曾是整个拉美和世界左翼运动的偶像。在古巴,他被称作“总指挥”以及“菲德尔同志”。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位影响了20世纪世界格局和历史的政治人物在古巴当地时间周五(11月25日)去世。“在晚上10点29分,古巴革命的总指挥卡斯特罗去世了”,劳尔·卡斯特罗在电视讲话中说。

在周六凌晨的哈瓦那,大街小巷都很安静,但是一些居民表示,为这个消息感到难过。而在美国迈阿密,一些从社会主义古巴流亡的人们则在欢呼、庆祝。

菲德尔·卡斯特罗曾经执掌古巴长达半个世纪。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时,这位33岁的年轻律师迅速成为了整个拉美以及世界左翼运动的偶像。而批评人士则指责他在执政期间系统性地压制反对派。毕竟,“菲德尔同志”从未以民主选举的方式获得政权。

数年前已经淡出公众视野

2006~2011年间,菲德尔·卡斯特罗陆续卸下了所有的政治职务,由他的弟弟劳尔执掌国家大权。不过,他依然被尊称为“总指挥”。自此之后,菲德尔·卡斯特罗很少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在两年前即将年满88周岁时,他低调地在古巴共产党机关报《格拉玛》中撰文。据透露,此前他曾特意关照报社:“别在头版刊登。”这当然是一种刻意为之的低调。尽管卸下政治职务多年,但是作为古巴革命的代表人物,卡斯特罗在国内一直一言九鼎。

2005年,卡斯特罗重病一场,他后来自己承认,当时差点丧命。病愈后,他就逐渐将权力移交给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2008年,他辞去了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以及部长会议主席(政府首脑)职务。他在一份公开信中说,从此之后,他就只做一名“思想战士”。

古巴人花了不少时间来适应“总指挥”的转型。卡斯特罗过去以绵延数小时的漫长演讲而著称,而在卸任后,这位“演讲大使”很快找到了新爱好:为报纸撰写评论。

从“总指挥”到“菲德尔同志”

长期以来,他充满激情地为党报《格拉玛》撰写社论。有时,“菲德尔同志”一个星期内会在报纸上发表好几篇长达数个版面的“小感想”。而这些“小感想”还必须在电视台的晚间节目中全文播送。“菲德尔同志的感想”题材广泛,包括气候变化、核武器扩散、国际冲突。当然还经常有“美帝国主义的卑劣行径”。

不过,近年来“菲德尔同志”的写作没有以前那么勤快了。外国媒体将他发表文章当作“卡斯特罗还活着”的信号。而公众对“菲德尔同志”的关心,也越来越集中在健康层面上。

如果他沉默的时间过长,立刻就会有传言称卡斯特罗已死。这时,官方就会发布卡斯特罗在家中会客的照片。当然,来客通常是高端人士。比如今年7月: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2014年1月,卡斯特罗突然出现在一个艺术展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从现场的照片来看,卡斯特罗明显因年老而身材佝偻。据目击者称,他说话时也十分费力。此后,卡斯特罗再次为报纸撰写了数篇评论。他写道:加沙的战事以及乌克兰危机令他十分不安。

▲美国之音(VOA)11月26日报道:卡斯特罗去世:一个时代的句号

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星期五晚上以90岁高龄去世。从一个狂热的革命者,到独裁统治,到最近的美古关系解冻,他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历经了11位美国总统,而他星期五的去世似乎也为一个时代划上了句号:美国之音带您回顾其一生。

菲德尔·卡斯特罗1926年生于古巴一个还算富有的糖种植园家庭,他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他在年轻时就投身革命。

* 推翻巴蒂斯塔政府

1953年,卡斯特罗领导了一次推翻当时的巴蒂斯塔政府的政变,但最后失败被捕,并在受审期间发表了著名的辩词《历史将宣判我无罪》。因发动政变失败遭监禁两年之后,卡斯特罗流亡到墨西哥。他在1956年返回古巴后发起了更大规模的革命运动,并推翻了亲美的巴蒂斯塔政府。

1959年,30岁出头的卡斯特罗建立了革命政府,两年后,卡斯特罗宣布古巴开始实行社会主义革命。

*猪湾事件

美国与古巴断交后,1961年,卡斯特罗带领军队击败1000多名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试图推翻他的政府。因为这些流亡者在古巴西南海岸猪湾发起行动,历史上被称为 “猪湾事件”。一年后,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法令,开始了美国对古巴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贸易禁运及经济封锁。

*古巴导弹危机

对卡斯特罗的最大考验发生在1962年。事件爆发的直接原因是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这个事件被看作是冷战的顶峰和转折点。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警告他必须将苏联导弹从古巴移走。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和古巴最终移走了导弹,避免一场核武器危机。

*棒球迷

卡斯特罗酷爱棒球,中学时就表现出了相当的天赋,是名控球型投手。在卡斯特罗的独裁统治下,很多古巴的优秀棒球手叛逃到国外,卡斯特罗曾多次公开谴责叛逃球员。

卡斯特罗不仅喜爱棒球,同时也是足球迷,据说他是英格兰超级联赛球队阿森纳的球迷。

*独裁统治

古巴在卡斯特罗统治下在言论自由,自由结社等方面实行了严厉的高压统治,大批古巴人乘坐危险的简易木筏逃往美国。

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许多西方政治家预测卡斯特罗很快就会垮台。 但他却是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据说,他是世界上遭遇暗杀次数最多的人。

2005年6月卡斯特罗因病住院,由他的弟弟、时任第一副主席的劳尔·卡斯特罗暂代国务委员会主席职务。2006年接受肠道手术之后,卡斯特罗将政府权力移交给自己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那之后他极少在公众露面,并于2008年2月正式卸任。

*卡斯特罗和中国

古巴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拉美国家。1960年9月28日,中古两国宣布正式建交。但在很长一段时期里,卡斯特罗和前苏联的关系更密切,以致到1995年,卡斯特罗才第一次访华。在其长达50年的政治生涯里,他曾与中国多位国家元首有直接接触,但是他从未与毛泽东和邓小平见过面。

卡斯特罗曾表示,他最喜欢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他还曾在1964年送给毛泽东的一件礼物,一支刻有西班牙文书写的毛泽东名字的美制自动手枪。

卡斯特罗或许跟毛泽东仅限于神交,但跟中国国家习近平却见过两次面。习近平2011年和2014年访问拉美的时候两度访问古巴,期间与斯特罗两次会面。

▲纽约时报11月27日报道:菲德尔·卡斯特罗,革命英雄亦或专制君主的一生

卡斯特罗被一些人视为无情的独裁者,但在另一些人眼中,他是一位英雄。

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周五去世,享年90岁。热情鼓吹革命的他曾在1959年把冷战的战火带到西半球,并在接下来的近半个世纪里以古巴最高领导人的身份对抗美国。他困扰了11位美国总统,并曾短暂地将全世界推向核战边缘。

古巴官方电视台宣布了他的死讯。

多年来,卡斯特罗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在此期间,他精心安排,希望自己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能够继续下去。2006年,被重病击倒的卡斯特罗让位。他暂时将大量权力移交给自己的弟弟、现年85岁的劳尔(Raúl),并于两年后正式辞任总统。自那时以来,劳尔·卡斯特罗一直统治着古巴,不过他对古巴民众表示自己打算在2018年辞职。劳尔·卡斯特罗从叛乱之初便与菲德尔·卡斯特罗并肩作战,且一直担任古巴国防部长,是他哥哥最亲密的知己。

除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外,菲德尔·卡斯特罗掌权的时间比在世的其他任何国家元首都长。他成了一个大名鼎鼎的国际人物,在20世纪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外界对加勒比海地区一个人口1100万的岛国领导人的预期。

从1959年1月8日得意洋洋地进入哈瓦那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用力量和象征主义统治着这个国家,并通过在被征服的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设在首都的军事基地面向数万名支持者首次发表重要讲话的方式,彻底推翻了那位独裁者。

聚光灯打在身上的他趾高气昂,言语间透着激情,直到黎明。最后,有人放飞了白鸽,以象征古巴新的和平。当一只鸽子落到卡斯特罗的肩膀上时,人群爆发了,反复高呼“菲德尔!菲德尔!”。对聚集在现场的厌战的古巴民众和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的那些人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迹象,表明他们留着胡子的年轻游击队领袖注定是他们的救世主。

当年,人群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卡斯特罗对古巴的设想是什么。卡斯特罗是善用形象和神话的能手。他相信,他就是祖国的救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力量,具有上苍赋予的控制古巴和古巴民众的权力。

他像暴君一样行使权力,掌控着岛上万物的方方面面。他是古巴的“最高领导人”。在猪湾,他站在古巴陆军的一辆坦克上指挥自己国家的防御力量。不计其数的细节要由他来裁定,从选择古巴士兵在安哥拉穿的军装颜色,到领导一个培养超级奶牛品种的计划。他亲自制定蔗糖的收成目标,亲自把无数人送进监狱。

但让他和他领导的集权主义政府得以掌权这么长时间的,不仅仅是镇压和恐惧。在古巴和全世界,有支持他的人,也有诋毁他的人。一些人认为他是一个残忍的专制君主,践踏权利和自由,其他不少人却像第一天晚上的人群一样,称颂他是一位名留青史的革命英雄。

2006年夏天,他病倒并因憩室炎入院,第一次放下手中的大部分权力。即便如此,他仍试图强行规定自己医疗护理的细节,并精心安排他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的继续推进,所采用计划的历史和那场革命一样悠久。

通过把权力交给自己的弟弟,卡斯特罗再次激起了他在华盛顿的敌人的愤怒。美国官员谴责这种权力过渡,称其延长了独裁统治,是再次拒绝让长期受苦的古巴民众有机会掌控自己的命运。

但2014年12月,通过着手交换囚犯并正常化外交关系,奥巴马总统利用自己的行政权力缓和了华盛顿和哈瓦那之间持续了几十年的敌意。这项协议是在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的帮助下,经过两国政府的谈判代表长达18个月的秘密谈判后制定而成的。

尽管越来越虚弱且甚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但卡斯特罗仍清楚地表明了自己对美国由来已久的不信任。2016年,奥巴马总统访问古巴,受到广泛报道。这是88年来在任美国总统首次访问古巴。几天后,卡斯特罗写了一封奇怪的回应信,贬损奥巴马的示好姿态,并坚称古巴不需要美国提供的任何东西。

在很多人看来,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一个自恋的狂热分子,对自己命运的信心坚定不移,是一条变色龙,决定其经济和政治颜色的是实用主义而非学说。但他胸膛里跳动着的,是一个真正的叛逆分子的心。“菲德尔·卡斯特罗,”在50年代和60年代初领导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亨利·M·里斯顿(Henry M. Wriston)说,“具备一个革命者应该有的一切特点。”

卡斯特罗大概是拉丁美洲自19世纪早期的一系列独立战争以来出现的最重要的领导人。他显然是他自己的英雄何塞·马蒂(José Martí)在19世纪末为古巴的独立而斗争以来,该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塑造者。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彻底改变了古巴社会,它对整个地区的影响比20世纪拉美地区其他任何一场反叛都更持久,1910年的墨西哥革命可能除外。

1957年6月,卡斯特罗与其他叛军领导人在秘密基地。左二为切格瓦拉,跪在前排的是菲德尔的弟弟劳尔。

对于古巴和其他地方的人们而言,他留下的是一份社会进步和穷困潦倒、种族平等和政治迫害、医学进步和苦难不幸共存的复杂成绩,那种苦难的程度堪比他1959年以一名获胜的游击队指挥官的身份进入哈瓦时古巴存在的情况。

那个形象让他在全世界成了革命的象征,也成了很多模仿者的灵感来源。委内瑞拉的乌戈·查维兹(Hugo Chávez)视卡斯特罗为其思想上的教父。1994年,副司令马科斯(Subcommander Marcos)开始在墨西哥南部的山区展开反叛活动时,使用了很多一模一样的战术。作为一名日渐衰老的独裁者,卡斯特罗负责掌管的经济日渐衰落,导致他的表现出现污点。即便如此,他已经确立下来的形象也没有受到破坏。

但正是卡斯特罗对美国的执迷和美国对他的执迷塑造了他的统治,这比其他任何一切都更重要。卡斯特罗信奉共产主义后,华盛顿把他描述成魔鬼和暴君,并多次试图把他赶下台。华盛顿采取的措施包括1961年那场注定以失败告终的猪湾入侵行动、持续了数十年的经济禁运、多项暗杀计划,乃至多个通过让他掉胡子来削弱其威望的怪异方案。

在拉美和其他地方,卡斯特罗对美国实力的不屑让他成了抵抗的灯塔。他浓密的胡须、细长的古巴雪茄和绿色的军装成了通用的反抗象征。

卡斯特罗对形象,尤其是电视形象的威力的理解,帮助他留住了很多古巴人的忠心,哪怕是在最艰苦的贫穷和孤立时期。那时,他常常把古巴的很多问题归咎于美国及其禁运。他的演讲数以千计,且常常持续数小时。在这些演讲中,他精湛的语言能力促使古巴民众永远提防来自北方的入侵——不管是军事、经济还是思想上的——并通过这种方式把他自己对美国的仇恨灌输给他们。

多年时间里,卡斯特罗接受了数百次采访,并保持住了让极其有损颜面的问题变得对自己有利的能力。1985年接受《花花公子》杂志(Playboy)的采访时,他被问及对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把他描述成残忍的军事独裁者的言论作何回应。“咱们来想想你这个问题,”卡斯特罗说,把采访者玩于股掌之上。“如果独裁者的意思是按照最高领导人的指令执政,那你兴许可以用这个理由去指责教皇是独裁者。”

他把这个问题抛回到了里根身上:“如果他的权力包括能够下令发起一场热核战争那样极其不民主的内容,那么我问你,谁更是独裁者,美国总统还是我?”

在带领游击队员对抗专制的古巴独裁者后,30出头的卡斯特罗让古巴和苏联结盟,并用古巴军队支持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国的革命。

他愿意让苏联在古巴修建导弹发射场这件事,导致1962年秋美国和苏联之间出现了一场激烈的外交对峙。对峙本可能会升级成一场核对决。全球局势紧张,直到对峙在开始13天后得到缓和,发射场被拆除。

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卡斯特罗遇到了他最大的挑战之一:在没有来自共产主义盟友的巨额补贴的情况下活下来。他无视了称他即将在政治上走向灭亡的预言。受到威胁时,他便煽动对美国的敌意。古巴经济接近崩溃时,从50年代开始便一直对抗美元的他批准了美元合法化,但几年后,当经济稳定下来时,他再次禁止美元流通。

在半个世纪里,卡斯特罗持续奚落了历届美国总统,并让华盛顿为遏制他而进行的所有尝试全部失败。在被西方遗弃近五十年后,尽管曾经洪亮的声音变成了一个老人的低语,胡子也变得花白,但他依然态度强硬。

他常对采访他的人说自己认同堂·吉诃德(Don Quixote),并且和吉坷德一样,困扰他的威胁既有现实的,也有想象出来的。比如,几十年来,他一直在为下一次入侵做准备,但这样的入侵从未发生过。2001年4月,当同一半球其他所有国家的领导人都聚集在魁北克市,参加第三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Summit of the Americas)时,未受邀请的卡斯特罗在哈瓦那怒气冲冲。时年74岁的他组织了一系列活动,纪念1961年的猪湾胜利。他当年击败了由中央情报局(CIA)支持的流亡者,令对手颜面全失。他把自己被排除在外说成是一种实力的象征,宣布古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需要和美国做买卖的国家”。这的确很像堂·吉诃德。

●各国领导人如何看卡斯特罗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6日报道:历史: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中国情结”

习近平在2011年和2014年访问拉美的时候两度访问古巴之际,专门去探望过已经从最高领导人位置上退下的卡斯特罗。

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之际,中国表示哀悼,媒体回顾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中国情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代表党和国家及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向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致唁电,哀悼其去世。

在卡斯特罗长达50年的政治生涯里,他曾与中国多位国家元首有直接接触。

习近平在2011年和2014年访问拉美的时候两度访问古巴之际,专门去探望过已经从最高领导人位置上退下的卡斯特罗。

国际共产主义阵营

古巴和中国都曾是前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中活跃的国家,也是苏联东欧剧变后世界上目前仍声称坚持共产主义、为数不多的国家。古巴1960年和中国建交,是第一个和新中国建交的拉美国家。

在北京的中国军事博物馆里,陈列着一支握把上刻有西班牙文书写的毛泽东名字的美制自动手枪,是菲德尔·卡斯特罗在1964年送给毛泽东的礼物。

中国媒体报道说,这把枪是1961年4月古巴在猪湾事件中击败美国中情局训练和装备的古巴流亡者后缴获的一件美制武器。

之后,担任古巴领导人和军队总司令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托中国驻古巴大使在返回北京时带回转交。

交往和分歧

菲德尔·卡斯特罗曾表示,他最喜欢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军事思想著作,从中吸取了战略战术的经验。

但古巴在前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中与前苏联交往更为密切。卡斯特罗并未和毛泽东谋面,他是在中国改革开放超过15年后的1995年才首次访华。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国际共运中两大巨头中国和苏联的公开分裂,中国和追随苏联的古巴之间也出现了裂痕,双方一度相互严辞批评对方。

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甚至在前苏联垮台后,古巴仍坚持了苏联式的传统意识形态和计划经济模式。而中国经济实现腾飞之际,古巴经济和人民生活一直处于落后贫困状态。

牛蛙和北京鸭

近年来,随着菲德尔·卡斯特罗离开公共视线,劳尔·卡斯特罗执政,古巴也开始试图经济改革。中国领导人在访问古巴之际,都会去看望在家的老卡斯特罗,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

据称,卡斯特罗本人酷爱美食,非常喜欢到中国驻古巴大使馆去吃中国菜,特别是喜欢松花蛋、糖醋鱼、桂花陈酒等。

中国派遣专家到古巴,教授古巴人种植水稻、饲养鸭子和淡水鱼。

原来中国没有牛蛙,而牛蛙是古巴较大的农业支柱项目,老卡斯特罗1962年将牛蛙作为国礼赠送给中国,80年代后成了中国百姓餐桌上的常见美食。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6日报道:卡斯特罗逝世 各国领导人发表看法

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的消息传来,世界各国众多领导人纷纷表示哀悼,但也有些美国古巴移民表示庆祝。

中国中央电视台周五(11月26日)晚间的《新闻联播》节目报道说,习近平当天向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致唁电,“代表中国党、政府、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对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逝世表示最沉重的哀悼,向其家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俄罗斯总统普京将菲德尔·卡斯特罗形容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和俄国真诚可靠的朋友。

委内瑞拉是古巴在拉丁美洲主要盟友。该国总统马杜罗呼吁他的国家延续卡斯特罗的遗产、高举他的独立旗帜。

印度总理莫迪将卡斯特罗形容为20世纪标志性人物之一。

南非总统祖马则表示,卡斯特罗支持世界各地受压迫人民的自由事业。

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赞扬卡斯特罗领导古巴走独立发展道路。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曾表示,一旦上台将逆转美国古巴改善关系进程。在卡斯特罗去世后,特朗普简短发出推特的帖子是:卡斯特罗死了!

在美国迈阿密,一些古巴流亡人士听说消息后,上街庆祝。

但中国央视报道,习近平在唁电中指出,“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也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历史和人民将记住他。”

据报,习近平强调,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生前致力于中古友好,建交56年来,中古关系长足发展,这与他的关怀和心血密不可分。

▲美国之音(VOA)11月26日报道:古巴在中国人眼里不再浪漫

古巴前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星期五逝世,次日习近平以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名义发出唁电,称卡斯特罗是古巴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为古巴和世界社会主义“壮丽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

1995年12月卡斯特罗访问北京,身着传统绿色戍装,拜谒毛泽东纪念堂时行军礼。他为与毛泽东只有“神交”,没有谋面感到遗憾。

习近平2014年7月访问古巴时,曾同卡斯特罗会面。习近平在唁电中称卡斯特罗是“亲密同志和真诚朋友”。中国总理李克强前不久访问古巴,曾与卡斯特罗会见两个小时,承诺将以“朋友加兄弟”的情份支持古巴发展。目前中古贸易额仅为22亿美元,远低于中国与其他拉美国家水平。

中国学界和民间反应略呈多元。美联社援引人大教授时殷红的话说,卡斯特罗逝世并非突然,中古关系不会有实质改变,因为古巴现政权是兄弟传承。

许多上年纪的中国人,以怀旧心情回忆他们青年记忆中的卡斯特罗。60年代前后,中国经常举行支持古巴的反美示威游行。爱抽雪茄烟的卡斯特罗形象家喻户晓,中国市场上的蔗糖那时大都来自古巴。他的逝世多少令老年中国人难过,尽管此人只是一个过往时代的标志性人物。一位六十多岁的中国民众对美联社说,除朝鲜的金正恩外,卡斯特罗是抱着社会主义不放的最后一人。

如今,遥远古巴在中国人眼里已不那么浪漫。中国民营企业家大多将古巴视为出口市场,在商言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领导人,虽然口中依然挂着社会主义名词,他们开始实行自由市场经济,而卡斯特罗依然坚持马克思主义,古巴经济止步不前。

美国半球事务理事会研究员尼古拉斯·比尔恩斯对美国之音说,舆论正在密切关注后劳尔·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政权格局,因为他今年也毕竟85岁,古巴可能出现权力真空。

美联社星期六在北京街头随机采访了几位路人。一位姓赵的北京居民说:“我觉得挺可惜的。这人我觉得是一个斗士吧,这人挺好的。”

另一位北京居民说卡斯特罗是独裁者:“人老了就该死了。那怎么办?谁还能把他挽救回来?再说,这也是一个独裁,去世了对老百姓有好处。他是个独裁,对人民没干什么好事。”

一位在高科技公司工作的北京居民说:“他也是社会主义的这么一个领袖,大家庭的领袖,是大家庭的一员吧。在六,七十年代跟中国的关系也挺融洽的,是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一人吧。他的去世对古巴的政治影响是比较大的。”

老卡斯特罗在世时,美国和古巴恢复了外交关系。不过,卡斯特罗兄弟控制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古巴到底能否改变,还存在很多变数。然而老卡斯特罗时代看来行将结束。

▲德国之声(DW)11月26日报道:卡斯特罗逝世:今夜谁在哭泣?

许多古巴民众不知道没有领袖的日子该如何继续,拉美左派盟友沉痛哀悼卡斯特罗的辞世,普京称赞其为俄罗斯真诚的朋友,习近平表示这位亲密的同志永垂不朽。而流亡古巴人则为其痛恨的掌权者去世而欢呼。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五深夜,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出现在国家电视台的画面上,身穿橄榄绿色军装的他坐在一台简约的办公桌前,用沉痛的声调宣布:“亲爱的古巴人民。带着深切的悲痛,我要告诉我们的民众,以及我们在美洲乃至全世界的朋友们,今天——11月25日22点29分,古巴革命总指挥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了。”

这位现任古巴领导人还表示,根据他的兄长本人的意愿,尸体将被火化。据哈瓦那政府周六宣布,菲德尔·卡斯特罗的葬礼将在12月4日举行,全国将实行长达九天的国丧。大多数古巴民众都无法想象,没有了“革命领袖”的生活该如何继续下去。“所有的古巴人今夜都在哭泣”,42岁的马尔贝丽斯在周五深夜的哈瓦那对德新社记者表示。

自从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以来,菲德尔·卡斯特罗掌握了古巴的命运长达半个多世纪。算上现任(也是即将离任)的奥巴马,卡斯特罗已经经历了11届美国总统,从1961年与古巴中断外交关系的艾森豪威尔,到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的肯尼迪,到支持建立古巴裔美国人全国基金会(最大的古巴人流亡组织)的里根,再到任内实现美古关系正常化并于今年3月对古巴进行历史性访问的奥巴马。据称卡斯特罗一生经历过600多次未遂的刺杀袭击,因此也有人说他就是传说中的“不死鸟”。

在卡斯特罗逝世的消息传出之后,拉美左派同盟国家领导人第一时间表示哀悼。委内瑞拉领导人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在推特上写道:“菲德尔已经走上了那些终生斗争不止的先烈们的永生之路,走向了最终的胜利。”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Rafael Correa)则表示:“一个伟人离开了我们。菲德尔去世了。古巴万岁。拉美万岁。”萨尔瓦多总统塞伦(Salvador Sánchez Cerén)则写道:“菲德尔将永远活在那些为了公正、尊严和博爱而奋斗的团结民众的心中。”

中俄领导人:悼念真诚的朋友

俄罗斯总统普京则是拉美地区之外最先对卡斯特罗逝世做出反应的现任国家领导人之一。据法新社报道,普京在周六发表的声明中称卡斯特罗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据克里姆林宫透露,普京在发至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的唁电中表示:“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俄罗斯真诚而可靠的朋友。”

普京还称赞卡斯特罗成功建立了一个“自由而独立的古巴”,并使其成为“国际社会中具有影响力的一员,为许多国家和人民赋予了激励”。今年8月13日,普京还曾向菲德尔·卡斯特罗送去了90岁生日的祝福。并称他为“亲爱的朋友”。

卡斯特罗是一个“永远带着自信着眼未来的人”,普京在唁电中还表示,“他代表了一位政治家、一名公民和一个爱国者的最高理想形象,并且一生忠于自己的理想信念,矢志不渝”。普京还对卡斯特罗在俄古双边关系发展中所做出的“巨大个人贡献”表示赞赏,并称他“将永远留在俄罗斯人民的记忆中”。

在此之前,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也对卡斯特罗对古巴的功绩予以赞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六向古巴现任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致唁电,代表中国党政府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对“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逝世,表示最沉痛的哀悼”。据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习近平在唁电中称赞其为“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历史和人民将记住他”。

习近平还在唁电中强调,菲德尔·卡斯特罗生前致力于中古友好,他的逝世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亲密的同志和真诚的朋友”,并称赞“他的光辉形象和伟大业绩,将永载史册,伟大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永垂不朽”。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也向古巴送去“最深切的哀悼”。“印度为失去一个伟大的朋友而悲痛”,他在推特上写道。

德国左派表示团结

德国左翼党高层也对刚刚逝世的卡斯特罗生前所取得的功绩表示赞誉。“和古巴人民、拉美人民和全世界对古巴革命有着情感共鸣的所有地方的人民一道,我们抱着批判的态度对这位革命者的伟大功绩进行追思”,左翼党联邦议会党团主席瓦根克内西特(Sahra Wagenknecht)和巴尔驰(Dietmar Bartsch)周六在柏林发表声明表示。

这两位左翼党领袖在声明中强调,卡斯特罗和他的革命战友在1959年将古巴“从巴蒂斯塔的血腥独裁中解放出来”,并称赞菲德尔及其古巴革命运动为全民提供免费的教育和医疗是一项“伟大的功绩”。

流亡古巴人:仇恨者的快慰

而相比之下,在迈阿密的“小哈瓦那”,那里的流亡古巴则为他们所痛恨的卡斯特罗的死讯而欢呼。从美国媒体《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在网络上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这些流亡古巴人在街上挥舞着古巴旗帜,喊着“他死了,他死了”的口号,开着汽车排成队列鸣笛穿越大街小巷。

在哈瓦那,也有一些人为卡斯特罗的去世而窃喜。“太好了。他死了,现在就差他弟弟了”,22岁的姑娘霍尔格·贡萨雷斯说,自己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去卖淫。“我们需要的,是工作。”

雨涵/王凡(德新社、法新社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6日报道:中越两国官方致敬古巴的卡斯特罗

11月26日,随着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被公布于众,中国和越南两国的官方媒体便随即发表了对他表达纪念,赞扬其生平的致敬节目。在两国不同的节目中,并进一步对曾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的卡斯特罗与中、越两国,同为共产主义国家的历史联系和交流进行了报道和回顾。

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一个特别纪录片评价两国关系认为:“中国和古巴是好朋友,好战友”。 该纪录片进一步提到:“同位共产主义制度下的古巴,在1960年就已经与中国建交, 她是来自拉丁美洲最早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自此以来,作为该国领导人的卡斯特罗兄弟就与中国历代领导人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 而在央视的节目中,则更是提到作为古巴革命之父的卡斯特罗,对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怀有“崇敬之情”,并曾多次表示未能在毛有生之年与之见面,是其个人“人生遗憾之一”。

但在事实上,从历史角度来说中古关系并不是像上文所说的一直保持着“好战友”的关系。作为苏联支持下的古巴,在中苏关系交恶的背景下,很长时间内与中国保持距离。而中国方面甚至在文革中,曾宣称古巴加入了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反华的大合唱”。 而这一关系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有所好转,自此之后,多任中国领导人都有前往古巴访问的记录,而卡斯特罗本人也曾两次访华。在2011年时,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访问该国时宣称中古两国有着:“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的亲密关系。

同样,越南官方媒体称赞卡斯特罗为“伟大领袖”和“拉美、世界国家独立革命运动的镜子”。在历史上与中国不同的是,由越共领导的越南与古巴在冷战中同为苏联的紧密盟国,由于这个关系,这两个旧苏联势力范围下的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一直有着相对较深的联系和互动。

▲美国之音(VOA)11月26日报道:卡斯特罗逝世 各国领导人反应不一

美国总统奥巴马星期六说,美国在这一时刻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谊之手。”他说,历史将对卡斯特罗一生的巨大影响作出评价。

而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在推特上说:“卡斯特罗死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对卡斯特罗充满了溢美之词。他当天向卡斯特罗的弟弟,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致唁电说,卡斯特罗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他还称赞卡斯特罗建立了“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

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卡斯特罗形容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和俄国真诚可靠的朋友。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了联合国在这一时刻对古巴人民的支持。

印度总理莫迪将卡斯特罗形容为20世纪标志性人物之一。他还在推特上称卡斯特罗是印度的“伟大朋友。”

法国总统奥朗德则借此机会呼吁全面解除对古巴的经济制裁。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6日报道:卡斯特罗去世“历史翻页”,世界领袖反响强烈

11月25日当地时间周五晚,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宣布去世,享年90岁。就此古巴翻过历史一页。作为对于曾掌权近半个世纪的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离世消息一出,立刻在世界范围精英、政要和普通民众内引发强烈反响。

他们有的对这位20世纪历史上的重要人物表示赞扬和纪念,而也有的则不忘其独裁政权下,“古巴革命”带来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幻灭。

据悉,作为“古巴革命之父”的菲德尔·卡斯特罗葬礼将在12月4日,于位于古巴东南部的圣地亚哥市举行。为了表达对卡斯特罗的纪念,该国政府宣布将举行为期9天的国丧。同时,来自世界各地对这名“古巴革命之父”的纪念,牌飘洋过海并以21世纪的高科技传播手段传向古巴本土。

在中国方面,国家主席习近平向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弟弟、接班人、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劳尔致唁电。对于曾在1995和2003年两次亲自访华的卡斯特罗,习近平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称赞他为:“伟大领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和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在唁电中,习近平进一步称赞了,卡斯特罗是“中国亲密的同志和真诚的朋友”,并宣称“他的”光辉形象和伟大业绩将永载史册“,而其本人也将”永垂不朽“。

俄罗斯官方则宣称:作为一名杰出的政治家,卡斯特罗配得上其“世界现代史上一个时代象征的称号”,而普京本人则更是表示:他是(俄罗斯的)“一名真诚和忠实的朋友”。同样,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则评价说道:“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冷战中带领着地处于美国势力范围中心的古巴,走向独自发展的道路,顶住了来自美方巨大的压力”。

而作为其曾经的敌人,美国各大媒体注重于对其生平的描述,《纽约时报》发表社论认为“他曾一度将世界带入核战争的边缘”,而另两大纸媒《洛杉矶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则分别表示:卡斯特罗是“革命偶像”,但也是“压制性十足”的领导人。

而作为现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则在对外声明中宣称:“此时此刻,我们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谊之手,我们的思想和祈祷与古巴人民同在”。 在声明中,奥巴马并没有给卡斯特罗提出官方评价,而是说道:“历史将对这名杰出人物做出记录和评价”。

法国总统奥朗德同样也对卡斯特罗的去世,表达了纪念之情。他对其在冷战中保护古巴利益的历史地位作出肯定。而在诸多来自世界著名人物对这一事件的反应中,值得一提的是,即将上任美国下届总统的特朗普通过推特简短的写道:“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了”。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6日报道:特朗普:卡斯特罗是“残暴独裁者”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说,刚刚去世的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

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传出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出简短的帖文:“卡斯特罗死了!”

几小时后,特朗普发表一份声明说:“古巴仍然是一个极权主义的岛国,但我希望今天标志着古巴开始摆脱已经忍受太久的恐怖,古巴人民能够最终获得他们应得的自由。”

即将于明年1月卸任的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则说,历史将对卡斯特罗的“巨大影响”做出评判。他还说,美国在这一时刻“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谊之手”。

在奥巴马任内,美国和古巴的关系步入正常化进程。2015年,美国和古巴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奥巴马随后于2016年3月访问古巴。

但是,特朗普曾在选战中表示,一旦上台将逆转美古关系改善的进程。

“一个时代的结束”

在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代表英国政府向古巴政府和人民致以悼念。

他在声明中说,卡斯特罗是一个“有争议但具有历史地位的人物”,他的死标志着“古巴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是古巴人民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约翰逊说:“英国将继续与古巴政府在广泛的外交议题上合作,包括人权在内。”

立场偏左的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科尔宾则盛赞卡斯特罗的“革命英雄主义”,并称其为“现代史、民族独立和二十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巨人”。

“不能原谅”

尽管在许多西方左派人士眼里,卡斯特罗是一名社会主义捍卫者,但在人权团体和古巴异议人士眼中,他是不折不扣的暴君。

卡斯特罗实行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严厉镇压异见人士,在他执政期间监狱里最多关押着八万名政治犯。

在美国迈阿密,一些古巴流亡人士听说卡斯特罗的死讯后,纷纷上街庆祝。

古巴人权组织“白衣女士”在推特上写道:“请上帝原谅他,但我不能原谅。”

“白衣女士”的成员都是曾被关押的古巴持不同政见人士的亲属。

▲美国之音(VOA)11月27日报道:奥巴马、川普评论卡斯特罗去世,各说各话

在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传出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古巴人民表示哀悼,并让他们了解到他要为两国关系正常化继续努力。

奥巴马在一份声明中说:“今天,我们向卡斯特罗的家人表达我们的哀悼,我们心系古巴人民并为他们祈祷。”他说:“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将回忆过去并展望未来。当他们这样做时,古巴人民一定知道,在美国他们有一位朋友和伙伴。”

奥巴马了解在美国和在古巴的古巴人对卡斯特罗的一生所为怀有复杂的心情,他没有像其他世界领导人那样赞扬或谴责卡斯特罗,相反,奥巴马说,他希望历史将记录并评判卡斯特罗对世界产生的影响。

奥巴马说:“在我出任总统期间,我们致力于告别过去,追求未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不是由我们的分歧,而是由我们作为邻国和朋友分享的很多事物来定义的,这些事务包括家庭、文化、商业和共同人性的条条纽带。”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星期六清晨最先发出的推文说:“菲德尔.卡斯特罗死了。”

随后他发表一份声明,将卡斯特罗称作压迫自己人民近60年的“残暴独裁者”。

川普说:“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

川普针对卡斯特罗持强硬立场,他说,希望卡斯特罗的死亡将标志着“古巴人民不必再忍受长期以来遭受的恐惧”。他说,川普政府将努力确保古巴人民获得繁荣与自由。

川普说:“在总统竞选期间我与很多坚决支持我的古巴裔美国人见面,包括支持我的2506退伍军人协会,希望早日看到一个自由的古巴。”

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鲁比奥的父母在他出生前从古巴移民到美国。他与川普采取相同立场,称卡斯特罗是个“凶残的独裁者”。

鲁比奥在一份声明中说:“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夺取权力时许诺说要给古巴带来自由与繁荣,但是他的共产主义政权把古巴变成了一个贫穷的海岛监狱。在过去60年里,数百万古巴人逃离自己的国家,那些被指控反对卡斯特罗政权的人经常被监禁甚至遭杀害。”

鲁比奥说,卡斯特罗的死并不意味着古巴人民现在就自由了,而是意味着未来掌握在古巴人民的手中。他呼吁美国国会和即将上任的川普行政当局支持他们“为争取自由和基本人权进行的斗争”。

鲁比奥说:“独裁者死了,但是独裁并没有。有一点是清楚的,历史不会宽恕卡斯特罗。历史将牢记,给自己的人民带来痛苦和苦难的卡斯特罗是一个邪恶、凶残的独裁者。”

卡斯特罗11月25日去世,享年90岁。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7日报道:卡斯特罗去世:古巴海外反对派予以庆祝

在美国迈阿密庆祝卡斯特罗去世的人群(路透社图片)

12月26日本周六,随着古巴前领导人,有着古巴革命之父之称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传出后,该新闻便引来了来自世界各地、各个阶层对这一历史事件的反响和回应。除了多个世界各国领导人,以及来自古巴本土对卡斯特罗一生的正面评价和称赞之外,而对于那些流亡在外,特别是那些被迫生活在美国南部迈阿密地区的古巴群体来说,他们“苦盼”多年的这一时刻终于来临。

据2010年当地人口普查显示,在大约有着44万左右的美国南部城市迈阿密中,其中有34.4%的人口为古巴裔移民的后代。而他们中的长者和父辈们,则大多都是在卡斯特罗掌权前后上世纪50、60年代和80年代经济危机时,通过各种手段移民到美国的古巴民众。

自卡斯特罗掌权以来,也正是在这个“小哈瓦那”中生活着大量,对其政权不满和被迫逃离古巴的反对派群体。而曾经参加过,冷战中因失败而闻名世界的“猪湾事件”,其主要反对派武装参与者们就是由美国政府在迈阿密地区所招募而成。由此可见当地大部分民众的反卡斯特罗情绪历史悠久。因此,当地时间本周五晚,当卡斯特罗过世的消息传出之后,众多迈阿密当地的古巴裔居民就开始上街庆祝。他们挥舞着古巴国旗,相互欢呼,拥抱,叫嚷甚至哭泣着庆祝这一天的来临。对他们来说,卡斯特罗不是革命的“总司令”,而他则是造成这批人群家破人亡、损失土地、被迫流亡他乡的始作俑者。如今他的死,则是古巴革命中理想主义的彻底幻灭。

在古巴革命50多年后的今天,很多当年第一代的反对派们都已逝去。然而在迈阿密遗留着切身经历过卡斯特罗早期统治的流亡人士中,这其中就包括卡斯特罗兄弟的亲妹妹胡安妮塔·卡斯特罗。更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前美国中情局情报员的胡安妮塔如今还流亡生活在迈阿密当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表示对自己哥哥的离去表示难过,但没有打算回国参加葬礼。

对此,她具体说道:“我从不为任何人的去世而感到高兴,更不会为与我共享同一血脉的哥哥的离去而有所庆祝,我所感受的则是与我血脉相连亲人的离去。” 就是否会因此回国参加葬礼,她则表示:“我希望对外界表示我绝不会重回古巴,并对此没有打算”。据了解,在卡斯特罗的7个兄弟姐妹中,胡安妮塔是其中唯一一个公开反对其哥哥的家族成员。

▲美国之音(VOA)11月27日报道:卡斯特罗去世或成为古巴改善人权契机

华盛顿 —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星期五去世,许多古巴人和古巴裔美国人认为现在有机会改变这个国家里几十年践踏人权的状况,不过这种改变可能并不容易。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有“小哈瓦那”之称的地区,很多人们欢呼雀跃……

古巴裔美国人希望一个人的离世可以终结几十年践踏人权的状况。

古巴裔美国人何塞·桑切斯说:“一个让古巴将近60年处于恶劣专制下的独裁者消失了,这将给古巴人一个开始自由民主旅程的机会。”

在卡斯特罗统治之下,三代古巴人几乎没有任何基本的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成千上万持不同政见者受到惩罚或者监禁。

即使在古巴同美国2014年恢复关系后,古巴也没有放松对自由权利的限制。互联网仍然受到严密的查堵,更多的记者和人权活动人士被关押……

瓜达洛普·克里亚教授对美国之音说,现在要由劳尔·卡斯特罗决定,他哥哥的死是否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劳尔·卡斯特罗已经逐步控制了这个共产党岛国。

得克萨斯大学政府事务和安全研究教授瓜达洛普·克里亚说:“他需要改变方式,允许古巴更加开放。”

许多美国国会议员在卡斯特罗去世几小时后就在推特上发表了类似的看法。

众议员卡洛斯·科尔贝罗说:“这是一个机会,对于古巴的自由战士、对于那些多年来一直不惜牺牲自己生命、安全、福祉去争取改善古巴人生活的反对派领导人来说尤为如此。他们会更强大。”

不过,对外政策分析人士布莱恩·方尼斯卡对美国之音受,卡斯特罗死后的改变可能会有很大代价。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布莱恩·方尼斯卡说:“由于古巴政治精英最紧要的是保住权力,所以我认为至少在短期内会实施政治压制。”

在迈阿密的小哈瓦那,人们认识到,卡斯特罗时代的结束可能意味着很多方面的刚刚开始……

古巴裔美国人里赛特·卡尔德隆说:“古巴人民没有自由选举,没有民主。我认为,在我们看到古巴人民自由之前,我们不会停息。”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