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世界悼念卡斯特罗凸显的左右鸿沟|美国之音

9

9.jpg

“古巴的革命总指挥”卡斯特罗于11月25日辞世,除了“古巴人都在哭泣”之外,拉美左派国家联盟及中俄等专制国家表达深切的哀思在预料之中,但是,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致哀之时对这位“硬汉英雄领袖”奉上的溢美之辞,却让人觉得时间作用于人类历史,最后产生了一种是非错置的魔幻效果:整个90年代被世界视为异类的社会主义硕果的古巴独裁者,今天成为一个生荣死哀的伟大英雄。

2016-11-28

左派联盟痛失榜样与座标

卡斯特罗不仅生逢其时,青年时期赶上了社会主义大潮席卷亚非拉美等受西方压迫剥削之地,还罕见地死逢其时:世界在“阿拉伯之春”变为“阿拉伯之冬”后发生了几大变化:独裁政权纷纷还阳、左倾思潮席卷全球并拥有政治正确的话语霸权、西方世界的右翼民粹正在回潮,但被媒体与舆论痛批。因此,各国领导人表达对卡斯特罗的悼念之情,无需担心是否政治正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对卡斯特罗充满了溢美之词。他当天向卡斯特罗的弟弟、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致唁电说,卡斯特罗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并称赞其建立了“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中国前驻古巴大使刘玉琴2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标题曰“一代伟人走完不屈一生”。这当然是赞扬卡斯特罗在美帝国主义(后来是霸权主义)面前不弯腰的铮铮铁骨风范。

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卡斯特罗形容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和俄罗斯真诚可靠的朋友。

金正恩在唁电中称,卡斯特罗是以自己毕生精力致力于古巴国家的繁荣富强和人民幸福的卓越领导人,是“首次在西半球建立了以人民为真正主人的社会主义国家体制”。

拉美左派同盟国家领导人的哀悼又是一番风情。萨尔瓦多总统塞伦在推特上写道:“菲德尔将永远活在那些为了公正、尊严和博爱而奋斗的团结民众的心中。”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写道:“菲德尔已经走上了那些终生斗争不止的先烈们的永生之路,走向了最终的胜利。”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表示:“一个伟人离开了我们。菲德尔去世了。古巴万岁。拉美万岁。”

民主国家只有少数人将卡斯特罗称为独裁者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悼念含蓄委婉。他在26日公开说,希望历史将记录并评判卡斯特罗对世界产生的影响。美国在这一时刻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谊之手。”作为民主灯塔之国的领导人,对一位独裁者的盖棺论定如此含蓄,其实已经算是一种半肯定的表态。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荣克在推特上写道:“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世界失去了一位对很多人来说曾是一位英雄的男人。”

德国左翼党主席及联邦议会党团主席瓦根克内西特(Sahra Wagenknecht)和巴尔驰(Dietmar Bartsch)11月25日在柏林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和古巴人民、拉美人民和全世界对古巴革命有着情感共鸣的所有地方的人民一道,我们抱着批判的态度对这位革命者的伟大功绩进行追思”。

最为奇葩的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他发表一份声明,称“代表所有加拿大人,对这位英雄式传奇领袖的去世表示哀悼”。他在声明中说:“卡斯特罗先生是一位英雄式的传奇领袖,为古巴人民服务了近半个世纪”,并称“我知道我的父亲非常骄傲可以称他为朋友”。

在如潮的悼念赞词中,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又成为少数派。他在声明中将卡斯特罗称作压迫自己人民近60年的“残暴独裁者”,其“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与他持同样看法的只有居住在美国迈阿密“小哈瓦那”的古巴流亡者。《迈阿密先驱报》发布的网络视频展示了如下景象:这些古巴流亡人士在街上挥舞着古巴旗帜,喊着“他死了,他死了”的口号,开着汽车排成队列鸣笛穿越大街小巷。

别样的挽歌:清廉没有特权的古巴是社会主义楷模

与卡斯特罗属于同时代的共产党领袖齐奥塞斯库如果地下有知,一定老泪纵横,深感历史评价太不公平了。遥想齐奥塞斯库当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英雄,领导的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与古巴相比较,国内政治压迫程度也不如古巴严重,在外交方面保持独立自主(即与苏联保持距离)未遑多让,在外交方面成就比卡斯特罗更是斐然:与中国友好,曾与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美国总统尼克松见面会晤,并和以色列保持外交关系,还谴责苏联在勃列日涅夫统治时期侵略捷克斯洛伐克。经济上更是重视国际经济合作和大力发展外贸,在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同时,采用多种形式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和资本,人民的生活水平因此比古巴人民要好得多。齐奥塞斯库夫人确实干政并担任重要政治职务,但比卡斯特罗兄终弟及的权力授受还低一个等级。结果在1989年国内革命时与其妻子一道被处决,不要说没作何哀荣,就连死后尊严都没有,连最铁的中国领导人都没有送上一句悼念之辞。

但齐奥塞斯库有什么好说呢?只能怨自己死非其时。罗马尼亚后来以废除死刑来表达对齐氏夫妇施以非刑表示后悔,也许多少能够安慰这对夫妇的亡魂。

卡斯特罗的亲密战友切·格瓦拉因其终生战斗不息的战士、思想家形象,成为世界左派青年永生的偶像,那么,卡斯特罗究竟为世界留下了什么遗产?

2016年4月19日,古巴共产党七大闭幕式上卡斯特罗登上主席台发表的讲话,曾以“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一语让世界左派激动不已,他说的“理想不朽”,就是演说中提到的“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我们需要为此继续不停奋斗。”

中国一位记者很认真地写了一篇《卡斯特罗为什么没有被美国推翻》,其中提到,“古巴能在美国排山倒海的压力下生存下来,其中却有着坚实的国际关系和国内治理的因素”,苏联东欧发生剧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即“民众对特权腐败的强烈不满和长期存在的反对派。而这两个因素在古巴不存在,古巴国内没有像样的反对派,有实力的反对派大多生活在美国,有些鞭长莫及;而卡斯特罗为首的古巴领导层,在很容易引发民愤的廉洁和特权方面很注意约束自己,并没有留下多少不堪的口实”,古巴“收入差距不大,干部清廉不搞特权和腐败,再加上较完善的教育与卫生等社会福利,正是这些比较彻底的社会主义举措,才拯救了卡斯特罗和古巴现行体制的命运。事实上,与那些夺人眼球的言行相比,这可能才是卡斯特罗政治遗产中最有价值的部分”。这篇文章有感于中国现实情境所发表的言论,想宣示的是:没有特权、实现了公平的社会主义制度,有存在价值。

左右鸿沟将再次撕裂世界

卡斯特罗的悼念之潮,如此清晰地展示了目前这个被撕裂成左右两半的世界。1989年,社会主义制度对人的压迫让所有左派不能为之辩护,社会主义成了邪恶的代名词。如今过了27年,时间再次显示出它是历史魔术师这一特点,不仅是中俄等国的社会主义亲历者们忘记了当年在社会主义这座动物庄园里的痛苦,还将所有的独裁者们幻化成了民族英雄、反美斗士。

有评论说,卡斯特罗去世为一个时代划上了句号。静观相关的悼念及悼念承载的政治诉求,我认为卡斯特罗的去世只是为苏联开启的20世纪社会主义革命时代划上一个句号,世界的左倾之祸远未终结。专制国家领导人痛悼卡斯特罗,是出于对专制独裁的共同爱好与维护;西方左派悼念卡斯特罗,是对左派同门的惺惺相惜;生活于专制中国的中国人悼念卡斯特罗,一部分出于取媚于本国当权者的需要,一部分是洗脑教育的成果。

世界青年面临失业潮因而普遍左倾,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现实,青年代表着未来,因此,世界必将迎来又一轮左右分裂互搏的局面,西方左派的发源地及大本营欧洲(即欧盟)的命运将再一次成为世界转折点的界标。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