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习近平能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吗?|民报

23

23.jpg

习近平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在网上成了人们“戏说”和“妄议”的笑料。

2015-11-30

中共在香港的宣传机构《大公报》在国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提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致信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推荐习近平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其中,一大原因是“习马会使两岸和平不可逆转,为台海地区和平稳定做出了贡献”。那麽,国台办发言人对此有何回应?

有趣的是,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安峰山说,对于这种假设性的议题,他没有评论。《大公报》本来想拍马屁,结果一不小心拍到马腿上,碰了一鼻子灰。紧接着,中国门户网站新浪网,以《诺贝尔和平奖应授予习近平?国台办不予置评》为题,报导了此事。但很快又将标题改为《国台办回应马习会相关问题》。

可见,“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仍然是“敏感词汇”。尽管习近平成了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但真正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却被中共当局关在监狱中,是当今全球惟一一位被关押的诺奖得主——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长期被软禁在家的缅甸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翁山苏姬,不仅早已获得自由,而且领导其政党在大选中获胜,即将成为最高领导人。中国网友纷纷议论说:“缅甸能,中国为什么不能?”

最早发布王义桅致诺奖委员会的信件的,是左派网站“观察者网”。在薄熙来垮台之后一度偃旗息鼓的左派网站,观察到习近平原来是“升级版的薄熙来”,又开始兴风作浪了。该网站全文发表王的信件,王认为习获奖有三大理由:第一,习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解决了内陆国家被海洋主导的全球化边缘的历史遗留问题,并且以和平方式解决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第二,习宣布裁军三十万,提出与美国建立新型关系。第三,习马会改写了六十六年来两岸政治领导人从未见面的历史,消除了中美台海争端而爆发冲突的根源。

王义桅不仅是人大教授,也是中国“大外宣”的成员之一、中共意识形态的主要吹鼓手。这一次,他以推荐习近平为诺奖候选人名噪一时,估计有希望挤进次年由中国网友评选的“人渣榜”。然而,偏偏中共当局对此漠然视之,王义桅未能获得习近平的青睐,也未被钦点为“南书房行走”。因为,自从诺奖授予“国家的敌人”刘晓波之后,诺奖委员会也被中国官媒贬斥为“西方反华工具”,如今何必去讨“反华势力”之欢心呢?

顾炎武说过,士之无耻,是为国耻。既然习近平有痴迷个人崇拜的“寡人之疾”,中国知识界遂争先恐后地溜须拍马。除了王义桅提名习为诺奖候选人之妙论,还有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杨三材创作《主席赞歌》:“伟大领袖习主席,人民群众全爱您;英明神武治国家,百姓幸福贪官泣。骑着毛驴去北京,自酿美酒只为君。此生有幸见到您,愿做犬马给您骑。”杨三材甚至建议将习近平的家乡山西富平设为直辖市——如此异想天开,跟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在政协会议上建议将湖南湘潭及周边地区改名为“毛泽东市”相映生辉。

习被提名为诺奖候选人,在网上成了人们“戏说”和“妄议”的笑料。其实,习近平不是没有机会获得诺奖。当然不是因为“黄祸西引”的“一带一路”,也不是因为偷梁换柱的假裁军,更不是因为像“马戏会”一样的“马习会”,而是向当年的诺奖得主、南非总统戴克拉克那样迈出民主化的步伐——戴克拉克担任总统之后,与非洲人国民大会和平协商,释放曼德拉及宣布解严。一九九一年二月,废止种族隔离制度,六月废除人口登录法、原住民土地法等法规。一九九三年,戴克拉克与曼德拉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南非举行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曼德拉由囚徒成为总统,戴克拉克则出任曼德拉政权的第二副总统。

那麽,习近平会释放刘晓波吗?习近平会开放报禁和党禁吗?习近平敢于参加全国大选吗?诺奖不会颁发给一名将另一位诺奖得主关进监狱的独裁者,诺奖只会颁发给推动民主、自由、人权、和平等普世价值的伟人。继续关押刘晓波,继续残酷打压人权活动人士,习近平只能让自己遗臭万年;而释放刘晓波及其他人权活动人士,启动中国的民主转型,是习近平问鼎诺奖的惟一契机。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