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垂亮: 看人很难──小英和川普|民报

23

 

23

我常讲,人很复杂,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历史人物,尤其是政治人物,更复杂、难懂。人看人,即使是公正的历史学家,也都必然有其个人的性格、学养、经验、价值、历史观的偏见。看对人、看错人,是贬、是褒,见仁见智,充塞每一本的史册。

2016-11-28

至于心理分析来看人,说明、评论人的性格、行为,连心理学家都无法科学验证,看得清楚,只能各看各人,各说各话,莫衷一是。

我们写文章,尤其是写政论文章的“蛋头”学者、名嘴、评论家,更是一天到晚胡诌乱道,谬论连篇。

雷根、尼克森和川普

这些日子,我被问到、说很多、写很多的政治议题,台湾是小英(蔡英文)、美国是川普。我看很多,说很多,写很多,但越看、越说、越写,越发觉我在胡说八道。这两位政治领导人都非常复杂、难懂,她/他们的政治生涯、成败功过,历史路程,才开始走,我们就要指手划脚,评头品足,作历史论断,岂只太早,简直是莫名其妙,荒谬绝伦。

回想过去,40多年前,我拿到加大博士,学位证书上第一位签名的是加大总校长、加州州长雷根。我认为他是三流演员、三流州长,以他为校长为耻,不敢把证书挂起来见人。后来他竟选上美国总统,我更不看好。结果,是我看错人,历史角度来看,他被盖棺论定,说是可以比美林肯的美国最好的总统。他在柏林Brandenburg Gate 大声呐喊,“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戈巴契夫先生,拆掉这道墙!),像海啸,冲毁了东欧共产主义,让他留名青史。

再看尼克森,本来是大力支持台湾的反共急先锋,结果出卖台湾和老毛的专制中国战略联盟,后来还爆发水门事件,恶名昭彰。我看他,认为他是美国最坏的总统。

下周,我要演讲分析川普,是好人?坏人?是英雄?狗雄?是雷根?尼克森?我根本雾里看花、雾煞煞,我的瞎子摸象的说法是,他不会像他竞选时口不择言、口出狂言、给人的印象那么坏,但也不会选后马上改邪归正、变成正人君子,真像君临天下、雄才大略、领导世界和民主美国的超强总统。他重用种族歧视的Steve Bannon当白宫的首席战略顾问,很糟糕,请本来大力反对他、印度后裔的South Carolina州长Nikki Haley出任UN大使,却很好。中国认为(希望)川普会搞“门罗主义”撤离亚洲,放弃日本、南韩和台湾,让中国横行霸道,权势独领亚洲风骚。那是痴人作梦,异想天开。


由左至右分别为雷根、尼克森和川普。图/取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川普图片由Gage Skidmore via CC BY-SA 3.0)

小英到底怎么了?

回看台湾,半年来,很多人都在问,小英到底怎么了?

蓝营骂得臭头,什么都骂,那是台湾政治生态,不骂才怪。绿营也有人大骂,骂她不绿,绿营帮她选胜,她却维持现状,让蓝营(老蓝男)执政。深绿的金恒炜、施正锋大骂特骂,有人说骂得有道理,有人说骂得没道理。看你怎么看,可能横看成岭侧成峰。

连前总统阿辉伯(李登辉)都说重话,要小英有“勇气和决断力”。什么是“勇气和决断力”?怎么展现“勇气和决断力”?阿辉伯最懂日本。战国时代,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两位枭雄人物的“勇气和决断力”,很不同。

政论家老包说她是“被宠坏的小英”,指出:“最近碰到台派绿营的人,大家都在问相同的问题;包括绿营的政治菁英,脸上也多挂着这个问号。台派有史以来,最具有看头的完全执政,却没有人感受到应有的‘民主的喜悦’。每天醒来,大家都有一种挥棒落空的懊恼。”

他说:“柯P独创公开遴选的用人法,找来一堆平庸之辈;至于小英,则是谁也不信任,单打独撑,用文青模式来自我陶醉。”

他建议小英“超越自己的自卑心理障碍吧!别在镜子里找人,寻求最佳互补人才吧!别忘了妳是民主时代,拥有最大执政能量的总统!”

我认识的长期在小英身边工作的朋友(没得到他们同意,不点出姓名)看法完全相反。他们认为,小英心胸开阔、视野宽广,台湾认同坚强,意志坚定,做事深思熟虑,但大开大阖,大事抓很紧但小事看很开,让下属放手去做,用人大方、不疑,绝不镜子里找人。

他们认为,小英没有自卑感,没用大老(老绿男/女),如吕秀莲、苏贞昌、游锡堃等,是有代沟障碍,但问题两边都有,“大老能/愿被她用吗?”有人问,“她不是用谢长廷、陈唐山、邱义仁用得很好?”。

他们指出,小英努力在做艰苦的转型正义工作,大力追讨国民党的不义党产,追得轰轰烈烈,那不是顾立雄厉害,是小英用他,大力支持他,让他放手为之。18趴的年金改革,阿扁(陈水扁)、马英九都不敢碰,她碰。中国硬要她接受“九二共识”,她不接受就是不接受。她的现状是台湾民主主权独立的现状。


图/总统府资料照

我们都话说太快

上面正反两面看法,金恒炜、阿辉伯到小英身边的朋友,我都尊重,认为有对也有错,是峰?是岭?各有看法,有道理,也有歪理。我倾向于正面的看法,却也多少瞭解金恒炜、施正锋、老包的反面说词,但认为他们看错小英。我更认为,我们都话说得太快,正反论断都言之过早。

小英领导的台湾,国不国,内忧外患,内有国民党外有共产党。专制中国虎视眈眈,随时要一口吞灭台湾。马英九8年留下的烂摊子,4年、8年都很难清理干净,要180度转弯,从马英九的中国路转到小英、阿辉伯的台湾路,路障一大堆,哪有那么容易?

当然,我希望明早起床,看到台湾升起的是绿色的国旗,听到的国歌是《台湾翠青》。但今天那是梦,明天能否圆梦,要看小英,更要看我们2300万台湾人民。

月前在台湾一群深绿朋友的餐叙上,有前副总统吕秀莲的死忠在座,我替小英说话,说她是目前台湾最适当的国家领导人,被骂得臭头。我反问,那么你们认为谁最适合?谁能领导今日台湾?吕秀莲?苏贞昌?我得到一片沉默,没人回答。

前总统阿扁最近说话被电台播出,他说,现在蔡总统所面对的国内外困境,险峻程度远远超过他那8年,“总统很难做,台湾的总统更加难做,现在的蔡总统更加难做。”

我同意这个看法,认为小英不是“被宠坏的小英”。她非常瞭解自己的处境困难、挑战严峻。在这期的《经济学人》周刊,她写了一篇短文说,“I now find myself Taiwan’s leader at a time of vast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hallenges. Slow growth, rising inequality and new security threats are testing economic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around the world”(我现在发觉我是面临很大经济和政治挑战的台湾领导人。成长迟缓、不平等恶化和新的安全威胁考验着全球的经政制度)。“In 2016 the people of Taiwan entrusted my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with the twin tasks of reform and renewal. We want to make Taiwan an Asian tiger once again”(2016台湾人民把改革和复兴的双重任务交付给我的民进党。我们要让台湾再成为亚洲之虎)。

4年后人民说话才算数

小英高票当选,台湾人民说了话(People have spoken),当然是台湾最适合的国家领导人。川普低票当选,一样美国人民说了话,是美国最适合的国家领导人。他/她有4年来推动政策,“证明他/她们自己”(Prove themselves)。小英的任务比川普要艰辛百倍、万倍。

我们当然有权、应该说话,评论、批判他/她们治国的言行、方针和方法。不过,我们应该尽量公平公正。问题是,我们是凡人,不是神仙,不能同时横看也侧看、看人面也看人心,很难公平公正。到头来,民主地看,最公平公正的论断,还是4年后人民说的话、投的票,才算数,这叫民主。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