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北京之春

20170110_trump_xi_article_main_image_meitu_3 

新年伊始中美之间的较量已经打响,但美国不是持普世价值而来的正义之师,而是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之争。普世价值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晶与方向,它正处在一个历史的拐点上,我们应该使它更强,更大,有能力抵御专制的进攻,而不是放弃它。

2017-1-28

人们注意到在新任美国总统川普的字典里是没有普世价值的,什么是普世价值:人权自由民主。这是美国的立国精神,也是二战后的世界潮流,为什么一个美国总统把普世价值放到一边去了呢?这里面大有文章。

我们知道中共是怎么夺得政权的,除出枪杆子就是宣传。宣传的内容是反对专制,争取民主。翻开当年的新华日报,看看毛泽东这些中共领导人,满口都是民主,甚至公开表示要向美国的民主政治学习。当时的国民党政权没有民主吗?是的,但也不全是,他有少量的自由,可以自由结社,可以私自办报,言论自由的尺度相当的大,知识分子可以公开叫骂总统,批评政府,可以上街游行示威。共产党主义的言论是受到禁止的,因为共产党成立了分裂国家的政权,又公开号称是苏维埃政权。共产党以打倒独裁,争取民主获得了人心。抗战时期中共以民族主义团结一致共同抗日为口号,迫使蒋介石将中共这个地方反叛军队改变为国军,(八路军,新四军)中共利用国家军队的身份干的却是“七分发展,二分应付,一分抗日”(毛泽东的“七二一”方针)。抗战胜利后国民党的军队已经打得七损八伤,他却壮大了队伍,正好与精疲力尽的国军开战,最后夺得政权。一当夺得政权即刻实行史上最残酷的独裁专制。因此可以就中共靠普世起家,打败了半普世价值的国民党政权。

中共的独裁政治到毛泽东去世已走不下去了,中共开始改革,此时正逢美苏冷战,美国需要与中国结盟打败苏联,而改革中的中共也假惺惺地表示接受普世价值,在很多国际人权公约上签字。美国为主的西方民主国家觉得尽管中国还是一个专制国家,但只要以诚相待,假以时日便为和平演变为尊守普世价值的民主国家,先接纳他进入国际社会。但是四十年过去了,中共借助普世价值进入国际社会,利用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的宽容,乘虚而入发展壮大自己。中共将进入国际社会而获得的经济实力,收买西方的政治精英与政客为他们作说客,几年下来获得巨大成功与收益。西方有些媒体,学者,政客的屁股完全站到中共专制政治的一边,美化专制,丑化民主,把中共所行的那一套称为世界政治的新产品,甚至是比民主制度更有成效的一种制度,在这种理论包装之下,所谓的《北京共识》出台了。可以说中国在国际社会又故技重演抗战中的“七二一”政策,取得了成功。

在专制与民主的较量中我们可以看到,民主总是处在被动的位置上,因着它他的开放与自由非常容易被攻击,还没有还手的余地。比如美国有《中的人权白皮书》,中国也来个《美国的人权白皮书》。但中国的人权与美国的人权问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中国的人权问题是普遍问题是制度问题,美国的人权问题是个案与制度无关。再比如西方媒体是言论自由的,中国媒体借此在美国长驱直入,批评西方政治,宣传中国政治,《中央电视台》不但在美登堂入室,而且公开召收美国新闻从业人员为其服务。但西方媒体如果批评中国,就会被吊销在中国采访的权利,刊物被禁止在中国发行。虽然西方国家看到了这一点,但没有一丁点儿办法。

西方媒体有不少良心记者,他们保持着对中国专制政治的批评,傅才德是一个典型,他以前在彭博社因发表了一些惹脑中共的文章便被开除,因彭博社的老板已被中共买通,后来到了《纽约时报》暴料了中国首富王健林与中国权贵家族,其中包括习近平家族的关系。中共为此暴怒施压,之后《纽约时报》也作了相应的自我审查,涉及大批中共权贵的巴拿马文件,国际记者协会,只能放在不太著名的《南德意志报》首行披露。

这些年中共利用普世价值在国际社会屡屡斩获,甚至到了颐指气使地要求西方媒体该发什么不该发什么,西方政客该说什么与不该说什么,西方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程度。事情发展到专制政权指使民主政权的地步,自然引起了西方的注意与担心。今年美国总统选举不被看好的川普应运而生不是偶然的。川普在2015年再版的《跛脚美国: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Crippled America: How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书中明确表示,中国不是美国的朋友,而且中国把美国当作敌人。他在书中说:“中国是我们的敌人。现在是我们开始把他们当作我们的敌人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但是被中共灌了迷汤或受了利益输送的政客与媒体依然执悟不迷,警告川普对抗中国将使美陷入灾难,而不知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已经给美国造成了渐移默化的灾难。

美国把中国当了四十年的朋友,但中国一直把美国当作海外敌对势力的代表,到了习近平手里,又回到毛时代的美帝国主义上去了。做朋友是不能一厢意愿的。川普将改变美国与中国以往的盟友关系,但他不以普世价值为武器,而是以牙还牙,说了透一点就是你不仁,我不义,你流氓我也流氓,以其人之道还以其身。川普的对华政策是对前几任对华政策的反思,在他看来既然以普世价值,以宽容的方式对待中国没有成功,那我就抛弃普世价值来硬的,这是一种矫枉过正。普世价值在处理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虽然显得力不从心,且屡屡被耍被愚弄,但这不是普世价值有错,而是在对待专制流氓政权需要调整政策,而不是将他弃之。就象民主制度有许多弊病一样,我们不能因此丢弃民主。川普的做法等于是把脏水与婴儿一起泼掉。这是川普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让争取自由民主的中国民众喜忧参半的地方。

川普竞选时中共是看好的,但当他露出真面目时,中共有些措手不及。中共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与小布什,奥巴马式的政治家打交道,与美国政坛关系处理得游刃有余。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事钱是不可以摆平的,而中国现在有的是钱。刚开始中共觉得川普是个商人,商人比政客是更容易直接了当地可以用钱摆平了,连弯都不用饶,但中共想错了,川普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川普赢得大选后中共送他一个大礼,宣布他在中国十年未赢的官司赢了,却没有赢得川普的好感,而是中国认为最核心的两个问题,“一中”“南海”上来要挟,开刀。中共被川普这两斧头真的打晕了。再接下来总统就职大典,邀请台湾不邀请中国,这对中共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弄得习近平发出去的贺电,是打埋不作声好,还是公布与众好,习的贺电中国百姓两天后才知道。为了政治利益牺牲经济利益本是中国金钱外交的一贯政策,但川普这种赤裸裸的政治压商,反而让中国即使化钱买了政治利益却失了面子,而面子是中共政权最大的政治。

中国有句老话,叫作秀才碰上兵,有理说不清。以野蛮对文明,野蛮总是赢得容易。以前西方文明社会是秀才,中共的野蛮无往而不胜,现在秀才成了兵,中共与美国是兵对兵了。中美会不会打起来,可能性不大,因为中国没有做好与美国真的打一仗的准备,实力也不如美国,而美国也没做好与中国打一场的准备,因为美国一直是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但小规模的带威胁性,教训式的擦枪走火却在所难免。

川普表示要成为里根一样伟大的总统,川普要学里根,在中国民众心中点起了希望,希望川普能象里根“推倒柏林墙”一样推倒中共政权。里根以推倒了“柏林墙”是以普世价值为前提的,但川普却没有,他的口号是美国第一,他不愿意美国再去管世界上的那些“烂事”,要管也要他国出钱。当然川普不可能以美国的力量来支持中国的自由民主。但为了美国的利益会把支持中国民主当作一个筹码。就象他所说的那样,中国不尊守贸易规则,我们为何要承诺一个中国呢?为了商业利益打政治牌,商业利益得到满足后就可以牺牲政治。美国为了自身的利益向中共打民主牌,使中国的民主事业得到发展,也可能为了美国的利益,连历届美国政府对中国民主人权小小的道义支持也牺牲掉。

当年美国因日本偷袭珍珠港被迫参战,一路打到日本本土,最后两颗原子弹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客观上为中国的抗战胜利起到决定性的因素。当今,川普为了美国利益与中共交手,会不会客观上起到帮助中国推进民主政治的作用?历史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许多正义的事业的成功,往往不是取决于高尚的情操,与外来无私的援助,而是一个偶然的因素,或是一个歪打正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以现在川普的言论来看,他不是持着普世价值而来的正义之师,中共反美更不是为了中国民众的利益,而是为了权贵利益集团。

正义,道义在当今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紧缺稀有,民主国家在国际关系中越来越趋与实利,到了川普手里终于公开弃之如履。如果这个世界没了正义道义,人类将回到丛林社会。普世价值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晶与方向,它正处在一个历史的拐点上,我们应该使它更强,更大,有能力抵御专制的进攻,而不是放弃它,让给专制政治。中国实现普世价值艰难而又绵长,我们希望有国际社会的支持,但我们也有信心,依靠自己的力量。今天是中国的农历新年,在此与朋友共勉。

beijingzhichu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