⑥④囚徒雷凤云访谈——要挖邓小平祖坟的人

7-1.jpg

雷凤云是八九六四事件中被判刑最长的学生。

采访人:周锋锁 (以下简称周)

受访人:雷凤云 (以下简称雷)

2017-1-27 来源:微信群

周:雷兄讲讲你的故事,当年你是西南师大研究生还是讲师?你带了人去挖邓小平祖坟?

雷:我那时是在外语系修应用语言学的研究生。五月被推选为西师大校高治联主席,组织领导并参与了部分重庆的民运活动。自当选之日起就被市国保和校保卫部关照上了。

六四发生后,重庆也开始空校。当时不服气。因为我曾经历过76年的4.5,感触很多。当年在广场上好多热血男儿为保邓血染广场,而13年后,老贼居然也举起了屠刀,屠戮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是可忍,孰不可忍,想杀了他血耻,近不了他身。所以有了挖他祖坟的念头。在我们四川,如果某人做了天怒人怨的恶行,人们往往就挖他祖坟以示惩戒。所以我就约了些人打算去实施。其中有一个泄漏了风声,所以流产了。

周:雷兄,六四后你要去挖邓祖坟,在路上被抓住了?

雷:当晚我们一行乘火车到达广安当时的前锋火车站,火车还没到站,就发现沿途有异样。下车后,车站方圓十公里没有一辆汽车,公安早已严阵以待。乘不了车,旅馆酒店也拒绝我们入住。

周:雷兄了不起,那时候豪言壮语很多,能够像你这样付诸行动的却很很难找到。

雷:见这状况,我们当时决定暂时推迟,看看风声。但地方警察还有从外地调来一个营的正规军早已里外三层保护,我们无法靠近,只好做罢了。过了两天我就返校了,但已经被监控了,直到半月后他们解除警戒后,就到西师校园来抓的我(6月19日)。

地方警察说我玩了他们,他们白天黑夜蹲守,可没见我们去。当地官员说花了多少钱,动用了多少物资,给他们经济造成了影响,都要找我算账。

周:为了保护屠夫的祖坟,就拉了一个营的共匪军。给你定罪是因为邓小平祖坟?给你的罪名是什么?

雷: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听说抓到了我,要求判我死刑。法院的说我这个没在现场抓住,只能是有期,他就说要判十年以上。还专门成立了个专案组,当时的省委副书记谢世杰就是我这案的组长,省公安厅长任副组长。

周:中共官员都是邓匪家奴。

雷:最后定的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证据就是我组织参与演讲游行等活动的照片,还有他们从国外的报纸上剪下来的有关我的报道。

周:这些报道能否找得到?报道是你被捕前就发出的?

雷:我在学校的寝室及我的家全被抄光了。一张那时的照片都没了。但当时西师很多同学拍了很多。可能有些被有的同学冒险保存,更多的还是被学校组织收缴了。

(事件发生)前后(的照片)都有。庭审时听见公诉人说有香港的东方日报等,还有法新社,美联社,还有BBC的什么的。说我得到了那些敌对势力的赏识,所以就是反革命。当时在法庭上他们出示的剪报什么的,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就拿着在我眼前幌了一下。

周:那时候你就已经成家了?

雷:是,已经成家,小孩都5岁了。我17岁就下乡当了将近四年知青才。

周:你的家人不容易。

雷:是啊,妻女最无辜。我出狱时,当年五岁的女儿就高三了。

大赦国际有关雷凤云的相关报道
7-1
前排:从左为赵明洪、李必丰、许万平 后排:从左为蒲勇、雷凤云、廖亦武
周:这是你在监狱里的照片,据说你在监狱改变了监狱,后来的人都传。大赦国际说你曾去了北京?

雷:是的,五月初,就两天。我只是力争维护作为人的尊严和基本人权。任何时候。难道我们被非法监禁后就自动丧失了上帝赋予我们的基本权利和尊严了吗?他们可以以暴力剥夺,但我们自己不能放弃!只有全力争取,别指望他们恩赐!

周:四川的反抗也最激烈,最勇敢!

雷:就那几张照片流了出去。后来监狱还专门查抄,把我们的都没收了。还好,廖胡子(廖亦武)传得早。

我出狱时什么都没带出,省监狱管理局打了招呼:雷凤云出狱时不准带出任何一个文字和图片。

九六年我和侯多蜀,许万平,蒲勇因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大赦国际,中国人权写过一封呼吁书,后来被国安查到监狱来了,把我们关了三个多月小号。当时我用被子和衬衫当纸,写了些东西被他们查到了,全被收缴焚烧了。

周:“八九幸存者这批人士引领着民主运动的方向这是一件令人欣慰、倍受鼓舞的事情。这些人士我在狱中、来成都接触较多!

品格、信念上绝对可靠,经历了腥风血雨的斗争责任感、团结精神、智慧…………个个是精英中的精英。我把狱中的八九人士视为神的化身。川东监狱的雷凤云在狱中斗争影响了几十年犯人的思潮!他不穿囚服、不理光头、不劳动、不思想政治学习、不要减刑…………

全监狱犯人有一半人听他的话行事罢工不劳动抗争十几年,每个监区二百犯人就有几十名跟他学的反改造尖子!”

雷:在里面我们无所畏惧,因为我们真理在手,正义在胸,有真正自己追求的信仰而不是自私的利益。所以说话行事义正辞严,理直气壮。义不正则辞不严;理不直则气不壮。真的不是我们惧怕他们,实则相反。虽然我们失去了很多,但我们在乎的,是社会的发展进步,是我们初衷在一步一步向前。我们无怨无悔。曾经很多人问过我,如果还有人要问,我们的答案没变。

我和侯多蜀,蒲勇,在四川省蓬安监狱关押了两年多,然后在九二年的六月三日,接司法部命令,我们又被转监到了四川省第三监狱,后来改名叫川东监狱。包括许万平,我们每个人至少被关小号三次以上,警告,记过至少三次。在里面我们自我调侃获得了几枚军功章呢!

周: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很多,就是被压制,不为人知。雷凤云是八九一代少有的英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