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鸿安: 川普撤退 习近平抢进|世界日报

3-21_meitu_3

习近平的国际经济地位,上升至最高点;本月17日他受邀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演讲,是一划时代的变化。这个论坛是全球经济领袖讨论经济事务的最重要场合,习近平受邀成为这个场合的最重要演讲人,反映出他的地位上升;更重要的是,他的演说将中国说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保护者。

2017-1-29

习近平的自由贸易地位是有基础的。上台四年,他设立了“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美国控制的“世银”和日本控制的“亚洲开发银行”以外,开辟出新的地区性经济合作领域;他又推行“一带一路”,这也开辟出国际间的经济合作机会,涉及的国家不只是中国四周的邻国,及波及至欧洲和中东。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是基础,论坛将全球化最高领袖地位交给他,是有现实原因的。

当然,习近平的世界经济地位提升,与中国40多年的经济发展,有莫大的关系。中国2016年的生产总值(GDP)突破11兆美元,又追近了美国(破18兆),美中的经济规模,领先其他国家,日本和德国的经济规模虽然也很大,但安倍和梅克尔要做全球经济最高领袖,说服力仍然不够。更重要的是,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美欧的经济成长放缓,中国却能保持“中高速”成长,在此消彼长的形势下,中国的成长占了全球经济成长的四分一,这是中国发言权越来越大的主要原因。

习近平经济地位上升,最主要的原因是川普。川普成为美国总统,但他在经贸上却走保护主义。在本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他向全球宣布,他的最高治国原则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所谓美国优先,就是保护主义,他要保护的是美国的利益;一切与外国有关的贸易事务,必须重来,所有新决定,都以美国利益为优先。他认为美国每年的巨大贸易逆差,对美国经济造成巨大损失,例如美国对华贸易,美国永远是逆差,中国永远是顺差,每年“抢劫”美国5000亿,如能消除逆差,美国的经济成长就可改善。

美国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历任总统都采取自由贸易政策;贸易上的自由主义,与政治上的向外推销民主,是美国70年来的基本外交政策,但川普选择的方向,却与此背道而驰,他在贸易上走保护主义,在政治上则走孤立主义。川普的政策,等于使美国从国际贸易中引退,本月23日他正式签署行政命令,使美国撤出“跨太平洋夥伴协定”(TPP),成为美国从全球化撤退的里程碑。美国的撤退,使国际经贸舞台留下领袖空缺,这个空缺由谁替代?全球化不能没有领袖,论坛此时邀请习近平,为全球化发言,使他一跃而成为全球化的最高领袖。

但是,在习近平成为全球化最高领袖之际,我们不得不有一反思:习近平真的是自由贸易领袖吗?中国真的是自由贸易国家吗?

第一,习近平眼中的中国经济模式,仍是由政府控制的计划经济,与自由市场经济相去甚远,与自由贸易有着根本性的差异。例如,左右中国经济发展的最主要因素,并不是市场,而是中国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政府开支的收和放,是中国经济兴和衰的最直接原因,经济一减速,政府就扩大投资,刺激经济,藉此提高成长;政府在信贷上的收和放,则是僵尸企业的存亡所系,政府放宽信贷则生,政府收紧信贷则死。

第二,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必依靠法治来维持公平竞争;习近平虽强调法治,但中国离开司法独立,仍然遥远,离开真正法治(rule of law)十分遥远;这不仅仅是政治干预法治,更重要的是,人们和企业根本不相信中国有公平的法治。

第三,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必依靠自由公平的竞争环境,只有在这种环境中,企业和个人才能有效地创新,但在中国经济永远为政治服务,个人和企业的创新,因此受到限制。

总括而言,川普和美国的撤退,正好给习近平跃升的机会,但是习近平的经济观,却与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的精神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使他成不了自由经济的领袖。

shiji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