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坚: 欧美的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风潮|争鸣

123_meitu_15

在刚刚过去的二○一六年里,世界上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美国选出了高举民粹主义大旗的特朗普当总统,二是英国通过公民投票正式脱离欧盟。自冷战结束、全球化成为世界潮流以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带动欧美各国刮起一轮民粹主义风潮,涌起一波反全球化逆流,各国右翼势力纷纷抬头。

2017年2月号第472期

全球化使商品、资本、技术和劳动力在全球跨国界自由流动。在全球化时代,无论是国际经济秩序还是各国政府实行的各项经济政策,都积极鼓励和促进这些流动。然而,当西方工业国的消费者沉浸在蜂拥而来的国外生产廉价商品的同时,他们作为这些商品生产者的机会也逐渐被剥夺了,以致这些国家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外贸赤字长期难以消除。劳动力跨国界自由流动的一个负面后果,是来自贫困地区的廉价劳动力纷纷涌入富裕的发达国家定居,如德国现有三百万土耳其人(他们中只有三十万人拥有德国国籍),这些外来移民引起了新居住国的族群对立、宗教冲突和治安问题。对欧美发达国家而言,这两种因全球化造成的负面后果都是难以长期承受的。自二○○八年一月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导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各国政府的政策逐渐开始向限制上述各项流动的方向转变,同时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开始抬头,也不再欢迎新的劳动力涌入,这表明了全球化的势头开始被遏止,以致不少经济学家将二○○八年定为后全球化时代来临的元年。

英国脱欧:反全球化第一波

英国脱欧本来是英国与欧盟之间的事,但它的象征意义非比寻常。“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曾遍布全世界,号称“日不落帝国”,它是人类历史上统治地域最辽阔和最全球化的大国。可如今的英国连欧盟都不想呆,也不想介入欧洲大陆的事务,只想回到英伦三岛上过自己的小日子。曾是最全球化且最老谋深算的国家首先跳出来反对全球化,这对全球化造成了重大打击。看看世界各国媒体当时对英国脱欧一片汹涌澎湃的负面评价:“英国脱欧与全球化逆转”、“英国脱欧:‘反全球化’浪潮的第一波”、“英国脱欧敲响全球化丧钟”、“英国脱欧标志了全球化时代终结”;正面评价却寥寥无几:“英国脱欧不是我们怀疑全球化的理由”。英国将于二○一七年三月底前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向孤立主义回归。

美国:民粹主义回潮,回归孤立主义?

美国虽被称为“民族大熔炉”,但美国主流社会从来都把英国当作“血浓于水”的母国,所以英国脱欧对美国人的心理影响不小。美国大选初选中表现最抢眼的四位候选人──希拉莉、桑德斯、特朗普及克鲁兹,都发表过反全球化的言论。特朗普竞选政纲的两大核心议题就是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他称若当选,会对把工厂迁往国外的美国公司征收百分之三十五──四十五的重税。特朗普的另一个重要竞选纲领,就是反对偷渡来的难民,他甚至声称“要在美墨边境筑起一道高墙”,以防止墨西哥人偷渡到美国,而且筑高墙的费用还要墨西哥人承担一部分。在往届大选中,公然散布这种言论的候选人刚一上场就会被“政治正确”的大棒砸下台,而这次它却成为特朗普上台的一大助力,说明美国的民意发生了大逆转。特朗普执政后,很可能会大幅修改美国的现行国策,至于他是否会逐步减少干预全球事务,对全球化敬而远之,甚至重回孤立主义(美国出产的原油及天然气已能自给自足甚至还能出口,是美国回归孤立主义的一大保障),则有待他上台之后见分晓。

欧洲:反移民和民粹主义抬头

二○一六年十二月四日,欧洲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举行了宪法改革公投,选民否决了意大利前总理伦齐提出的宪法改革措施,伦齐因公投失败而辞职,意大利各方政治势力也陷入了更加激烈的争斗,其脆弱的经济再次陷入困境。包括“五星运动”在内的意大利一些反建制政党已答应选民,如果他们胜出下次大选,将在意大利推动另一项公投,以决定意大利是否继续使用欧元。这一主张令欧盟其他领袖非常担忧,因为若意大利不再使用欧元,那它继续留在欧盟还有什么意义?若意大利步英国的后尘跟欧盟说拜拜,势必再次引发欧盟的政治大地震。另外,奥地利于二○一六年十二月四日举行了总统大选,极右翼总统侯选人霍弗虽然落败,但他仍获得了高达百分之四十六的选票支持。极右翼在奥地利获得如此高的支持率,这在二战后尚属首次。

欧盟的两大核心国德国和法国都将在二○一七年举行大选。法国左翼的社会党籍现任总统奥朗德已宣布由于不能获得足够的支持,他决定放弃争取连任。奥朗德成为法国自一九五八年以来首位放弃争取连任的总统。法国的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蜂拥而来的难民更令法国人头痛不已,且法国自二○一五年以来屡次遭到恐怖袭击,这些都是奥朗德放弃连任的根本原因。二○一七年法国总统大选决定性的第二轮投票将于五月七日举行,实力较强的总统候选人为中间偏右党候选人菲永和极右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执政的社会党获胜的机会不大。法国前总理、社会党总统参选人瓦尔斯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承认:受到特朗普在美国爆冷胜选的激励,勒庞很有可能在总统大选中胜出。勒庞曾承诺当选后会在法国推动类似英国的脱欧公投。有民调显示:百分之五十三的法国民众希望法国也举行脱欧公投。

德国总理默克尔倡导的开放性难民政策,不仅使德国陷入了难民危机(二○一五年德国的外来移民同比剧增百分之四十五点八九),也把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拖入了困境。该联盟在二○一六年柏林市和默克尔选区的选举中均遭遇惨败,而强调欧洲基督教传统价值观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却在地方选举中取得了重大进展。默克尔为此遭到了执政同盟基督教社会联盟的抵制和批评。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晚,柏林圣诞市场发生恐怖袭击,造成至少十二人死亡,四十八人受伤,“伊斯兰国”已声称对此事负责。此次恐袭事件不仅为欧洲的圣诞及新年期间的欢乐气氛蒙上了一层阴影,也使默克尔的连任之路更加艰辛,还将进一步推动德国和欧洲其它国家的民意向右转。

欧盟:前景不明朗

与英德法三国一样,近年来欧盟其他各国也出现了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的风潮。欧盟的另一大困扰是欧元,在欧盟的二十八个成员国中,有十九个国家已放弃了自己货币,统一采用欧元。但“统一货币政策”在实际运行中困难重重;而富国为穷国输血,采用欧元更直接更方便,这助长了盟内穷国的依赖性。另外,当一国采用本国货币时,它的债务危机只是使本国货币发生危机;但当这十九个采用欧元的国家发生债务危机时,自然会演变为欧元危机,使欧元更加处于弱势,这从欧元兑美元已跌到接近一比一不难看出。一旦欧元崩溃,欧盟前景堪虞。

zhengming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