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晋: 2017年中国形势和中美关系展望|争鸣

150910104134-china-us-debt-780x439_meitu_6
2017年2月号第472期

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展望

二○一七年下半年,中共将召开对中共和习近平都至关重要的十九大。围绕十九大的人事争夺战早已拉开了序幕,今年将继续有非习近平阵营或在政争中失利的高官被以贪腐的罪名拉下马,或“被辞职”。自二○一二年上台以来,习近平已将二百多名大多属于敌对阵营的省部级以上高官送进了监狱;习近平又是继毛泽东、邓小平之后最大权独揽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他对中共作出的任何重大决策自然负有全责。二○一七年,中国经济继续下滑、中美关系前景未卜、南海局势失控等国内外难题将接踵而来。满怀怨怼的敌对阵营和既得利益集团都在等待任何一个内忧外患被激活的时刻、习近平作出的重大决策出现严重失误的时机,届时习将成为众矢之的,不仅影响十九大的人事布局,中国政局也将随之出现不稳。

环境雾霾和政治雾霾并立

自去年十二月中旬起,严重的雾霾又笼罩了中国东部的大部分地区,总面积最高时达一百八十八万平方公里;元旦时雾霾再次袭击中国华北地区,京津冀百余航班被迫取消;一月上旬远在大西南的成都也被浓厚的雾霾笼罩,危害如此广泛的雾霾严重损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健康,却至今毫无解决和根除的办法。

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北京检方宣布不起诉雷洋案警方涉案人,民怨再次沸腾。据说北京检方原准备起诉雷洋案的警方涉案人,北京警界四千人为此提出辞职,显然是以此要挟当局。当局以宁可激起民愤也不愿激起“警愤”的方式处理雷洋案,彰显出当局的统治信心严重不足,他们的政权必须靠“贿赂”那些飞扬跋扈的军警鹰犬才能继续生存。被称为“政治雾霾”的雷洋案不仅使“构建法治社会”的豪言壮语再次沦为全世界的笑谈,它更折射出在这个只讲人治、离法治仍有十万八千里之遥的国家,连中产阶级和知识精英的生命都毫无保障,无辜被打死还要被政府硬安上个“嫖娼”的恶名。死不瞑目的雷洋比“万恶的旧社会”里的窦娥还冤。环境雾霾严重打击了中国人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信心,政治雾霾使中国人连生存梦都不敢做。两霾重重笼罩之下,还奢谈什么“中国梦”和“中国崛起”?

经济形势严峻

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导致了各国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减少。由于工资、劳动保险、租金等生产成本的提高,中国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退,外资甚至内资企业流向南亚、东南亚等更低生产成本地区的潮流难以遏止。特朗普的上台以及中国限制大额外汇外流的严厉措施,将在新的一年里迫使相当部分的美资、外资企业陆续从中国出走,中国将有不少人因此失业。

中国的另一颗不定时炸弹是僵尸国企和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污染环境企业的关停并转。中国政府二○一六年三月就宣布:钢铁和煤炭行业将裁员一百八十万人,政府将为这些下岗人员支付高达一百五十亿元的安置费。但这个大规模裁员潮至今没有出现,显然因为这势必将引起各地工潮不断、社会不稳。“法国兴业”的研究发现:除了钢铁和煤炭行业,中国至少还有十个其他行业(它们的资产占中国整体工业资产的百分之五十)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如果这十个行业削减百分之十的产能,至少要裁员一千万人,这些下岗人员的安置费高达中国GDP的百分之一。换句话说,中国政府准备在钢铁和煤炭行业裁员一百八十万人,尚不及全国应裁员人数的百分之二十。

临近去年岁末时,由于经济下滑等因素,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步步逼近七比一的心理大关,中国外汇储备也接近跌破三万亿美元的心理大关。只是在中国央行的全力护盘下,人民币才暂时没有跌破七比一。在二○一六年即将结束的十二月三十日,中国央行出台了大额外汇交易管理新规定,为阻止资金大量外流设置了重重关卡。有经济学家称:剔除中国经济中的各种水分和虚假数据,按照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估算,人民币兑美元应该为二十比一。二○一七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很可能达不到百分之六点五,若如此中国的经济形势将十分严峻。

中美如爆发贸易战,双边关系进入不确定期

不管人们愿意还是不愿意,特朗普时代还是如期来临了,美国历史和中美关系都将翻开新的一页。特朗普出身企业家,没有从政经验,又是靠不按牌理出牌的方式当选总统,所以他在处理中美关系时有两大鲜明特点:一是经济贸易议题优先,而以往历届美国总统都是政治军事议题优先;二是因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性,这使中美关系进入了不确定期。

特朗普提名主张强力遏制中国的经济学教授纳瓦罗为新设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并提名有“华尔街之狼”之称的卡尔·伊坎为该委员会的特别顾问。纳瓦罗被英国《卫报》称为“贸易沙皇”,他著有《致命中国》等著作,书中不仅批评中国的经济贸易政策,还指控中国对美国发动经济战。纳瓦罗指自中国于二○○一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导致美国经济增长下降百分之五十,并损失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卡尔·伊坎在二○一六年四月抛售了他持有的苹果电脑公司的所有股票,他当时对媒体表示:沽清苹果股票是因为“有点担忧中国(对苹果)的态度”。伊坎最近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又称,对华贸易战应速战速决。特朗普还提名曾表示“对于倾销者而言,将会祭出惩罚性特别关税”的亿万富翁罗斯为商务部长。罗斯最近表示要让中国明白,与奥巴马政府软弱的贸易政策不同,特朗普政府将采取强硬的贸易立场。获特朗普提名担任美国财长的史蒂文·努亲曾表示:不排除把中国列为人民币汇率操纵国的可能(特朗普在竞选时曾表示,他若上台,将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对华强硬派”相继获得对中美贸易至关重要的人事任命,从他们充满火药味的言论不难看出:二○一七年中美贸易、中美关系的前路充满了荆棘。美国国内的主流舆论大多支持这些人的观点,这使这些人更加认定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二○一五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为四千八百多亿美元,中国的贸易顺差为三千六百五十六点九亿美元,中国在中美贸易中一直占有高额顺差。美国市场在中国对外贸易中占有很大比重,更直接、间接为数千万中国人提供了工作机会,所以美国市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至关重要。一旦美国完全不向中国商品开放市场(或设置高关税关卡),同时将在中国的美资企业全部撤回美国生产,会造成中国的失业大潮,经济体系严重失衡。虽然这种极端的情形只有中美爆发大战时才可能发生,但即使美国现在将中美贸易中中国的贸易顺差减半、将部分在中国的美资企业撤回,对中国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zhengming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