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 習共国当前状况下什么模式才是高瞻远瞩的民主战略|北京之春

d325be4f-5d5e-4960-843a-41d20ad2202e_w610_r0_s_meitu_2

最近海外民运人士发起的“中国人权问责中心”也是在下早年提出过的、一种针对中共流氓践踏法制侵害国人的最有意义的有效震慑较具体的方略。这种方略能够有效遏制一些中共权力者在进行社会活动中,多少有些忌讳,使他们走得不至于太邪恶。

2017-1-31

要说习近平带领着共产党能走到今天,也很不容易,他们内部的恶斗,以及腐败堕落的程度,所导致的国将不国,民不聊生的局面,又有那么多的共产党员被抓捕作为铺垫,实在是天下奇观。

然而,能够给予人民福祉的不是抓捕一些贪官污吏就能搪塞掉的,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包括习共官吏,也清楚,解决中共国实际存在着的客观问题的灵丹妙药就是彻底干净地铲除独裁统治,实现全面的民主机制。

因为,任何时候,被利益集团控制着的什么狗党、猫党,盗贼党,或被党棍控制住的任何家族政府,都是完全背离人民利益的贪婪种群所组成的流氓无耻的党家,使其无法规避党家集团的实际利益。只有清除这样的党家做主的流氓体系,才能归还人民应该具有的实际权益。

在自私贪婪成性的党家集团的群体里,以及中共具体党员中,能够为了国家民族牺牲个人利益的目前还真没有几个,到是有太多的贪官污吏以及陈光标似的这样的大骗子们忽悠世人,实际上都是在暗地掠夺民脂民膏的窃国大盗。也就是这些人捆绑着贼党,贼人,使其做出任何决策时,一旦走反道,其不投鼠忌器,一天也维系不住,造成了党国不止,家国不停的愚昧状态。

既然要解决好中共国实际存在的各种问题,并不是反腐排除异类就能做好的,那么习近平具有了权威以后,能够力排众议的话,他首先就会选择能够多给人民实惠的收益,大量地减税,以及褫夺利益集团盘剥人民的自然条件,那么人民就不会产生那么多的访民,那么多的移居国外的精英分子。他会吗?能做到吗?

换言之,若能做到的话,其政权岂有不被拥护的道理?历来,老百姓的胃口并不大,不过就是为了更好一点的生活,多一些收益,不被无故地盘剥与掠夺,与歧视蹂躏。

而达到这种民主社会,这对于无私的权力者来说,是不难的。可是,集权几十年的共产党人,让我们看到,都是一伙贪婪斗狠的坏类,如何表演,并没有什么崇高的觉悟,再加上中共国没有相互制衡的社会机制,怎能不无故制造过多的敌对矛盾?相互倾轧的政治鸟人呢?

眼下,习共依然采用暴力按部就班地维护中共国和平与稳定,这仅仅是维护党家利益的需要,并没有站在人民的利益上,也是他们的思想局限在自我为先的原因所在,所造成的被动格局,就是因为背离了人民的实际利益释然。

在这样的状况下,人民怎会支持这个只为党家集团服务的独裁政府?让我们看到的是,现在的习近平,不过仍是个贪婪斗狠、玩弄权术的掮客。

也是说,习近平这个掮客控制着的中共国,外在,给国际社会所带来的安全不确定性,使众多周边国家,都没有安全保障,只不过暂时因内部的忧患而束缚了他们对外不敢侵略而已;内在,国民得不到公平的竞争权利不说,时刻都有被诬陷,被抓捕,被坐牢,甚至被死亡的可能。究其原因,这个流氓政府,没有什么政治底线,更没有什么健全的法制作为国人、特别是权力者的行为制约杠杆,只有维护党家私利的需要,党家集团刺激感官的需要。这伙民贼,视人民乃国奴。

退一步说,习近平如果证明他是人民的领袖,就应该牺牲党家集团的利益,归还人民应该拥有的实际利益。

再说,党家集团更是靠不住的群体,他们有机会就开溜,跑到国外去了,并带走巨额资产。况且,若是在国内,就是贪污掠夺,左右共产党的行止。

而作为习近平,抛弃党家集团利益虽然危险,但采用温和的收买手段,从党家集团手中收回主要的社会经济资源,交给人民,那么他将换来的是人民的广泛支持,万众一心,国内的一系列的忧患也就能一一解除,那么外在的压力就很容易被突破。

但,用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王德邦的话说:“民心思变,官心思乱”,一个国家到了这种程度,作为独裁大亨的习近平,却不能痛定思楚,认真检讨,反而采用坚决镇压的流氓手段,岂不是自掘坟墓是什么呢?令我们看到的,习共与中国的历史中所有的独裁者一样,都是以自己的家族利益为主要的运政方略,时间一长,官家自然被庸俗不堪的蠢类把控,给群体制造的血腥与蹂躏自然加剧,很自然的会续演习共独裁者被血腥手段取代的历史悲剧。

就象苏思宇先生所说:“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感性强,理性弱,是一种原始的感性思维或形象思维。”

他还说:“中国古代政治的一个基本特点,是追求国家政治统一和定于一圣王。中国从先秦君主霸有天下以来,都爱称呼自己为孤和寡人即1。

在中国,国家实际上是一个扩大了的家族组织”,不是群体推举的人民领袖。

直到今天的共产党,不就是“天人合一”地“一”的维持自己的“孤家寡人”之地位?不就是视人民为草芥的顽凶?就是现实中的习近平,不还是包揽了国家的一切权力?可以为所欲为吗?在他们的思想里,不外就是满足自己的实际利益而不是广大民众的利益,更不维护所有公民的公民权利。

而在西方发达国家,基本淘汰了这种“归一”思维模式,基本形成了互相制衡的平衡关系,达到了政体多元化的设计方案标准,使任何人即使进入权力阶层,并不能跳开法制的约束。而且,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由于受到对立制衡的平衡,已经基本上不能为所欲为,特别是对自己的人民,基本丧失了杀戮与掠夺的卑劣手段,并智性地提高了人民的基本权力。

作为我们这些业余推动民主进程的群体,在中共国现状下,为了实现全面民主制度,就得促使习共当局还政于民,而能达到这唯一的政治目的,就得形成民间有形势力,找到合乎民间利益又不会受到极权者破坏的具体方法,才能脚踏实地地演绎我们的实际进化的发展路数。

现在的习共,虽然有张召忠这样愚蠢家伙狂妄无知地在世面上胡乱叫嚣,什么4个小时打垮日本,什么南海争端不过就是美国人吓唬中共等等,一派胡言乱语,但习共懂得,要是按照张召忠的思维那样去实施决策,共产党独裁统治一夜之间也差不多就土崩瓦解了。

因为,打击对手不仅要遭到被打击方的报复,国际社会也会看到习共今天打击日本,明天说不定就落到他们的头上,这样结果岂能不加以扼制?也是说,世界所有的改变,都牵连着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

更何况,习共就已经丧失了中国人民的支持不说,人民也在自觉的或不自觉地帮助中共加速独裁制度的死亡。

而作为我们民主人士,与贪官污吏的想法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不怕习共乱搞,乱搞局面就会混乱,局面混乱也就有机可乘了;事实上,乱搞就更能激化民变的基本要素产生。

当然,习共不会这么愚蠢,他们知道自己的状况,所以对内坚决镇压,对外却不顾廉耻,继续忍辱负重。即使受到些挑衅,他们也只会口头上“严厉警告”,不会动真。所以特朗普在南海给习共摆上一刀,不会令习共剑拔弩张,最多也就是出来个华春莹严厉警告一番而已,认不得真。

我们知道,不论中共国现在的如何,都不管我们的事,因为我们早被中共排斥到国门以外了,而且,习共逐渐得势,也没有改变我们命运的意向。直到现在,我们回国探亲、旅游,也是不受欢迎的人。我们只有等待民主政府建立以后,才有归国的希望。

但是,等待中共国“桃林里的桃子熟了”确实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我们却无所事事,不能助之,的确太不明智。

我们没有理由、也于心不忍看着我们的国人,亲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有自己的可行战略,加速中国的民主进程。

那么,我们应该拿出什么政略给习共独裁政权倒掉加一把力呢?这就是我们长期以来不断思考、不断矫正的最关键的课题。这种智慧,从众多的失败中应该得到了,那就是如何壮大民主势力?并能切合实际地运行起来。

鄙人认为,顺其自然不论何时都是大智慧,能够在习共丛林规则中获取到实际利益的人,不管这个游戏规则是谁定的,都能游刃有余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

事实上,习共已经是自顾不暇,没有能力控制住所有的局面,而在这局面中,能够形成我们的势力已经可行。关键就在于如何作为而已。

那种直面交锋的实际方略我们固然需要,但暗度陈仓或两面或多面夹击的谋略一定更有效。而且,我们知道,习共特务向来是无孔不入,稍有异动,就会受到习共的刻意破坏与干涉。

是说,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采取什么手段,只要是对习共独裁统治不利的事,都会受到习共的坚决打击。

历来,我所主张的是:想成就一番基业,首先要接受习共的丛林法则。

也只有如此,才能壮大我们的有生力量。是说,只有更有效地演绎具体的瞒天过海的谋略,方能更利于民主社会早日建立。而这种谋略的演绎一定要不被习共破坏才能有可行之保障。

回忆一下清末民初的近代史,想想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推翻帝制的民主革命,那种前仆后继的社会精英,确实令我们钦佩、折服。同时也看到了,各路英雄豪杰,起初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地为所欲为,并不受制于任何人,任何权威,好在,到了后来都归属到孙中山那里去了。

又令我们看到今朝的中共国,与清末民初的时代没有多少区别,有区别的地方是,中共国尚没有遭到外国势力的侵略,习共当局尚拥有武装到牙齿的武装势力,先进的武器,富足的钱粮,才阻碍了民主势力无法兴起。

而且,在国内进行武装斗争,只能是天方夜谭,更不切合当前实际。只有产生外围的民主势力,形成更周密的民主包围圈,才是制胜的法宝。也是习共无法在早期破坏的最基本保障。

最近海外民运人士曹雅学、周锋锁、杨建利、陈光诚、滕彪、韩连潮、傅希秋、方政、胡佳、童木等发起的“中国人权问责中心”也是在下早年提出过的、一种针对中共流氓践踏法制侵害国人的最有意义的有效震慑较具体的方略。这种方略能够有效遏制一些中共权力者在进行社会活动中,多少有些忌讳,使他们走得不至于太邪恶——好得很。

只不过,没有配套的政治谋略,其影响意义自然地就会大大地缩水。我们都看到了,中共的末日已经不远,要是高智晟的预言能够兑现,那么这个人权问责中心就更有实际意义。

只是,我们不能天马行空地思考问题了,应该根据我们所具有的先天条件,能够开拓属于我们的营盘,早日形成我们的营盘雏形。使我们大家能够走在一起,群策群力地决策。这就需要一个合法的环境,不受中共的干扰,更不要说抓捕了。

彭明、王炳章之所以被抓捕,那是因为他们要做的是能要了共产党的命的事,中共能不抓捕吗?现在的中共特务无孔不入,侦查技术这么先进,秘密搞事,几个人也许没有什么问题,一到几十个人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那么,被抓捕,被破坏还有什么悬念吗?

所以本人提倡的不是要共产党的命,而是如何帮助共产党早日结束独裁统治,或促使早日采用合理的制度先在某个地域推行,作为独裁者转变社会制度的一面镜子。尽管这是一厢情愿的做法,但是,时代再弄人,都跳不出适则生存,不适则亡这一铁定的定律。是说,不论是谁,是什么党,什么派,都会随着大浪淘沙的自然演绎,决定着自己的生死存亡。

换言之,我们所该选择的不是与习共针锋相对的应时战略,选择的是采用更科学的民主制度建立起来我们应该能建立起来的民主社会。哪怕是这个社会的规模十分弱小,也能在我们的影响左右下,逐渐变庞大。

不论何时,在自己啥也不拥有的前提下,采用武装起义的方略,都是不实际的幻想,只能自害害人,做那无谓的牺牲。再说,在文明的纪元里,完全采用武力的方式破局已经过时,以弱击强的方法并不科学。只有先强大起来,然后再采取适宜的行动,方为上策。

2017年1月31日

北京之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