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 山东文革回潮,省府默许配合 ──济南爆发毛左极端群体“造反事件”|争鸣

maxresdefault-1_meitu_4

是谁给这些毛左极端群体还魂文革、横行当下并获得发展空间,不是已经昭然若揭了吗?

2017年2月号第472期

“文革”造反场面重现如昨

二○一六年岁末,山东省府所在地济南的毛左极端群体,有预谋地在英雄山散发传单,播放高音喇叭,号召人们去山东建筑大学揪斗邓相超教授。邓相超,现为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山东省政协常委、山东省政府参事,为多家媒体义务担任评论员,是体制内难得的为民请命、敢言直言知识分子。二○一七年一月四日上午,济南几十名毛左极端群体,公然逆历史潮流而动,集聚在山东建筑大学门外,在警察的护卫下,气焰嚣张地发动“文攻武斗”群众运动,以“人民”的名义,对批判过毛泽东的邓相超教授进行政治迫害,要“打倒”“砸烂狗头”,强迫官方严惩,以及对在场发表不同意见的观众进行野蛮群殴,文革造反场面仿佛如昨。

中国山东省城济南,在“改革开放”三十五年后的今天,竟会发生罕见的“一·四济南毛左极端群体暴力造反事件”,将文革整人害人,斗倒批臭的暴戾场面,和“文攻武斗”血腥情景演绎得淋漓尽致。

今日济南红祸泛滥

济南毛左常年每天聚集在济南英雄山,打出“山东英雄山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组织旗号,狂热颂毛唱红,经常搞纪念活动并募集资金,聚敛经费。他们竟能在山东省府眼皮子底下,不断做大,发展成为全国毛左重要基地,并与各地毛左团体组织串通互动,兴风作浪,令今日济南红祸泛滥,闻名全国。

济南民主人士与邓相超素不相识,但得知毛左们对邓相超教授的无端攻击后,路见不平,不约而同的前去山东建筑大学声援。恰时,独立诗人鲁扬先生举着“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牌子迎风而至,但却被济南警察野蛮抢下。济南的毛左看到警方如此鲜明的行动表态,深受鼓舞,像打了鸡血似的一拥而上,要对鲁扬动粗。济南民主人士挺身保护,反被毛左们暴力袭击:拄着拐杖的邵凌才被掌掴;年老体弱的张月被打倒在地;身患高血压的王传辉被打出了血;六十余岁的郭立喜被他们拿着棍子追击;鲁扬被毛左们围堵在墙根,遭遇野狼般的群殴。这些毛左狂徒从该校门口到邓教授家门口,一路宣讲、打人、举蜡像、拉横幅,在济南警方沿途保护之下,大肆呼喊“打倒邓相超”、“砸烂邓相超狗头”等公开侮辱诽谤他人的文革口号,有恃无恐。山东济南爆发毛左极端群体“一·四恶性事件”这一事实的本身,已铁证了这个群体的邪恶。网上不少相关视频、照片与真相披露文章相互印证。可见今日山东济南已是雾霾压城,正义沦丧,“文革”重演,一夜红遍中国。

民主义士挺身而出

如今,中国毛左极端势力不断膨胀,无疑与官权暗中保护与默许分不开。据悉,济南毛左的代表人物王本友就在公开演讲中说:派出所传唤我时警察就说,你如果上山打游击我们警察百分之七十的会跟着你!如此一来,济南的红歌会集会每每都有警察维持秩序,他们每天的扩音喇叭、大小字报、“非法”印刷品,广为散发,一直大行其道,畅通无阻。在民间的所有公开活动,均无一例外地要被高度控制打压的当下,济南毛左竟在警察保护之下,公开集会游行,寻衅滋事,侮辱诽谤他人,暴力群殴公民,性质极其恶劣,竟不受官方任何追究。

如今,每一位中国公民和社会公论都应发问一个严肃的问题:是谁决定济南的毛左极端群体,可以践踏法律而不受惩罚地当街对他人施加暴力,且还要满足他们的政治要求?

如果没有鲁扬等山东民主义士以身体受伤害为代价,在势单力薄之下挺身而出、浩然正气、仗义执言,“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尤如一道耀目阳光,令雾霾压城中的毛左极端群体暴力丑行曝光于天下,就不能使人们进一步认清这些人继承文革打砸抢遗传的邪恶本性。

逼宫省府,“造反”得逞

当今中国,在“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等习近平“语录”的指示下,一再发生用文革时代抓“特务”、揪“反革命”思维揭发诬告批毛人士。例如,央视主持人毕福剑,批毛泽东及恶搞“红色经典”样板戏遭舆论围剿后被处罚事件,已经揭示了“文革”重演并不遥远。

山东省城毛左极端群体“一·四造反事件”,用的就是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和“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这句话。其事件的实质,就是要采取文革“群众运动”手段,借助于“打倒邓相超”名义,向当局施压,反对“改革开放路线”。而山东省当局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见风使舵,被几十名毛左极端分子制造事端吓破了胆。翌日,省政府就急急忙忙地公开表示,解聘邓相超的政府参事职务;接着省政协也宣布解除邓的政协常委和委员职务;随即中共山东建筑大学委员会作出了《关于邓相超错误言论行为的处理意见》,意见称:“经查,邓相超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性质恶劣,问题严重,影响很坏。经山东建筑大学党委研究决定,对邓相超作出了以下处理:一、即日起对邓相超作停职检查处理,待山东省政府参事解聘,山东省政协常委免职后,依法依规办理退休手续,并责令其在一定范围内作出深刻检查,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不得以山东建筑大学教师身份从事各类社会活动。二、依规给予邓相超相应行政处分。

如此文革回潮,逼宫省府,仅几十名毛左极端分子“造反事件”竟能得逞,致使官方丧失改革开放后的基本政治立场,令全国毛左势力大受鼓舞,进而必然导致今后的类似事件不断发生。这是不是在预示着一种新时期鼓励“群众专政”,以及利用“群众斗群众”的政治运动的序幕会由此拉开?当局如此纵容其文革式武斗的做法,不但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最终势必危及改革开放和危害其合法性。这其实是对习近平当局“依法治国”的极大讽刺!

历史一定会铭记这一天

当下,毛左势力公然逆历史潮流而动,用文革手段发动群众运动,以“人民”的名义对他人进行政治迫害,企图藉以招魂毛泽东,让极左路线卷土重来。

在此,且不论毛泽东当年利用“文化大革命”打倒战友、清除政治对手是否合法,仅就其发动全国范围以“破四旧”“挖祖宗坟”,毁坏各种文物古迹,消灭一切“封资修”的反文明运动来看,如此人类史上所罕见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的反人性文化大破坏,致使千年中华精神资源毁于一旦,陷入了自己灭绝自己文化传统的社会生态灾难,这一罪过国人不难判断。对此,即使中共官方评价都历来不敢否定,如今,是谁给这些毛左极端群体还魂文革、横行当下并获得发展空间,不是已经昭然若揭了吗?

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当代历史一定会铭记这一天──山东省城济南爆发毛左极端群体“一·四造反事件”。

zhengming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