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大圣: 从“毛病不除恶習難改”到“今年何夕, 除夕锄習”|北京之春

 20160910110913677717_meitu_3

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年年会有除夕日,今年除夕不寻常,除夕出现新意:除习。除夕也有新意:除习之日,所以不一定是一年的最后一天。这也真是因缘际会,各种历史、政治、经济、外交、社会、文化因素在国内外形势相互配合下出现的新现象、新形势,这个新形势将决定中国和世界历史的未来发展。

2017-1-31

两三年前,民间已流传“毛病不除,恶习难改”。这两句话的真意,人们心领神会。历史向前发展,今年是2017年。对世界而言,1917年苏共体制创建,祸害人类;100年后,终将随中共亡党而灭绝,世界新生。对中国而言,农历丁酉鸡年,明年是2018年,农历戊戌狗年。两个甲子以前的1898年戊戌变法,不幸失败了,但是120年后的戊戌年终将变天。今年何夕变天?除夕除习,是其时也。今年流传“今年何夕,除夕除习”这两句话,是苍天和历史的安排,冥冥之中,一切都安排好了,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且容在下分别道来。

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年年会有除夕日,今年除夕不寻常,除夕出现新意:除习。除夕也有新意:除习之日,所以不一定是一年的最后一天。这也真是因缘际会,各种历史、政治、经济、外交、社会、文化因素在国内外形势相互配合下出现的新现象、新形势,这个新形势将决定中国和世界历史的未来发展。

强中自有强中手

习近平作为中共新“核心”,原本是要集中精力于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以巩固他的独裁统治,维护党国万世一系。没想到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立即使中共面临很尴尬甚至危险的局面。在川普看来,中国已经侵蚀而且正在挑战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川普和台湾总统蔡英文的电话热线给台湾海峡两岸关系带来新的变数。川普肯定会改变美国的贸易政策,美国的军事战略也会调整和强化。在目前中国经济陷入了困境之时,中共权贵集团是否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和紧迫?

中华霾摧习近平

中国的雾霾严重程度全世界第一。习近平一度高叫要彻底治理空气污染,并且给下属立下“军令状”,声言治理不好“提头来见”。可是,在空气污染变本加厉肆虐中华大地之际,习近平躲藏起来,不再叫嚣,他的扈从也收声了,“提头来见”的誓言销声匿迹,充分显示了习近平及其扈从的无能和无赖。

习近平治国和治理污染无方,但耍无赖却颇有能耐。在雾霾肆虐之际,以他为核心的中共当局对关心环保并发布环保信息的人士予以凶猛打压。成都人散步反雾霾惨遭政府当局打击,王朔说:你们让老百姓改变,就称之为改革;老百性让你们改变,就变成了颠覆。你们抢夺老百姓的财产,就称之为发展;老百姓保护自已的财产,就是暴力抗法。你们全副武装上街,就称之为维稳;老百姓上街散散步,就变成了敌对势力。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现在当局不许中国医生把疾病的原因归于雾霾了。习近平终于把中国弄得霾烟瘴气又万马齐喑了。

自2016年12月30日零时启动的、跨越2016和2017年的空气重度污染连续超过200个小时,北京持续空气重度污染以及连续总时长创历史之最。中国的雾霾灾害面积扩大,时间延长。北京当局不仅治国无方,更荒唐的是2016年12月1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发布的《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修改二稿)》第二款居然明确将霾列为气象灾害。对此,许多专家学者纷纷提出反对意见。他们认为,人类活动排放大量污染物是造成霾的根本内因,霾的本质是污染,与自然灾害有着根本区别。同时,将霾列为气象灾害,还将造成任何人都可排放污染物而无须承担法律责任。这是明显的颠倒黑白,扰乱民心。

中共当局使出的最新的治理污染的手段是规定今后中央气象台和各地气象台发布雾霾警报要严格控制。中国北方省分雾霾严重,不过近来网络上流传中国气象局发布给各气象机构的公告信,要求停止雾霾预报工作,形同于不能提到“雾霾”两字,在此禁令下,中国各民间气象机构在描述雾霾时都改为“不可描述的天气现象”,让许多网民笑翻,有网民都讽刺地说:“什么是不可描述的天气现象?气象局是否可以给个‘可以描述’的答案?”

据报道,北京以及华北地区今年在雾霾中迎来春节。而造成交通混乱、航班停飞的上次长时间雾霾天气才刚刚过去两周。春节前夕,中国华北地区有4个省份进入恶劣的雾霾天气,其中包括河北省,1月22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在其微信公众帐户发出通知说,雾霾将从23日至26日现华北地区。通知说,1月27日的雾霾有所缓解,从28日起-即大年初一,恶劣天气再度加重,整个地区大气污染程度将为中度至重度。河北省保定市威胁市民说,将对4天节日期间在室外燃放鞭炮的人绳之以法。1月20日中国环保部在一次新闻会上透露,中国北方的空气质量值低于全国的平均值。2016年全年,只有60%的天数被认为空气质量可以达标,而全国的平均数值是78.8%。中共官方曾立下誓言,打赢大气污染治理这一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本次的五年计划中,写进了2020年前实现主要城市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每年超过80%这一目标。空气达标的含义在中国是,PM2.5的浓度每立方米不超过75毫克。世界卫生组织则建议,PM2.5的年浓度平均值不得超过每立方米10毫克。 根据中国环保部的数据,2016年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10座城市中,有9座位于中国北部,其中6座在河北省。 

 天下未乱蜀先乱 

人们预料到2017年注定是一个乱世之年,攀枝花的枪击事件得到了应验。1月4日攀枝花的国土局局长陈忠恕持枪进入会展中心,向正在开会的市委书记,市长连开数枪逃逸后自杀,书记与市长虽然经抢救无生命之虞,但事件本身震惊雾霾里的中国。

中国社会这些年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官杀民,民杀官,现在发展到了官杀官,可见官场险恶已到了拔枪杀人的地步,即官场险恶已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事发后官方封锁了消息,中宣部下达禁令,有关攀枝花枪击事件的新闻与评论,在未有正式定论前一律不许传出。中宣部的禁令是为了防止传播,如果让这样的新闻发酵,岂不是让不安的社会更加官心慌慌,官杀官对于民众来说是大快人心,网民一片叫好,当得知两位官员都未身亡,更是一片叹息,调侃局长还得练练枪法再行事。

对于习近平来说,中共干部除少数的红二代以外,都不过是中共政权的打工仔,打工仔只能效忠而不能染指政权利益,打贪反腐,让官员互相揭发,争相效忠成为习近平治吏的法宝。在此情势下每一个官员都是另一个官员的敌人,官场成了人人自危之地,在这样一种官场状况下,官员的神经都是高度紧张,往往情绪失控。大多数官员情绪失控表现是自杀。

在过去的一年,可以说是中共官员自杀之年,跳楼、上吊、投湖,自杀之多已不构成新闻。习近平对官员自杀可以认为无所谓,但对官杀官却认为非同小可,因为既然基层干部可以拔枪杀上级,高级官员同样也可以提枪杀首长,这样一级一级杀下去,不就杀到习近平头上了吗?有消息说习近平上台以来已躲过多次暗杀。现在还不清楚这种传闻到底有多少是实有其事,有多少是当局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习近平跟古往今来的所有独裁者一样神经紧绷遑遑不可终日是毫无疑问的。听到了攀枝花的新闻,习近平的恐慌是可想而知的。

一个地级市的土地局长能拥有枪枝,那么官员拥有枪枝的比例一定不在少数。中国官员有几千万,他们的手上会有多少枝枪?而这些拥有枪的官员都已处在精神崩溃,情绪失控之中,看来中国之乱会先从官场开始。

中国民间有“天下未乱蜀先乱”之说,五年前在重庆市,薄熙来一个巴掌打了王立军,这位公安局长没有胆量拔枪还击,但跑到美国领事馆去了,从此,中国官场没有太平过一天,现在事情又出在了四川,真是再次印证了“天下未乱蜀先乱”的古语。

坑灰未冷山东乱

去年12月26日,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在微博转发批毛的言论,其帖子说:“如果他19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1958年死,少死3000万。如果19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1976年才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随后,邓相超的微博遭到毛左们的围攻。今年1月4日,数十名毛粉到山东建筑大学抗议,他们高喊“文革式”口号并对邓进行辱骂。毛左们还殴打了当天到场声援邓相超的山东独立作家鲁扬等人,致使数人受伤。而在现场戒备的警察对毛左的暴力行为却没有采取任何阻止措施。1月5日,山东当局相继免去邓相超省政府参事和政协常委等职务,校方勒令邓相超停职检查,并给予记过处分和强迫退休。

邓相超事件发生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人大教授张鸣、人权律师张雪忠等自由派人士纷纷发文,谴责毛左和中共打压言论自由、大搞文革式围攻批斗的做法。贺卫方的微博写道:“1)据《高等教育法》,聘任与解聘教师以及内部其它属于校长及所主持办公会议的职权,由党委决定,属越权;2)邓为民主党派成员,由中共党委进行处置属越俎代庖;3)退休处分涉及到邓的教师身份保障,由党委决定,若邓提起法律诉讼,则无从行使诉权。”毛左的行动是“标准的寻衅滋事”。张雪忠表示,一名学者仅因对公共事务和平发表看法,就要遭受来自官方的打压,这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粗暴及蛮横侵犯。张鸣则对毛左派势力的膨胀表示忧虑,他分析说:“毛左一闹,当局就要处理人,前有毕福剑,后有邓相超。这是鼓励毛左闹事的节奏,这样走下去,早晚会出大事。当局真的会太平?”

基层的山东建筑大学党委能擅自发动这种千夫所指的倒行逆施吗?山东省政府想必也不敢自作主张。其行动后面自有上级指示。但是坑灰未冷山东乱,当局难道没有一丝惊栗之心?

独裁政权70年大限

英国哲学家罗素曾经断言:近代所有的极权统治最长不会超过70年。从1922至1991年,69岁的苏联“老大哥”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国民党从1927年走上党天下。这样起算到1996年开始真正的民选,也是69年。

独裁政权的寿数好像还与奥运相关:1936年德国奥运,九年后1945年德国法西斯灭亡;1980年苏联奥运,1989年苏联解体;1988年汉城奥运,1997韩国实施宪政……。由此预测:现代专制逃不过69年大限,民主将取代专制,权力将回归人民,1949年加69等于2018年,2008年北京奥运,加上9等于2017年。

若按罗素的独裁政权70年大限计算,中共的大限也就在今明两年之间了。《南德意志报》1月26日发文称,川普及其团队宣布中国是邪恶的,北京渐渐感觉到“川普是当真的”。已有评论家指出,改变历史的事正在发生,还有更大的事发生。不用等待多久了,人们将拭目以待。

习近平自知末日将临

中新社1月14日电,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也是中国首席大法官的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要求: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

2016年11月22日,周强在《人民日报》刊登《决不能以党委决定改变、代替司法裁判》,唱的是完全不同的调。在文章中,周强解释说,党对司法机关的领导,是作为一个整体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领导,决不能以党委决定改变、代替司法裁判,更不能包办、代替司法机关对具体案件作出处理。不仅如此,周强还主张落实一些制度规定,防止领导干部干预过问司法活动。

仅仅相隔53天,中国政法最高领导明目张胆地下令由纳税人供养的政法系统,将维护政权安全而不是将社会安全、公共安全、民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中国首席大法官毫不隐讳地摒弃“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鼓吹“亮剑”而不是“亮法”,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这显然是来自习近平的旨意。

周强发表“向司法独立亮剑论”后,原上海律师林礼国倡议百名律师签名,致敦促周强院长立即辞职。林礼国说,尽管今天中国的司法独立从未实行过,但中国从来没有官方领导人或党的领导人敢于公开说这个事情;但周强现在把这个话说出来了。

人们还记得,两年多前,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习近平所说的“依法治国,依宪施政”,一度让许多人上当受骗感到了希望。那么,现在中共新核心的这些思想,是他本人经过两年的实践,悟出了必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掉头往回走,还是他本来就是“法治其外,专制其内”,两年多前不得不说些漂亮话,现在既然取得“核心”地位,就不忌讳坦露真心了?

习当局的真实处境是内外交困,日暮途穷,四面楚歌,黔驴技穷。他心知肚明,大限将至。但是花岗石脑袋不会改变,还要死硬到底,作垂死挣扎:

对内,1月12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在给会议的所谓指示中强调:“2017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罗瑞卿之子罗宇在美国发表《与习近平老弟商榷(十五)》说:“今年是空前困难的一年”。“邓小平的孙子也不相信邓小平的中国模式能再混下去了。所以邓卓棣也跟习近平‘再见’了,回美国当老百姓”)。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习近平批示长达399字,历年罕见。所谓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说白了就是寿终正寝之时,所以他要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如果是风平浪静、国泰民安的年份,根本不需作此考虑。可见习近平内心也已知道末日将临,今明两年,除夕竟演变成除习,天经地义也。天意若此,习氏倒行逆施至此,气数已尽,已无力违天矣。

对外,他出席瑞士达沃斯论坛,高调出击,居然不自量力倡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与美国拚搏一场。习有这个实力吗?人们立即想到大日本帝国总理大臣近卫文麿于1940年8月提出的“大东亚共荣圈”,不自量力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竟敢偷袭珍珠港,最终自取灭亡。今夕之习,何其相似乃尔!

习近平有前科,他自1990年起,十年担任福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于1992年在邓南巡热的推动下,他提出了福州人的“福州梦”,由其主持制定了“福州市2000年远景规划”:目标是到2000年福州市整体经济实力达到同期的广州市水平。这一福州赶超广州的“福州梦”,许多福建人信以为真。然而,八年后福建人大失所望!据国家统计资料,福州市GDP(国内生产总值)2000年为1003亿元,而广州市GDP2000年为2492亿元:福州经济总量只是广州的四成。是不是广州就真不可追赶呢?深圳市1992年GDP是317亿元,2000年为2187亿元,基本接近广州。可见,如果下真功夫改革,“福州梦”可以实现。但习近平主政福州,既没有真正推动经济体制创新,更没有学习广州以开放媒体监督等政治体制改革来促进经济体制改革,以致在习近平治下的福州,媒体雷区处处,官员争相腐败。习近平不惜以美梦蒙人,深陷无实事求是之精神而有哗众取宠之心的“吹牛病”。习的另一个政绩是“中国梦”,他主政四年来中国国家经济江河日下,他提出的“一带一路”又是“吹牛病”。由此可见,他提出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还不是同样的“吹牛病”。

最后让我们以春联和童谣作结:

春联一:

除夕同声,九州全遭习厮害

鸡年击鼓,百姓呼来新世界

春联二:

志士欲闻鸡起舞

英雄乃揭竿而起

春联三:

春晚同呼,九万里频传除习楚歌

鸡年共望,五大洲注目中华大地

童谣:

中共速亡习促成,四面楚歌除习声。

习近平成截颈平,亿万人民齐欢庆。

北京之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