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史家: 知识分子群体是共产主义制度的掘墓人|纵览中国

16sucai_p20161021200_3ec_meitu_10

六十年代初,我和朋友们讨论知识分子群体埋葬共产主义制度这个问题时,我们引入一个居民文明指数的概念,所谓居民文明指数(resident civilization index)就是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数占人口总数的百分比(%)。但是居民文明指数多大,知识分子群体才可能成为共产主义制度的掘墓人,当时无法预知预测。 三十年后,历史让我们看到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进程中居民文明指数的作用。

2017-1-31

1989-1991年,欧洲发生了反对共产主义的革命(Анти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е революции),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和苏联先后摒弃了社会主义,完成了国家的民主变革。1

早在十九世纪俄国思想家赫尔岑(А.И.Герцен)就预见到“社会主义发展到最后阶段达到荒谬的程度,这时少数革命者将发出否定的呐喊,又开始了殊死的斗争,在这塲斗争中社会主义将处于今天的保守主义的地位,而为将来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革命所战胜。”1

这个“还不知道的革命”,就是知识分子群体埋葬共产主义制度的民主革命。

六十年代初,我和朋友们讨论知识分子群体埋葬共产主义制度这个问题时,我们引入一个居民文明指数的概念,所谓居民文明指数(resident civilization index)就是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数占人口总数的百分比(%)。但是居民文明指数多大,知识分子群体才可能成为共产主义制度的掘墓人,当时无法预知预测。

三十年后,历史让我们看到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进程中居民文明指数的作用。

1989年6月4日,邓小平调集的20万戒严部队进北京 “平暴”,用坦克和机枪将学生的民主运动镇压下去。

同一天,也是1989年6月4日,根据波兰统一工人党(共产党)与反对派团结工会达成的协议,波兰人民举行议会选举。团结工会在众议院161个自由选举产生的席位中获得160席,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获得92席,大获全胜。2

同是6月4日,中国民众的民主诉求遭到镇压,而波兰人的民主诉求却通过选举得以实现。这是因为1988年,波兰的居民文明指数为7.9%;而中国1990年这一数据仅为0.83%*,中国居民的文明程度比波兰至少落后二十年,相当一部分军队官兵在政治上是愚昧的,服从了平暴命令。

1989年12月17日,罗马尼亚爆发民主运动,21日,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şescu)命令国防部长瓦西里•米列亚(Vasile Milea)出兵镇压示威民众。米列亚对政治局说:“我查閲了所有军事条令,没有一节条文说人民军队可以向人民开枪……”米列亚被安全部特工处死。

22日,齐奥塞斯库任命维克多•斯坦库列斯库(Victor Stănculescu)为国防部长,齐奥塞斯库乘直升飞饥逃走后,他未执行戒严令,反而命令军队返回军营;有一部分军队还参加了起义行列,与忠于齐奥塞斯库的安全部队战斗,推翻了齐奥塞斯库的共产党政权。

12月25日下午,国防部长维克多•斯坦库列斯库为首的特别军事法庭以齐奥塞斯库夫妇犯有危害罗马尼亚民族罪、武力攻击人民罪、破坏国家法律和国民经济罪,判处二人死刑,立即执行。

齐奥塞斯库1918年生于农民家庭,只受过初等教育,15岁在一家小鞋厂学徒,1932年,加入罗马尼亚共产主义青年团。3

邓小平1904年出生,15岁时邓小平离家到重庆留法预备学校学习18个月,1920年10月到法国勤工俭学。他在法国实际上只勤工没俭学,他学过钳工、做过饭馆招待、火车司机副手、制胶鞋工人。1926年1月,邓小平离开法国,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9月回国。

邓小平和齐奥塞斯库经历大致相同,都没受过完整的良好教育,对1989年的事件都命令军队“平暴”。邓小平“平暴”成功,齐奥塞斯库镇压失败被杀。这是因为1992年罗马尼亚的居民文明指数是6.9%,人民的文明程度逺比中国人民的文明程度高,军队不盲目地听从最高统治者屠杀人民的命令。

苏联斯大林分子八• 一九反民主政变失败。

1991年7月 23日,苏联总统和各共和国领导人最终通过《主权国家联盟条约》,这将使原苏联一些高官失去现有职务。

8月17日,这些高官密谋“阻止苏联解体”。8月18日晚,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О.Д. Бакланов)、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В. А. 克留奇科夫(В.А.Крючков)、总理巴甫洛夫(В.С.Павлов)、内务部长普哥(Б.K.Пуго)、农民联盟主席斯塔罗杜勃采夫 (В.А.Стародубцев)、国营企业联合会主席季加科夫(А.И.Тизяков)、国防部长亚左夫(Д.Т.Язов)和副总统亚纳耶夫(Г.И.Янаев)等八人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亚纳耶夫签署了自己担任总统职务的命令,宣布:《苏联个别地区》从19日早晨4点进入紧急状态。三天后,8月22日苏聨紧急状态委员会自行崩溃。4      这是因官兵的文明程度高,拒不执行反民主的戒严命令。1989年苏聨居民文明指数是14.1%。

1990年1月20日,南共联盟召开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各共和国间的利益冲突无法解决。5      大会于23日决定休会。各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放弃共产主义,更改党的名称。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解体。1981年,南斯拉夫的居民文明指数就已达到6.8%。

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民主革命时的居民文明指数(%)6

国家                                 年份     成年人*,万          大学 %

保加利亚

1992

565

15.0

罗马尼亚

1992

1360

6.9

捷克斯拉伐克

1991

658

8.5

1990

680

10.1

   

1989

8602

14.1

   

1988

2299

7.9

   

1981

1072

17.3

南斯拉夫

1981

1308

6.8

*25岁和25岁以上者

从而可以得出结论:当社会主义国家的居民文明指数达到7% 以上时,民主革命就可能发生并取得胜利。

居民文明指数达到7.0%是民主转型的必要条件,但是要发生民主转变,还需有一个催化条件,就是经济领域出现问题。

一、经济失去活性,增长率低,例如苏联后期,增长率只有2.5%,不能保证人民生活水平提高。7

二、物价上涨过高,例如波兰梅斯内尔(Zbigniew Messner)政府1988年2月将零售价格提高36% ,许多企业团结工会罢工抗议物价上涨。9月,梅斯内尔政府被迫辞职,M.F. 拉科夫斯基(M.F.Rakowski)出任总理,采用国际货币基金会“穏定纲领”的标准措施──私有化、实施市场经济、价格自由化、私人企业家和外国资本家自由投资和外滙流通合法化,开启了民主化之门。2

三、经济衰退乃至经济危机,工人大批失业,例如1986年,南共联盟国内经济形势恶化。1990年,失业工人超过工人总数的20% ,导致共和国之间的矛盾尖鋭化,1992年4月28日,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解体。8

社会主义实质上是党僚(权贵)国家资本主义,党僚们有权决定国家资本的投资方向,却不对资本负责。社会主义国家出现经济衰退或经济危机是无法解决和避免的,因为政治上一党专政与市场经济需要自由相矛盾,“进步和自由  不但是孪生兄弟”,而且“生产发展还提高了对自由的需求”。所以只有       取消一党专政才能解放经济。

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苏联在经济领域里都不期而遇地为社会的民主变革提供了催化条件。

历史证明共产主义及其政党是贫穷愚昧的产物a,b。共产党取得政权后建立了一个以权势和恐怖组织控制的一党专政的权贵统治集团,它是寄生在社会的政治愚昧无知之上,是寄生在鎭压的恐怖之上,它是靠谎言欺骗和暴力鎭压(维稳)统治社会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人们(包括共产党员)广泛受到现代化教育,文化水平和认知能力提高,政治上不再愚昧无知,不再受谎言欺骗,不再恐惧,不愿再忍受共产党统治集团的无限期敲剥,奋起维权,争取民主、自由和社会公正,因之共产主义政权失去了统治基础而崩溃。

结束语: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表明:共产党及共产主义制度“生于愚昧,死于文明;生不可挡,死不可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90年全国人口为1160 017 381人,具有大学(指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16 124 678人,为全国人口的1.38% 。大学本科人数与专科人之比大约为6:4,因此大学本科文化程度人数约为全国人口人数的0.83%。

a十月政变前,俄国成年居民75%以上是文盲。城市工人40%以上是 文盲,农村文盲达80%。塔吉克、土库曼、吉尔吉斯、乌兹别克等少数民族中文盲都占98%以上,还有48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9-a      俄国1914-1915年,平均每一万人中只有八名大学生,大学生在总人口中仅占0.08%。9-b

b 1949年前,中国90%以上的人是文盲。10-a     全国大约有各类知识分子(高中文化以上者)200万人,仅占全国总人口5.4亿人的0. 37%。10-b     1931年,中国共产党在苏联支持下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当时中国比1949年时更为贫穷与落后。

参考文献

1.Ю. С. Новопашин,Анти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е революции конца ХХ века,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2006,№9,87-98;

Герцен А. И. Избранные философские  произведения  В 2-х томах Т.II. М. 1946, с.99

2.佚名:波兰的天鹅绒革命

3.太阳史家:罗马尼亚人民起义,共产党解体

4.Августовский путч

5.Breakup of Yugoslavia/The Breakup of Yugoslavia, 1990–1992

6.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年鍳》1995年,UNESCO statistical yearbook (1995)

      附録3-16 居民文化程度构成 / http://www.stats.gov.cn/ndsj/information/nj98n/Y161AC.htm

7.Эпоха застоя

8.Yugoslavia:Ethnic tensions and economic crisis

9.张义德主编 《苏联现代史1917-1945》,吉林文史出版社,1988年,a-303,b-310

10.林藴晖 范守信 张弓 《1949-1989年的中国》,(1)《凯歌行进的时期》 河南人民出版社 ,1989年12月,a-205,b-212-3

zonglanzhongguo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