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 民运团队能实际壮大才是硬道理|北京之春

screen-shot-2013-04-24-at-1-44-56-am_meitu_1

身在缅北已有几年,对缅北的实际调查与了解,意思到了,我们如果在缅北扎根的话,这个地区的落后面貌就会被改变。而且,凭着我们所具有的知识,控制缅北不是什么神话。

2017-2-1

我们十分清楚,促民运团队内斗,是中共特务一大战略,也是阻挠民运团队正常运营或壮大最有效的实际手段。其中,扮演内斗武士的人,其实就是助纣为虐的中共特务以及被利用的帮凶,其次就是些自私自利的蠢类!

再说,只要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着想,任何人,包括习共特务、这些历来不被我们高看的种群,也没有必要完全否定。而且,任何人的实际作为,很多的尽管不是出自自己的原意,也是被动地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事了,都已是推动着中国民主事业的实际力量了。只是所走的道路不同而已。

我们海外的民运团队,与国内民主人士相比较,似乎脱离了结合实际的奋搏。哪怕有一些人,真的想做点正经事,由于不具备可行的切合实际的政略,只能是一事无成。所以鄙人提出了一个硬道理:民运团队如何壮大?

暂时,我们大家都还赤裸裸地停顿在铲除独裁统治上,甚至还有不少人停顿在铲除共产党上。于是我想,包括我们大家,关键是,我们如何自身硬?如何武装自己?才是最关键的课题。因为,小孩子都知道,打铁还需自身硬。

首先应该肯定,不论大家如何选择自己的路,都是自由的,也是有意义的!更是有着他自己的道理,就如同本人,从来就不搅合到一些所谓的民运团队里去,至有自己的道理。

也不是不愿意与大家一道共进退,而是还没有找到值得鄙人为之奉献人生的团队。

在下一向认为,作为同道们,都该认真地反省自己,才能少走错路,少走弯路。是的,只不过,是有一些人会认真思考的,就是因为缺少可行的具体方略而搁浅着,无奈着,等待着。

尽管大家都在努力,确实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贡献过。可是,由于成效太低,不值得大家全身心投入的时候,即使投入进去,也会自然地败下阵来。

然而,作为有民主思想的人,又觉得,不论什么人,只要是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愿意奉献自己的力量,都应该加以肯定,其中也可以包括习近平,以及习近平的特务们。

只不过,我们要清楚,习近平以及其特务们,假如他们也希望得到民主成果,也不会因为民主的进程需要,对我们宽容。他们的本性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群体的痛苦之上的。

再就是,一些民运领袖,缺乏战略眼光,那是因为民运领袖也有他个人的局限性,不能一棍子打死,最多的就是不赞同他们的主张,不追随就是,用不着反对,更没有必要完全否定他们的功绩。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决策与发展呢?这个课题虽然并不复杂,但答案太多,被否定的自然也太多,然尚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也应该有一些人能够跳开中国民运以及中国独裁态势来看问题,分析问题,这样才能更易于多一些找到我们所需要的道路。

身在缅北已有几年,对缅北的实际调查与了解,意思到了,我们如果在缅北扎根的话,这个地区的落后面貌就会被改变。而且,凭着我们所具有的知识,控制缅北不是什么神话。

但是,在客观现实中的缅北地域,习共的威胁自然也能存在,我们在这里赤裸裸地与

习共对抗,只有被消灭或者象彭明君一样被抓捕,这是事实。所以,民运实力如果在缅北形成,凭着以往的做法,的确不行。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改变这种状态呢?首先,我们暂时改变或影响不了习共的独裁体系,是因为我们十分羸弱,根本就没有话语权。

那么,我们就不做了吗?做,必须的做。关键是怎么选择做?才是我们具有的一大智慧。

首先,若根在缅北,我们不提倡推翻独裁统治,也不提倡分裂缅甸国土,更不会因为中国利益而损害缅北人民利益,我们的到来,是帮助缅北人民富庶起来。强大起来,使这里变成民主社会的前沿阵地。同时,我们的最终目标就是壮大我们的势力,形成缅北民主社会。

我们公开的口号是:发展壮大缅北的地方势力!

这样做的结果,是习共没有必要破坏的,缅甸军政府也没有能力干涉,地方势力也会双手欢迎。同时,我们该得到的就是话语权——缅北地区的话语权。最后包括控制权。

任何时候,打败对手的最上乘谋略既然不是用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再用符合天择的选择就该早日上台面供我们研究思考。

最近,网上又在爆料,美国现代史上最伟大的预言家珍妮狄克孙在临终前,留下一句遗言:美国将会衰败,人类的希望在东方。中国将会取代美国担任领导世界的能力。

由于她预言许多世界级的政治事件的基准,令我们中国人心潮澎湃、浮想联翩,更会让踌躇满志的习近平更有十足的干劲。但是,在这里,我可以肯定,中共不退出政府,实行民主制度之前,中共国引领不了世界。因为依靠杀戮的手段,谁也做不了世界霸主。不是吗?拿破仑、希特勒、东条英机够狂妄的吧?结果怎么样呢?到是讲究和平的美国人至今还是人类霸主。

也是说,只有用和平的方式,才能走到人类的前列。任何武力手段,只能得逞一时,不会长久。

那么,从中,我们应该如何思考呢?是不是应该转变一些我们的政治视角?也走到和平民主的思维上来?当然,这种思考不是投降,也不是退让,虽然有妥协的成分,但我们的终极目标依然是实现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只是我们应该做的是遵守独裁势力的丛林法则的前提下,达到壮大自己势力的实际目的。

同时,我们壮大了自己的势力,也不是采用武力对付独裁者,更不是以暴易暴的对抗,我们的对抗就是用更科学,更完美来对付落后的独裁制度。我们不选择独裁者为敌人,我们只选择与独裁者角逐制度的优劣态势,只有与对手在体制上较量优劣,不再思考怎么取代。因为,一但周边国家和地区,都已实现民主,那么中共国的土地上,独裁者还能不改变自己的做法吗?

我们都与独裁势力的帮凶有刻骨的仇恨,因为他们自己贪赃枉法不说,对我们的玷污与迫害,袭扰与打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甚至株连我们的家人也不得安宁。这样的仇恨让我们完全忘记比登天都难。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是,中共在习近平这个时代,已经走不下去了,习近平作为一个末世暴君,鄙人历来就没有看好过。不过,尽管如此,我们也要高瞻未来,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更不可以给中华民族带来人为的灾难。

同样,我们所看到的习共在今天,也在极力与民共处,并不是愿意对人民赶尽杀绝,而是在人民正常反抗时,他们才毫不犹豫地屠杀之。

我们知道狮子的杀戮是为了生存,被杀戮的总是食草动物,基本上没有食肉动物,那是因为食草动物不具备对食肉动物的攻击性,而那些杀戮者,面对没有攻击的食草动物,还在毫不犹豫地展开自己的牙齿。

共产党杀害人民,就是出自他们的独裁势力的继续存活,而且会毫不犹豫地亮出獠牙,这是他们的本性,可尽管我们不愿意看到习共杀戮我们的同胞,然我们暂时没有能力拔掉他们的獠牙,因为我们的力量太弱小。

如果在缅北形成我们的民主力量,这种同胞被杀戮的命运多少都会被改变,因为有我们在掣肘,习共不得不有所惮忌。

在缅北的顺利发展,就得具备对习共没有直接威胁的故意,而且还能帮助中国完成构建对南面的屏障设施,若在将来,一旦中国受到某种外在的威胁,我们的立场自然是捍卫中华民族的利益,不是外来势力的利益,特别是对俄国的战略,也将起到一定的历史作用。

同时,在我们的思想中,国界的划分已经过时,我们与缅甸地区形成互惠互利的胶着关系,不在意是谁的国土,只要双赢,并不掠夺当地资源,以各种交换的形式完成富庶的发展。

这样的大局思维,习共就没有必要横加阻拦,再说,即使任由我们发展几十年,我们也变不成狮子,能成为一个狼族也就不错了。所以,对猫共、狗共、还是人共,都不构成直接的威胁。只是,只要共产党继续独裁,其意思形态自然落后,不得民心的独共,必将垮台。到那时,我们的历史作用就会自然显现出来。

再就是,心存善念,改变一切恶的东西,有利于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在这个问题上,虽然我们不会执著于某个宗教,但一些宗教的意义,的确利于人类的自然繁衍,只有共产党才害怕宗教,所以必须控制在他们的手里,变成党棍。而我们追求的,为了民主事业,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其中包括宗教信仰。

所以,我们不反对任何有利于民主进程的方式方法,因为我们自己就没有方式方法让更多的人接受。同时我们绝不认同暴力革命是唯一实现民主的方略。

再说,今天的我们,没有什么暴力可以依仗,只有稳定可行地发展壮大,虽然路途遥远,但我们不会一事无成。继续做政治乞丐。

最近,看到余志坚云:“中國的民運人士(或說異議人士),你們當中就沒有人去研究如何製造暴民的理論麽?就沒有人去準備實踐這套理論麽?(详细请看余志坚的《中國的暴民問題》)”

是的,余志坚所谓的暴民,就是造反的人民,我们的民运团队缺少的就是制造。关键是,如何制造?制造什么样的反民?才是我们应该研究后再说话的课题,更不要说进入制造隧道了。

欢迎指教:lidada991@gmail.com

2017年2月1日

beijingzhichu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