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苏语: “制度决定论”的局限与危害|北京之春

9-4_meitu_3

邓小平不仅没把制度改好,反而改坏了。譬如他废除了宪法中“四大”,实际是取缔了言论自由;他在宪法中设立军委主席,其权力等于皇帝不受任何制约,与54宪法中的国家主席领导军队相比,是一个巨大倒退。

2017-2-1

1.“制度决定论”起源于共产党人

“制度决定一切”起源于马克思。马克思主义有个公式: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以生产关系为核心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这里,生产力是生产的技术技巧,生产关系是经济制度,上层建筑是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文化等。因此,这公式最初理解为技术经济决定政治或者经济制度决定一切。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搞的就是经济制度决定一切。列宁认为:共党的社会主义制度最先进,所以,暴力推翻全球的旧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人民就进了天堂。共党不仅在本国建公有制,而且重金支援他国的共党颠覆势力,以期全球赤化。共党的“制度决定一切”,不仅搞经济的国有制;而且搞思想的国有制,所有的人的思想都必须与党魁一致,否则“亮剑”格杀勿论。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搞得处处大饥荒,各地人吃人,社会一团糟。继任者邓小平等认为,不是公有制不好,而是公有制搞早了,公有制不适合落后的生产力。在本国生产力落后于西方的情况下,应允许搞私有制,甚至搞西方的市场经济。这里暗含前提是,当本国生产力处于领先的情况下,就应该搞公有制。现在中国已经在总量上成为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所以,习近平就向公有制靠拢,扶持国企打击私企;而且民间毛左势力甚嚣尘上。

2.政治决定论

在苏联,赫鲁晓夫的经济改革搞承包搞物质刺激,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出现了勃涅尔列夫倒退。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实行了言论自由政策,苏联人认为:苏联落后的原因是实行一党专政的独裁制度。因此,整个苏联东欧都过渡到了多党竞选的自由社会。最后,俄罗斯共产党总书记久加洛夫总结说:苏联失败是因为它搞了三垄断制度,即垄断权力的政治制度,垄断利益的经济制度,垄断真理的文化制度。因为,制度从本质上来说,都属于政治活动的范畴,所以,把这类观点被称为政治决定论或者制度决定论。

中共的大脑并不认为,中国落后的原因是政治制度决定的。他们认为是经济体制不好导致苦难不已。譬如网上流传的文章,英国船运罪犯到澳洲,出发前国家给钱船主,导致死亡不断;到澳洲后国家再给钱船主,导致死亡很少;结论是:制度决定一切,好制度导致幸福。这个例子给人印象是:制度主要是经济利益制度,就是共产党所说的“体制”,而不是政治制度。这就是中共体制内改革派的幻想:先私有化,私有制成功后,按照马克思的经济决定政治的逻辑,必然是政治自由化,最后多党竞选。目前看来,这条道路已被当局堵死了。

所以,中共体制外的“民主派”传播“政治制度决定一切”的观念:欧美民主制度最先进,所以,用任何手段推翻赤化制度,建立欧美似的民主先进制度,人民就进了天堂。网上有个文章说:欧美国家的工资总额占其GDP的55%,中国的工资总额占中国GDP的8%,所以,只要改行欧美的民主制度,中国人的工资收入就会上涨6倍。这就是在宣扬:政治决定一切,民主可以当饭吃。

3. “民主制度决定一切”的局限性

宣扬“民主可以当饭吃”的人士,大多数属于年轻人或者权力意志旺盛人,他们希望尽快唤醒民众建立民主制度,以便在未来竞选中获得权力执政。这种急切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把民主与物质利益直接挂钩,把民主当成谋利的手段,就是忽视民主超越于物质利益的一面。这样思维的后果是,民主仅仅是一个手段,民主所包含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博爱等,都成了手段或工具,而物质利益成了最高的目的。当可以用民主的时候,就用之;否则,就抛弃。也就是说,当民主弄得没饭吃的时候,民主就被抛弃了。可见,把民主理解为一种物质利益的时候,“民主”并未成为激进民主派的的最高价值观。

要使“民主”成为最高价值观,必须超越物质利益后再开始思考,必须把民主所包含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博爱等当着人的本质来思考。这是因为,人的本质是理性或思维,而思维的本性是自由(如异想天开胡思乱想等),理性的发展就是逻辑思维,而逻辑就蕴含了自由平等(如同一律)。当我们认识了人的自由平等的本质后,民主就成了我们的最高目的、最高追求。

方励之、刘晓波早期也是希望马上民主,后来方励之改变了说法,认为中国的民主还要许多年。因为他们意识到,中国人的理性能力的发展还需要较长时间。而且,中国人在宣传国外共产党垮台的各种因素中,忽视了国外宗教的作用,原因是中国人多是无神论,中国宗教软弱,动员民众能力不够强大。然而,法轮功的兴起正在改变这一倾向。

4.“制度决定论”是同流合污的借口,是推责的借口

既然制度决定人的一切,因此同流合污就是唯一合乎个人理性的选择。由此可以得出,贪污腐败甚至一切犯罪都是有理的。比如,在批判腐败泛滥和日趋严重的毒食品危害时,就常有人说“根子在制度”,甚至指责批评者是“柿子只拣软的捏”,并宣称“换了你一样贪”,中央电视台也说:医生吃回扣不能怪医生,是制度造成的……这严重忽略了自我反省、自我的罪性,使国人良知水平难以提高。事实上,良知水平与社会道德和社会的文明程度是正相关的。

1980年邓小平发表“8.18讲话”,为毛泽东开脱责任。他说:毛泽东错误是制度造成,大家都有份,所以对毛三七开,毛7分成绩。“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领导制度问题以及其它一些原因,仍然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不是说个人没有责任,而是说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

可是邓小平不仅没把制度改好,反而改坏了。譬如他废除了宪法中“四大”,实际是取缔了言论自由;他在宪法中设立军委主席,其权力等于皇帝不受任何制约,与54宪法中的国家主席领导军队相比,是一个巨大倒退。

beijingzhichu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