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忠走了, 阮成发悬了!|博闻社

6.jpg

李鸿忠在湖北主政九年,阮成发被举报的问题不但没有处理,相反阮还获得重用,成为华中重镇武汉的市委书记。这其间,李鸿忠如果不是故意庇护,就是涉嫌失职。

2016-11-24

2016年9月13日,中共中央一道调令,把湖北省省委书记李鸿忠调到天津,接替落马的黄兴国,出任天津市市委书记。1988年从首都北京一下子空降几千公里外的广东惠州,当一个县处级的惠州副市长,在地方磨砺28年后,李鸿忠终于回到了朝廷的禁门附近。

李鸿忠如愿以偿,但是,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其中对李鸿忠离开湖北“依依不舍”者,可能就有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

今年7月博闻社曾经披露,7月初武汉一场大水灾,不但让这个华中重镇一千多万人民蒙受损失,更曝光了投资逾百亿的武汉防汛工程居然是“豆腐渣工程”,而其中的责任首当其冲就是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

博闻社还披露,阮成发因为被举报在这逾百亿工程投资中,涉嫌贪污受贿等问题,被中纪委立案调查。尽管中纪委没有对阮书记采取限制措施,阮书记又通过自己辖下的媒体,对外“辟谣”斥责境外媒体“造谣生事”,并现身说法以证“自由”,但是不能否定他被调查的事实。

博闻社随后又披露,阮成发书记之所以“过关”,是因为得到了李鸿忠书记的“恩惠”,在中纪委那里为他开脱,说了好话。

来自湖北知情者的消息指,阮成法在武汉使用百亿抗洪经费中,大量参与利益输送,自己涉嫌买官卖官,已经被大规模举报,中纪委已经立案调查。但阮早年最早靠俞振声在武汉提拔后,后来一直是靠李鸿忠罩着他。

其实,消息人士指,湖北也有多人举报,阮成发与湖北省委书记的李鸿忠有利益关系,这个关系既有经济的,也有政治的。至少有一点,李鸿忠在湖北主政九年,阮成发被举报的问题不但没有处理,相反阮还获得重用,成为华中重镇武汉的市委书记。这其间,李鸿忠如果不是故意庇护,就是涉嫌失职。

所以,李鸿忠这个保护伞一旦失去,阮成发书记能否继续稳坐钓鱼台,也许只有他自己可以明白了。

关于李鸿忠这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准委员”,知情者也有一些内幕向博闻社透露。人所周知,李鸿忠大学毕业分到辽宁沈阳市,就踫上了官运,被其时主政沈阳的李铁映看中,要到身边当秘书。而李铁应的母亲早年曾是邓小平的妻子,后来甩了小邓,嫁给了另一个中共革命家李维汉。

消息人士透露,李铁映在文革以后,是靠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一手平反提拔。但在80年代中习仲勋为胡耀邦遭党内保守势力为难的事,与邓小平闹翻后被靠边站,李铁映马上跟习仲勋“划清界线”。

特别是1989年六四事件后,习仲勋被彻底边缘化,后来远离北京,选择深圳(最先在珠海)定居养老。习老去世后不久,李铁的映秘书李鸿忠主政深圳,也对习家非常冷漠甚至刁难,表现出了非常功利的品德。

消息人士指,李鸿忠这次能够主政天津,一方面是他在十八大以后拼命投靠习近平,向习表忠,特别是他在地方诸侯中带头呼吁,要称呼习为“核心”,为习近平在六中全会成功摘取“核心”这个桂冠立下汗马功劳。

另一方面,李鸿忠在朝中也有人,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政治局常委刘云山,都对李鸿忠有所青睐。消息人士指,张德江为把李鸿忠推到天津市委书记位,两次拉刘云山向习近平推荐,习近平碍于张德江和刘云山的面子,同意由李鸿忠出掌津门。

不过,尽管李鸿忠一条腿已经迈进中央政治局,但以其禀性,是不会管身后那些曾经为他冲锋陷阵的死党今后的生死的。这就是为什么知情者指,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对李鸿忠的离去,会暗中垂泪的原因。

博闻社

Advertisements

六中全会前李鸿忠夺命“裸奔”为入政治局|博闻社

1.png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明天(24日)将在北京开幕,三百多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今天已经全部聚集京西宾馆,准备参加为期四天的会议。由于过去一年中共省部级人事布局已发生诸多变化,本次会议实质上等同一次高层人事大检阅,无论老将还是新丁,都力争在习老板面前有一个最佳表现。特别是有能力问鼎下届政治局者,更要抓紧时机进行自我包装,务求能纳入总书记的“慧眼”。

2016-10-23

其中,刚刚获任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无疑是最为出位的一个。

9月13日,中共宣布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调任天津市委书记,等同宣布李鸿忠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下届中央政治局的大门,不过在如今中共反腐败毫不留面背景下,谁都不敢保证李还有个三长两短,如黄兴国那样,一个闪失就与政治局宝座失之交臂。

故此,李鸿忠甫抵天津,就高高举起“忠诚”这面旗子,在首次天津党政干部大会上,引古论今对习近平大表“绝对忠诚”,甚至愿意不惜以“性命”为代价表现“死忠”。同时他不顾外界侧目和党内非议,又再次把习近平往“核心”这个神坛上推,几乎是喋喋不休地称呼“习近平为核心党中央”,着实地让外界为他的“大胆裸奔”而赞叹。

10月22日,六中全会开幕前夕,李鸿忠又做了一次“裸奔”表演。他在天津市委政法委调研时强调,政法工作要坚持“政治挂帅、政治第一、政治为首”,“要把对党绝对忠诚作为最大的政治,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的手中。”

更为譁众取宠的是,李鸿忠居然称,天津“是北京的东大门,是首都的护城河”,要求政法系统“深刻认识天津之特”,牢记职责使命,层层压实责任,“以特殊的担当和血性,使天津成为保卫首都安全的天堑”。

朗朗乾坤和平年代,天津竟然要成为“保卫首都安全的天堑”!这听起来不但让无数天津维权民众毛孔悚然,也让中国人民对这位冷血党棍有了更清楚的认识。联想到当年在人民大会堂一位官方女记者因为冒犯他,问了一个稍微敏感的问题,被李鸿忠大人一把夺去录音笔,还警告要告诉她的老总,可以想象,这样的政客一旦进入中共权力中枢,对中国人民会是何等危险!

北京政界人士对博闻社指,李鸿忠敢于如此出位,以不惜冒犯人民的方式向上表忠,无非就是要让习近平听到看到,他就是习所希望的那种“牵涉到大是大非问题,牵涉到政治原则问题,决不含糊其辞,更不退避三舍”的人,他就是“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上进行斗争”的领导干部。只有以这种出位方式表现,才有可能博得“圣上”的垂注,才有可能把另外一只脚,也踏入政治局的门槛。

北京政界人士指,习近平在2013年的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曾经怒形于色的说,“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为了党和人民事业,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

北京政界人士指,李鸿忠作为一出道即在中共官场浸润,又是秘书党出身的政客,非常明白大老板习近平所好为何。为了挤进下届中央政治局,他已经是近乎不要任何遮掩,在全党面前拼命冲刺抢线,在大庭广众面前“裸奔”。

“这一点,大家可以比较与李鸿忠同一起跑线的几位政要,包括新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还有江苏省委书记李强等。”北京政界人士指,陈全国与李鸿忠一样,同样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政治局大门,但是陈却极少像李鸿忠这样,争抢表现,“出位裸奔”。

2013年李鸿忠(左一)陪同习近平在湖北考察

北京消息人士对博闻社指,尽管中共宣称六中全会没有人事议题,但是外界一般视十八届六中全会为十九大人事布局和权力再分配的关键会议。消息人士说,“这次可能会有让外界惊喜的内容。”

北京消息人士没有透露更多内幕,但是根据会议要审议两个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判断,外界预测,会上可能会出台党员干部财产申报制度,这一话题在中国政治和知识精英中早已引发激烈争论。

六中全会后,中共在2017年将召开十九大,届时将决定新一届中共最高领导机构政治局常委的人选,那也会显示谁将成为习近平2022年离任时的继承人。相反,如果十九大没有接班人的影子出现,则说明习近平要继续当政的可能性极大。

博闻社

余杰: 中共官场用人”优败劣胜”|世界日报

7.jpg

任用劣质官僚,器重庸人,“优败劣胜”成了中共新王朝的风格。

2016-10-4

历史学者吴思曾发明“潜规则”一词。所谓“潜规则”,指在主流意识形态或正式制度所明文规定的规则之外,人们私下认可的行为约束。中共的人才选拔制度中,充满各种“潜规则”,比如专门提拔有污点的官员,上级使用这类把柄掌握在手的官员,可以如臂使指、收放自如。习近平时代,若干“潜规则”堂而皇之地成为台面上的“明规则”,比如平庸、粗鲁、溜须拍马、察言观色之徒,纷纷青云直上、飞黄腾达。

李鸿忠的步步高升就是如此。当天津代理市委书记、市长黄兴国被中纪委调查后,接替者居然是官声恶劣的湖北省长李鸿忠,而且李鸿忠有可能凭藉直辖市书记的职位进入下一届政治局。

李鸿忠是“鸿忠抢笔”这个现代成语的主人公。2010年,在全国人大的记者会上,《人民日报》旗下《京华时报》一名女记者追问发生在湖北的“邓玉娇刺杀淫官案”(此案后来被导演贾樟柯改编入电影《天注定》中)。李鸿忠恼羞成怒,当场抢夺记者录音笔,身手之敏捷,力道之强横,宛如鲁智深、李逵之流。

此事引发舆论大哗,数百名媒体人士就“录音笔事件”发表致全国人大公开信,要求李鸿忠向新闻界及公众道歉并辞职,同时吁求全国人大主席团和秘书处立即启动对其调查及弹劾程序。公开信说,“李氏表现,辜负民众信托,有损人大威仪,于国,于党,于民,流弊昭然”。公开信呼吁中国新闻界与知识界“同声相应,知耻而后勇,合力声讨李鸿忠事件的恶劣影响”。李鸿忠拒绝道歉,在官方庇护下,此事不了了之。

李鸿忠的劣迹不止这一桩。2015年6月,满载454人的“东方之星”游轮在湖北监利县倾覆,造成442人遇难的惨剧。仅仅12人逃生,其中8人自己游上岸,2人被村民救起。李鸿忠不顾舆论谴责与讽刺,将惨剧当作好事宣扬,下令政府下发文件,对参与救援的99个单位、253人大力表彰。李鸿忠的高升表明,越是在民间臭名昭著的官僚,越是得到习近平的青睐和重用。

另一个优败劣胜的例子,是以中宣部副部长之职空降央视任台长的景俊海。景俊海曾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长。既然在习近平的家乡主管宣传事务,岂能默默无闻?他发誓一定要引起领袖的注意,终南捷径就是策划并推动把习仲勋在陕西的墓园扩建成陵园。2012年,景俊海着手扩建习仲勋陵墓,使之超过古代皇帝陵墓的规模。习仲勋陵墓不但规模较之前扩大数十倍,规格也大大升级,成为“陕西省爱国主义传统教育基地”。

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占地只有习陵的四分之一;孙文的中山陵,则只有习陵的九分之一。习仲勋生前的最高职位是国务院副总理、书记处书记,连政治局常委都没做过。2002年去世后,其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骨灰堂第一室,连墓地都没有。习近平上台后,父以子贵的习仲勋却拥有超过国家元首级别的豪陵,这全是景俊海的一手操办。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和省长不敢轻易逾越规矩,景俊海却能揣摩上意、投其所好,果然大有回报。

习近平对景俊海,是“你办事,我放心”,如此“忠心”当然要提拔到中央,在南书房“行走”。就在2015年习仲勋陵墓竣工之际,景俊海在数十名省级宣传部长中脱颖而出,升任中宣部副部长。当了一年多的中宣部副部长后,景俊海又得到央视台长这个“肥缺中的肥缺”。在“电视为王”的时代,央视是超过《人民日报》、新华社的“第一喉舌”,也是垄断型的超级央企。

此前,周永康安排心腹李东生由公安部副部长转任央视副台长,让李东生帮他牢牢看住央视这个最重要的舆论阵地。周永康不是“一号”首长,只能任命央视的副职。如今,说一不二的习近平让景俊海任央视台长。任用劣质官僚,器重庸人,“优败劣胜”成了中共新王朝的风格。

(作者为旅美独立时评作家)

shijie

杨彼德: 政治投机复兴时代来临|东网

15.jpg

忠高于能,实干不如空谈政治,这是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深刻变迁。

2016-9-30

近日内地微信朋友圈纷纷转发一篇文章,题为《李鸿忠论“忠”》,文章作者显然是把现任天津市委书记、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当成了“忠”的正面典型,但朋友圈则视之为一个政治笑话。一则李鸿忠的“忠”并不为当代中国人的价值观所认可,二则李鸿忠的“忠”只是一种投机行为,并非真的赤胆忠心。

第五代核心重用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的确是因为他近两年一直在表忠心。这不仅是对李鸿忠本人表忠心的奖赏,而且是对第五代用人原则的一次公开宣示。这个原则,就是习近平一直强调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其中核心意识就是承认习近平的第五代核心地位,看齐意识就是听话。

用群众的眼光看,李鸿忠的政治人格很差。他除了抢夺女记者录音笔的丑闻,2013年4月18日还让湖北官方网站搞了个“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十堰站赶火车”的现场直播,画面中李鸿忠以普通乘客身份夹杂在人流中,准备坐火车从十堰返回武汉。背景是当天新华社报道称,3月1日习近平在北京乘坐出租汽车从鼓楼西大街附近,前往钓鱼台大酒店,共行驶8.2公里,用时26分钟,以体察民情。李鸿忠现炒现卖,消息传出当日就有模学样。只可惜中央因为某种原因称新华社报道失实,李鸿忠也命令将直播删除。

但李鸿忠的跟风投机特性,由此可见一斑。社会上有很多人把他当一个笑话来看待,孰料世事如棋,投机分子眼看着成了从龙之士,据猜测明年还有可能更上层楼,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发展前途不可限量。从中我们不难体味到某种价值颠倒,人民知根知底、不满意不答应的人掌握了更大权利,似乎领导就是要跟人民对着干。

这显然是对邓小平以来中共组织人事工作务实传统的一个彻底反叛。邓小平时代反右,但主要是防“左”,在人事安排上摒弃那些只会搞政治斗争、对抓经济一窍不通的干部,而大量重用懂经济、敢改革的人。谁行谁不行,谁上谁下,由GDP数据说话,这样就排除了很多私人感情、利益交换的因素。像胡耀邦,就是敢于纠正“左”的错误,支持发展商品经济,当上了中共名义上的一把手。赵紫阳、万里都是“唯生产力论”者,民间有“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说法,后来两人都进入中共最高决策层。相反,那些极“左”政治的闯将干将,被邓小平分类为“三种人”,遭到永不叙用。现在则倒了个个儿,每日空谈政治的人上位,实干家反而被视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不够,在此轮党内权力洗牌中受到冷落。

第五代之所以敢反邓小平之道而行之,自然缘于他急需稳固自己的党内核心地位。李鸿忠得到提拔,就是因为他在党内最早公开宣布第五代是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具有雄才大略。发现政治新风向后,李鸿忠就再也不谈经济和发展,而言必讲政治、论忠诚。第五代搞“政治挂帅”,还因为他的两个判断:一是中国经济具有很强的韧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二是深化改革的目标是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领导干部越是少插手经济,中国经济越自由,也就发展的更好。

还有一点,就是第五代认为,只要有忠诚可靠的人管控权力,就可以在经济管理上达到由臂使指的效果。前不久第五代将西藏书记陈全国调任为新疆书记,陈上任后宣布组建两套班子,一套保稳定,一套抓发展。这意味着经济工作在党内地位的下降,经济建设已经由中心工作变成政治的一个附庸。

忠高于能,实干不如空谈政治,这是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深刻变迁。它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发展,目前还有待观察。但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第五代重政治,各级干部必定倾向于投机。毛泽东大搞阶级斗争,林彪、康生、“四人帮”就趁势而起、应运而生。现在是李鸿忠言必称“忠”,将来会不会有新时期的林彪、康生、“四人帮”成长起来,我们只好拭目以待。

老徐: 李鸿忠仕途一片光明|东网

2.png

对于李鸿忠未来的仕途,恐怕不仅局限在政治局委员这个层级。
2016-9-18

黄兴国倒下了,李鸿忠上来了。空缺超过了600多天,随着代理市委书记黄兴国的被双规,天津市迎来了一位新的掌门人。9月13日,官媒发布消息,中央决定李鸿忠任天津市委常委、书记。这意味着李鸿忠在明年的19大上,至少会进入中央政治局。

李鸿忠出生于1956年8月,是干秘书出身,曾在辽宁省委和电子工业部,给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铁映当过秘书。1988年32岁时被派到广东惠州挂职副市长,属于中央部委里面比较早到下面任职的一批人。在广东摸爬滚打了近20年,先后担任过惠州市委书记、广东省副省长、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市长、深圳市市委书记。2007年11月任湖北省省长,2010年12月任湖北省委书记。从简历看,李鸿忠的仕途一步一个脚印,非常扎实。44岁时晋升为副省级干部,在深圳干过两年市长、两年书记,并成为16大的候补中委。51岁晋升正省级,在中部大省湖北干了近10年。这次到天津直辖市任职,又使自己的履历近乎完美了。

从李鸿忠被重用,可以看到未来19大人事布局的用人导向,那就是政治上忠诚,同时又有魄力、能干事、有担当。李鸿忠属于那种思想解放、作风硬朗、个性强势的领导干部。2010年在全国两会期间,李鸿忠更是以“夺笔”事件令人大跌眼镜,也难逃网民的嘲弄,让外界领略了其个性的强势,被民间称为“夺笔省长”。那次夺笔事件,也被评为当年的“十大微博事件”。不过,尽管李鸿忠在网路上和民间的名声不太好,但是中共官员不是选举产生,不需要对民众负责,夺笔并不算什么大事,反而会让领导觉得有担当,敢于亮剑。

今年以来,李鸿忠是最早表态支持“核心”提法的省级一把手之一。在天津的就职讲话里,李鸿忠也大谈“要讲政治”,表示要以对党的绝对忠诚,坚决维护党中央作为全党的领导核心,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坚决维护领导核心的绝对权威。市委班子要讲政治,市四套班子要讲政治,全市各级领导干部要讲政治,全市每一名党员都要讲政治,把讲政治落实到严守政治纪律政治规矩上,把增强“四个意识”落实到言与行上,做讲政治的“知行合一”者。

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干过,在中部大省干过,又在直辖市干过,李鸿忠的仕途生涯,与现有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张高丽十分类似,依稀可以看到他们当初晋级的轨迹。在中国的官场,如果想仕途走得更远,必须跟对人,不能站错队。路线正确,后台强硬,再加上有一定能力,仕途一片光明,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因此,对于李鸿忠未来的仕途,恐怕不仅局限在政治局委员这个层级。到中共20大时,届时66岁的李鸿忠,很有可能会更上一层楼。

东网

黄兴国落马李鸿忠上位, 谁是习的人?|美国之音

8.jpg

本星期,天津政坛发生强震,接连发生两个意外。一个意外是政治前途一度看好的天津市长黄兴国毫无预警突然落马,天津官场人人自危,大批官员相继“失踪”,被纪检部门带走审查。另一个意外是中央迅速填补权力真空,空降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担任天津市委书记。说起李鸿忠,外界有关他的最深刻记忆有两个,一是他在2010年两会期间因记者问及邓玉娇案件而抢夺记者录音笔,留下“权力傲慢”的口碑;另外,他也是第一个表态要“维护习近平领导核心”的党内官员。黄兴国落马和李鸿忠上位,与十九大人事布局有何关系?天津成为又一个大面积“官场塌方”的省市,这样的大规模整治是有利还是不利于习近平的统治?

2016-9-17 宁馨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独立评论人士,中国民间学人王康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认为,在腐败、天津大爆炸和政治问题三大因素中,后两大因素的组合,是黄兴国落马的关键。去年天津惊天大爆炸,背后谜底至今没有完全揭开。不能排除其中有暗杀与政变的图谋,黄有可能是这一图谋的参与者。黄与习曾在浙江有一年的工作交集,让外界误以为黄是“习家军”,其实,黄曾与两个江派大员、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和张高丽共事更久,先后在张德江直接领导下工作四年,在张高丽直接领导下工作五年。李鸿忠接任天津市委书记,明年进入政治局几乎已成定局。此人口碑不佳,但善于揣摩上意,媚上傲下,习家军人马不够,习当然要收编像李鸿忠这样在政治上紧跟自己的人。习近平布局十九大,重构权力,有一个清晰的路线图,先地方后中央。地方上,从内地省份大员到边疆大吏,再到直辖市,全盘换马,目标只有一个,全部换上自己的人或忠于自己的人。继天津之后,上海的变迁即将开始,突然让习家军人物应勇出任副市长,应该是取代现任市长、江派马仔杨雄的第一步。

杨建利认为,按照中共惯例,天津市委书记自然成为政治局委员而步入党和国家领导人系列。所以围绕着这个位子,必有大战。为什么去年天津港大爆炸发生后,黄兴国没有被撤职或调离,几乎所有观察家媒体都因此断定黄兴国是“之江新军”的核心人物,属国王的人马,而今黄兴国忽然被整肃,人们不顾逻辑上的鸿沟齐声说:黄兴国其实不是习近平的人呢?我认为这些分析都太肤浅和落入俗套。从某种意义上讲,除了当时为习近平的接班制造了障碍试图分权和夺权的人以及隔代为他指定的太子以外,应该都是习近平的人,黄兴国更是国王比较内圈的人,而正因为此,才发生了“爆炸不走人,现在走人”的事情。

杨建利说,当习近平用反腐的手段把政敌清除的差不多而只剩下自己人的时候,随即发生的事就是自己团伙的内讧,这是政治斗争的本质,此次整黄升李,习只不过是用反腐的方式解决了自己人马内部的火拼而已。天津港爆炸案后,即使是自己人,把黄兴国扶正进而进入政治局也不方便做,因为实在难以服众,但是没有撤职和处分就已经表明对自己人的保护了。当习决定以另外一个自己人替代黄兴国任天津市委书记进而进政治局时,受到了黄兴国的抵制。爆炸案刚过就传出遥遥领先的预言:李鸿忠将任天津市委书记,但是一年多李鸿忠不能走马上任。今年初竟先向习核心表忠心的就是李鸿忠和黄兴国两位,两人当时较劲竞争上位。黄兴国之所以敢于抵制恰恰因为他是国王的人马的缘故(像彭德怀敢批评毛,他误认为可以批评得起),但是,黄兴国的“不懂事”严重影响习的19大布局,国王最终翻脸了。该案例说明,中共统治集团将会继续内斗不止,习近平一会用反腐清除政敌,一会用反腐解决自己团伙的内斗,骑虎难下,强化集权,最后制造出国王和国王的人马比以往更耸人听闻的腐败和滥权。

王康认为,黄兴国被罢,贪污腐败以及派系山头所属,都非主因。2015年夏“天津大爆炸”,是中国的小型切尔诺贝利事件,总需有人承担罪责。秋後算账是中国专制统治“秋决”的传统,也是中共权争的故伎。新上任的李鸿忠别无长才,惟对民蛮横,对主忠顺。天津曾是中国洋务运动和多种现代文明开先河之地,1858年《天津条约》签订后,天津设立了九国租界,成为洋务运动的重镇。中国近代的铁路、政法、电灯、电话、司法教育等都是从天津开始的。但1949年後沦为北京后花园就黯淡了,是“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的典型。

王康说,此事再次显示了习近平模仿毛泽东的行事风格。毛泽东的统治方式就是让人人自危,不停地发动政治斗争。这种整肃官吏的方式,更早可以追溯到斯大林。这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威震天下,造成人人自危,他可以火中取栗;用得不好就会危及己身。但习近平和毛泽东的个人迷信程度是天壤之别,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当年所有人都站到了毛泽东个人统治的对立面,成为反对派,习近平也无法避免。

程晓农认为,从现在媒体披露的资讯来看,黄兴国落马的主要原因不是自己的腐败,而是袒护天津官场腐败。黄兴国在任内曾把公共工程安排给亲属所经营的公司去赚钱,这个问题前年就被查出来了,但两年内高层并没撤他的职;现任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在深圳任内就做过一模一样的事,反而被一再提升。黄兴国的问题在于,天津的官场腐败透顶,而他却一直与这些腐败官员蝇营狗苟,设法袒护,这种做法终于触怒了高层,于是以个人腐败为由把他抓了。整治天津的另一个原因是,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大北京计划”遭到了天津的软抵制。天津从李瑞环时代开始就一直是独立王国,坚持自己的一盘棋(即说“天津”话)。因此抓了黄兴国,换上专讲“北京”话的李鸿忠。黄兴国与习近平在浙江省委共事过,多年前就认识,但黄兴国近几年政治上不能雷厉风行地紧跟,结果垮台了;李鸿忠与习近平并无共事经历,但现在政治上用紧跟姿态表现“忠诚度”,于是获得信任和提拔。

程晓农说,在江、胡时代的集体领导模式下,省部级官员纷纷在高层找靠山,有了靠山,腐败就可能不是大问题,只要抓政绩、按年龄熬资格,便可望升官。自从中共的领导模式再度变成个人威权模式后,官龄、年龄都不顶用了,“政治上紧跟”,重新成为能否保住乌纱帽的主要标尺。对天津官场的清理,反映出高层应对目前官场暮气沉沉、惰性十足风气的态度,谁要是软泡硬磨不顺从,就揪住尾巴摘“顶子”。官场中人,谁都有腐败尾巴,他们对反腐不满,无非是害怕被查被抓。天津官场变动给出的信号是,“官场有新规,为官需牢记,紧跟即自保,‘忠诚’才有戏”。象李鸿忠那样在政治上紧跟的,升迁有望;象黄兴国那样窝囊无能,则随时可能吃牢饭。对此,官场自然有气,但是,乌纱帽捏在上层手里,不高兴也得做出高兴的样子来;否则,丢了乌纱帽,更得吃牢饭。

美国之音

高新: 习近平厚爱李鸿忠的N个理由|自由亚洲

8.jpg

李鸿忠的“公众形象”极差是非官方的,或者说老百姓的看法,更是海外舆论界的看法,而海外舆论界因为李鸿忠的“夺笔事件”对他的万炮齐轰,恰恰是习近平所信奉的“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凡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在习近平眼里,凡是“政治上强”的干部,都会受到外部媒体的“打击和讽刺”。

2016-9-15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大肚能容,李源潮平安降落?》中已经介绍过了,中共政权在其宪法里规定了国务院和全国人大的领导人都只能连任两届,而中共党章里则对党的中央领导人的任期没有明文规定。但因为党的总书记只能连任两届已经被“规范化”,所以依此类推,无论是政治局常委还是政治局委员,也都是只能连任两届。两届之后,即有所谓“不进则退”的说法。意思是,如果某人已经连任了两届政治局委员的前提下没有晋升政治局常委,那就只能出局,如果仍属”年富力强“,也就是在换届之年还没有年满六十八岁的话,因为中央领导人换届时的年龄规则是“七上八下”,那就只能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去担任一届副职了。而如今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除了因为年龄原因在十九大上“到点下车”者和习近平和李克强两名常委,只有汪洋和李源潮是连任了十七届和十八届政治局委员,所以他们两人在明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都是“不进则退”,不入“常”就出“局”。

种种迹象显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如果维持七人制的话,汪洋也还是前途远大,有可能接替张高丽,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出任一届常务副总理。而李源潮即使不象外界所传那样是习近平的眼中钉,肉中刺,习近平大肚能容,也只能容许他李源潮平安降落,如同当年的李铁映一样“不进则退”,到全国人大当一届副委员长之后再告老还乡。

不久前,包括中共在美和驻港媒体都争相报道了所谓李源潮借谈互联网为自己“辟谣”消息,说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近日在出席中国侨联九届二次全委会时,专门谈到互联网信息治理环境问题,并感慨称自己也是网传谣言的受害者。

中共驻美媒体报道说:李源潮的原话是:“境外网站谣言不少,海外不明真相的人,有不少人会相信。”而所谓“感慨自己也是网传谣言的受害者”这句话,笔者在网上翻来找去,根本就没有一家媒体敢说这是李源潮的原话。

却原来,前面引述的李源潮的原话,当然可以理解为是他自己也是“网传谣言的受害者”的有感而发,但他李源潮是万不可能在公开场合直接为自己“辟谣”。

而且无论是李源潮还是其他任何一个在位的中共高官,谁胆感在公开讲话中主动为自己“辟谣”,那就是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的表现,政治上必死无疑。

接下来要分析的是,目前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除了李源潮因为已经连任了十七和十八两届,十九大上“不进则退”,也还有十一名因为年龄原因不可能在十九大上继续留任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也就是说,在诸如韩正、孙春兰、张春贤、刘奇葆这样的在十九大上即使不能晋升政治局常委,但也还会继任一届政治局委员的前提下,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里至少也还是会有十数名新面孔。

而这十几个新任政治局委员的具体人选应该说还没有全部落实到位,但至少有三位现任和新任“封疆大吏”已经是铁定入局。此三人是:现任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新任新疆区委书记陈全国,刚刚升任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

笔者刚刚从网上读到一篇署名杨光的文章。文中说: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宣布“中央决定”,李鸿忠接掌天津。陈希给出的理由是:“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干部交流精神,以及天津市领导班子建设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而2014年底,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宣布黄兴国代理孙春兰卸任的天津市委书记一职时,也是这么说的,措辞一模一样、只是那一次,赵乐际还代表中央表扬了黄兴国:“黄兴国同志政治立场坚定,思想解放,视野开阔,组织领导能力强,中央认为黄兴国同志代理天津市委书记职务是合适的。”黄兴国也当场作了自我表扬:“自觉遵守廉政准则,始终坚持廉洁自律,正确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严格管好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不谋任何私利,不搞任何特权。”现在读起来,这些话都成了笑话。谁也说不清楚,李鸿忠会不会成为天津官场的下一个笑话。看起来,李鸿忠比黄兴国更让人不放心。李鸿忠的为官特点,一是公共形象极差,2010年两会期间,李于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抢夺记者的录音笔,曾引发国内外媒体人的公愤;二是官风极差,此人秘书出身(仕途起点为李铁映秘书),身上带有“秘书帮”所有的天然缺陷,比如好做秀,好溜须拍马。习近平庆丰吃包子、街头打的士之后,李鸿忠也曾到农家包饺子、排队挤公车,以此向习看齐。今年年初,近半数诸侯向“习核心”表忠,李鸿忠紧随黄兴国,表态速度位列前三甲,争当“政治上的明白人”。不知道这些做秀、溜须与李鸿忠此番升迁有无关系,有多大的关系。

这位作者有所不知的是,李鸿忠的“公众形象”极差是非官方的,或者说老百姓的看法,更是海外舆论界的看法,而海外舆论界因为李鸿忠的“夺笔事件”对他的万炮齐轰,恰恰是习近平所信奉的“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凡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在习近平眼里,凡是“政治上强”的干部,都会受到外部媒体的“打击和讽刺”

人们也许还会记得三年前习近平有一个“818内部讲话”,其中一段内容是:对敢于碰硬、敢于批评、做得正确的同志,党委首先要支持,而且要公开支持。不要认为这些同志给自己惹了麻烦,这样想是不对的。对这些同志要表扬,符合条件的要提拔重用。我们讲立场坚定、保持一致,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在宣传思想领域,我们不搞无谓争论,但牵涉到大是大非问题,牵涉到政治原则问题,也决不能含糊其辞,更不能退避三舍。“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不行的!领导干部要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上进行斗争。我曾经说过,领导干部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干部对大是大非问题绕着走,态度暧昧,独善其身,怕丢分,怕人家说自己不开明。这是万万要不得的!这是什么羽毛?这是什么形象?故作开明姿态嘛!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为了党和人民事业,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当时給笔者传来这篇讲话全文的内地朋友说,如今被海外舆论骂得最狠的李鸿忠在习近平那里肯定被大为看好,十九大入“局”十有八九。现如今,果不其然!

除了“夺笔事件”,李鸿忠在政治上最“知名”的作为就是和当时的天津市委代书记黄兴国同时喊出了拥戴“习核心”的口号。而李鸿忠比黄兴国向习近平献媚的更多的举动除了在宣传口号上把“政治上强”升华为“政治上硬”,令习近平龙颜大悦而外,更多“向习总书记看齐”的具体行动也令习近平怀有一种再不提拔李鸿忠都不好意思的强烈感觉。

今年四月,湖北省官媒体发布一则消息:“这个地方,习近平去过,李鸿忠也去过”。

消息中说:这个地方就是河南兰考,习近平主席曾经五年三次到访兰考,今年4月29日,李鸿忠书记和王国生省长也去了。全省103名县(市、区)委书记,除了12人因公务请假外,其余91人,集中乘高铁、转汽车,赴河南兰考。这也让湖北成为全国除了河南省外,首个组织全省县市区委书记来兰考学习的省份。

习近平当上总书记后,凡是要表现他本人是如何“不信邪”的时候,好说一句他当知青时学的农民语:“听拉拉咕叫还不种庄稼了?”据说李鸿忠某天半夜在武汉陪同习近平叩拜毛泽东武汉行宫时,习近平和他聊起各自的知青往事,又说了一次“听拉拉咕叫还不种庄稼了?”,以此鼓励李鸿忠不要畏惧海外媒体对他的“群起而攻之”。

和习近平一样,李鸿忠不但也是知青出身,而且也是当知青时就成了“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模范,不但在农村入了党,而且还担任了大队民兵连长、治保主任、团总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虽然日后的李鸿忠是恢复高考后进的大学,但李鸿忠告诉习近平自己也曾经推荐为工农兵学员,但因为大队工作离不开,所以未能前往。如此一来,就更被习近平视为政治体己了。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