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VS习近平: 仅仅是热身赛?|法广

%e7%83%ad%e8%ba%ab%e8%b5%9b_meitu_2_meitu_1

特朗普周三提名对华观点十分强硬的经济学者纳瓦罗担任贸委会主任,给本已紧张的中美关系蒙上一层更加不确定的色彩。再过四周,特朗普入主白宫。从他的重要人事任命到针对台湾的讲话,都似乎朝着严重不利于中美关系的方向发展。特朗普崇尚不可预知性,因此,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难以预知。但是,现在有些分析认为,那种总在宣称中美关系斗而不破的预言显得越来越缺乏逻辑基础。

2016-12-22 安德烈

中美贸易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特朗普特意新设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并提名纳瓦罗担任贸委会主任,用意深刻。纳瓦罗不仅仅主张对中国贸易政策采取强硬路线,并且曾经主张华盛顿应停止提及“一个中国”政策。

特朗普竞选期间,纳瓦罗担任顾问,他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尔湾分校的经济学教授。曾经写过一本叫做『致命中国』的著作,并拍成纪录片。他在该书开宗明义:“世界上人口最多、很快要成为第一大经济体的中国,正迅速变成地区最有效率的刺客,不择手段的中国企业家正以致命产品淹没全球市场。中国有悖常理的资本主义形式,结合非法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武器,一个接一个夺走美国人的产业”。他在书中揭露北京力图成为亚洲地区的经济和军事霸主的欲望。

台湾,南海,一个中国原则,对外经贸,都被中国视为其“重大核心利益”,特朗普现在全力在中国的“核心利益”上敲打:与台湾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破例通话,一举打破了中美之间几十年的默契;宣布如果中国不在包括商贸等一系列问题上向美国让步,他将不受“一个中国原则”束缚,让北京不知所措。现在,特朗普又任命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贸易路线的纳瓦罗担当贸委会主任,可谓再一次对准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完全符合特朗普竞选时谴责中国廉价出口导致美国劳工大量失业、他上任后要课以重税反击的思维逻辑。台湾,中国对外贸易,可谓习近平政权的两大政经战略支柱,特朗普就发起专攻,不能由此断定特朗普老谋深算,也绝非没有远谋。

中国方面已经严重地关切到特朗普的言行,在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甚至对“一个中国原则”发出异声之后,中方尚能自持,希望淡化。当特朗普提议纳瓦罗担任贸委会主任,中方显然感觉问题越来越严重。只是特朗普尚未上任,中方仍在采取“听其言,观其行”的谨慎态度,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警告说,中美两大国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合作是唯一的正确选择”。但是,同日出版的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刊载的外交部长王毅的一段讲话,引起外界注意。王毅承认,中美关系将面临“新的复杂和不确定因素”。双方只有相互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才有可能实现互利双赢。王毅的警告显得比较严重:“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大势,也是中美关系发展的正确方向”。这句话被法新社新闻稿概括为“一个人不可能阻挡中美关系”。这个人,当然是指特朗普。

在特朗普就台湾和南中国海发表意见之后,中方并不甘示弱。采取了两个引入注目的行动,其一,在南中国海拦截美国水下潜航器;其二,与圣普建立外交关系,向台湾发出警告。台湾民进党出身的前副总统吕秀莲由此认为,外交逆流已经启动,大家最好做好准备。吕秀莲认为九二共识该走入历史,建议蔡英文主动要求北京一起来创造2017民共新共识。

经贸政策这一招,是很强硬的一招,在中国经济增长持续走低,国内社会问题日趋凸显的关键时刻,任何一项重大的美国对华经济政策走向产生的影响都难以估量,当然,特朗普若对中国采取强硬的经济对策,反过来对美国也会产生极不利的影响。

特朗普还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现在又有消息传出,特朗普可能任命陆战队上尉出身的前『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博明(Matt Pottinger)担任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人选。博明1998至2001担任路透社驻北京记者,他曾对美国媒体表示,七年采访中国的经验,才让他感受他美国所享有的自由是多么稀有。博明曾因报道中国的贪腐问题遭北京逮捕。他回忆说:“我那时被一群中国警察包围,就站在厕所里,看着我的采访笔记一页页被撕碎,冲进马桶”。此一人选正在华盛顿政界盛传,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被华府外交专业媒体『尼尔森报道』报道的消息如属实,意义不一般,博明肯定不会被北京认为是一名“友好人士”。

特朗普尚未上任,中美大对抗隐然成型。

法广

Advertisements

林傲霜: 敢碰霸权真铁汉, 不遭人恨是庸才——为川普的胆识点赞|议报

%e6%95%a2%e7%a2%b0%e9%9c%b8%e6%9d%83%e7%9c%9f%e9%93%81%e6%b1%89-%e4%b8%8d%e9%81%ad%e4%ba%ba%e6%81%a8%e6%98%af%e5%ba%b8%e6%89%8d%e4%b8%ba%e5%b7%9d%e6%99%ae%e7%9a%84%e8%83%86%e8%af%86%e7%82%b9%e8%b5%9e

美国建立的国际秩序不会终结,只是有所调整而已。因此人们完全可以有理由相信,川普总统履新上任后会不负众望,会使美国更加强大。能更有力地阻止专制霸权继续祸害世界的步伐!

2016-12-10

2016年唐纳德·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正当各国政要,媒体精英纷纷大感意外之际,一时间却乐坏了北京的高层和他们的专家学者,御用文人之流。简直是一派喜出望外,奔走相告的样儿。之所以如此,在他们看来第一、川普很可能是个“孤立主义” 者,用中国民间俗话就叫“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如此一来,川普大概就不会来“干涉” 中共大肆侵犯民众人权之类所谓的“內政” 问题。不仅使党国耳根清净了许多。更有利于“我党” 维稳。第二、川普宣称他上台后立马退出TPP, 这对中共也大大有利. 中共更好通过它的“一帯一路” 等布局及手段以控制亚太诸小国经济入手, 然后由经而政, 再寻找代理人控制其政府。于是菲律宾, 越南, 均会望风归顺, 臣服共产天朝。而新、马、柬、老等小国更不在话下,最后独霸南海, 称霸亚太。赶走美囯,收拾日本、韩国,吞并台湾。这就是人家“梦”中下的一盘“大棋”。

尤其实现了民主宪政的台湾,更是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大陆维护-党独裁专制最大的反面“坏榜样”, 必欲除之而后快。特别是2016年民进党全面执政以后,蔡英文根本不像国民党马英九那样,对北京一味温良恭顺,俯首听话。这位“鉄娘子” 处处以台湾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为先, 坚持台湾的主权,民主与人权, 不承认中共片面曲解,砍掉“各表” 只剩“一中”的所谓“九二共识”。从而使北京原先打算的以收买国民党高层为手段,用“温水煮青蛙” 的方法, 让台湾逐步由“兰” 变“红”, 直到“港澳化” 的企望彻底破灭。而中共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便一直高叫要武力“解放台湾”。 之所以一直不敢付诸实行。就因为受到美国的震慑,它才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听说川普要只顾美国,不管别处的事了,这豈不是“吃”掉台湾的天赐良机?于是有的人兴高采烈地大叫美国将拋弃台湾,“祖国统一” 的大好时机已到。用网络语言来说就叫“普大喜奔” 了。所以当时人家即使兴奋得“夜不能寐,浮想联翩”,恐怕都在情理之中。

然而如意算盘往往不是由独裁者一人来拨动。川普还未正式上任,但近来的事态已让北京方面感到这位新总统决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更不是个好任意捏的“软柿子”。众所周知,美国共和党的传统,向来是憎恶共产政权和对台湾亲善的。从里根到布什都是如此。而此次从川普选用的智囊团核心幕僚和即将担负重任的官员来看,一个奧巴马式的“左派” 人物也没有。可以说是清一色的反共产极权的鹰派大将。例如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前共和党主席蒲博思(已被任命白宫幕僚长)以及未来担任国务卿人选呼声很高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等。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对共产极权专制十分反感,而对民主体制的台湾则持友好同情的态度。

正当北京疑慮重重之际12月2日在台北的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拔通了即将履新的美国总统川普的热线电话。通话时间虽不长只有10分鈡,但气氛热烈友好。详细内容虽未对外公开。但用一石激起千层浪,可谓恰到好处。此事件对台北当然如同是一股和暖的春风,对北京则无异于台风来袭。因为这是自1979年中共与美国建交后,三十七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因而这次通话是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突破,只可惜这一步走了近30年。事后中共官方极力故作鎮静,力图将此事的意义贬低。一贯蛮横不讲理的中共外长王毅,可能还未得到高层授意。因而不敢对川普出言不逊,于是只好向蔡英文撒野“开火”。 骂此事件是什么“台湾搞的小动作”。 下面的御用文人立即将此事件污名为“电话门”。

所谓“门” 者,丑闻也,然而此事“丑” 在何处?若硬说此事“丑”, 那么请问王毅先生:贵党最高领导“核心”习总书记也主动给川普打去了电话,川普当然也接听了,这又该叫什么“门” 呢?至于王外长说台湾总统蔡英文打电话向川普表示祝贺是“小动作”, 那么习总打电话去,莫非就是“大动作” 不成?天下断无此歪理。更有趣的是,中共官媒一向在报导中共领导人与外国领导人通电话时,几乎都要加上“应约”二字。那意思无非是,我天朝万事不求人,都是人家有求于中共要来找我们。“我” 才应约与之通话。而唯独此次中共官媒在报导习总与川普通话时,没有了“应约”二字。而且11月11日,川普在专访中公开说,世界很多领导人都打电话给他,只有习近平除外。直到川普当选6天之后,习近平才和川普通上电话。伹与此同时川普又特意向媒体发放消息:说这次电话是习近平“主动”打给川普的。可谓“将”了中共一“军”,以致大陆官媒的相关报导罕见的不提谁拨电话一事了。这一切都说明,川普还没有上任,就给了中共一个“下马威”。 不过此事也说明作为大陆最高领导人的习总,你都忙着向川普打电话,那么台湾最高领导人蔡总统又何嘗不可打电话?豈非“只许州官放火”乎?

当然北京方面也许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你川普接受蔡英文祝贺的电话未经北京当局同意所从引起中共不滿。而且川普更毫不含糊、实话实说,称蔡英文为台湾总统。对此,川普也给予了明确坚定的回答。12月4日他在推特中发文声称,中国贬值人民币让美国企业竞争力变弱、对美国产品增收重税,在南海建軍事设施,问过美国是否同意吗?如此針锋相对有理有据的強硬回应,若換成奥巴马或英国的卡梅伦他们敢这样一針见血,实话实说吗?但川普说了,地没动,山没揺,北京当局却傻了眼。更使人们再次看到了当年里根总统在柏林墙边对苏共领导人強硬有力的风釆!近年来看惯了奥巴马、克林顿这些“左派”庸才在北京的支票、订単腐蚀下一副“软态” 可掬,绥靖讨好的样儿。川普如此錚錚鉄汉的形象,真令人耳目一新。

而就在刚过去的12月8日晚,在爱奥华德梅因的一次集会上川普明确指出:“美国需要改进与中国的关系”。但他同时更指出:“中国造成了美国近一半的贸易逆差。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他们过去没有遵守规则,现在开始他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大家都要遵守规则”。川普同时更毫不留情地指出: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向美国公司不公平地征税, 没有帮助遏制朝鲜,任意降低货币币值以及倾销产品。

川普指出的这些事,早已积弊多年,人所共知。例如中囯大陆不是市场经济,而是权力资本经济,中共不遵守世贸规则,向外国公司不公平地征税,而发达国家则大受其倾銷之害,中共袒护北韩,威胁人类与世界和平,妄图称霸亚太。如此等等。过去几年奥巴马、卡梅伦之流却熟视无睹,忍气吞声。一味绥靖退让,怕得罪中共。于是独裁专制霸权越来越猖狂,就像“文革”十年浩劫中流行语所说的那样,是“好人受气,坏人神气”, 实在叫人看不下去。现在美国广大草根民众终于推出了个不信邪、敢“摸老虎屁股”的川普。川普的横空出世,是时代的召喚。当然会引来独裁专制当局的恐惧与仇恨。而西方某些愚蠢、幼稚的“左派” 也会跟着起哄。骂川普“无经验”, 是“外行” ,“鲁莽行事”等等。 相信錚錚铁骨的川普不会理会这些杂音的干扰。而现在的诸多事态已表明,川普决不是“孤立主義” 者,更不会退出亚太地区。美國建立的國際秩序不會終結,只是有所調整而已。因此人们完全可以有理由相信,川普总统履新上任后会不负众望,会使美国更加強大。能更有力地阻止专制霸权继续禍害世界的步伐!

2016年12月10日完稿

yingbao

刘晓东: 川普大叔越来越靠谱

%e5%b7%9d%e6%99%ae%e5%a4%a7%e5%8f%94%e8%b6%8a%e6%9d%a5%e8%b6%8a%e9%9d%a0%e8%b0%b1_%e5%89%af%e6%9c%ac

川普大叔越来越靠谱,他还没上任就连连出击,在不到一个月的日子里就作出了奥巴马八年都没做到的事情。奥巴马除了搞乱中东稳定,搞乱美国医疗保险,做了什么好事?这两天,住在我家的一位极其聪明的美国大学的教授朋友与我聊天说到,这八年,奥巴马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她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来。可川普当选后不到一个月,除了应做的组织内阁、任命要员外,他还马不停蹄地连连甩出震动世界的大手笔。

2016-12-5 来源: 网络

12月2日,川普安排了与台湾总统蔡英文的电话。

12月3日川普发表讲话说,美中不公平贸易关系造成一万八千家美国企业破产,数百万美国人失业。他入主白宫后,这一切不公平现象将被制止和改变。他将履行诺言,对中国采取果断措施。川普同时号召美国民众“购买美国制造”,“将美国货放在生活的第一位”。“如果WTO袒护这些伤害美国经济的国家(指中国),美国将退出WTO。”“美国不会因为此行动所造成对他国(指中国)的经济伤害而负责,因为这个国家(指中国)已经伤害了美国经济和美国民众的根本利益。”同时,川普还就移民政策宣布,“把所有不认同美国价值,可能威胁、憎恨美国的人拒之门外。”川普还请美国国民做好准备,“美国政策将发生巨变”,“系好安全带”,“这些巨变的规模和速度甚至连支持我们的人都想不到。”

在川普连连炮轰中国操纵货币,指责中国在南海炫耀武力后,昨天人民币贬值7.6%,川普又在昨晚(12月4日晚间)再连发两推,炮轰中国货币贬值和中国对美国产品征收重税,他说:“中国让货币贬值,以致美国公司难以与中国产品竞争。中国对美国进口的商品征收重税,而美国却没有向他们征税。“还有,中国在南中国海中央建造大规模军事设施的时候,中国是否问过我们美国,这是否合适?我不这么认为!”

川普还解释,他要退出TPP,是因为TPP对中国的约束力度不够,他希望单独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高关税。另外,有参加“川普战略午餐会”的人士透露,川普在午餐会说,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分歧根本不可能调和,再争论多少年也没有意义。由此可见,川普大叔一心干正事,无意瞎嚼情,是精明干练的企业家性格。他在“川普战略午餐会”上还说,他不会像前几任总统那样与中国去争那些“愚蠢的问题”。他说:“我认为,与中国发生战争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将意味着种族灭绝式大屠杀。作为总统和三军总司令,我会使美军处于世界绝对优势。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与中国或俄国发生战争。用中国人自己的说法,最好的策略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最根本的只能是经济和价值观念。这完全不需要用什么虚伪的外交辞令,我们可以放在桌面上公开地谈。” 他在午餐会上还说:“我与国会达成的减税方案在我入主白宫后会全面尽快实施。这是我们重振美国经济的关键。我的方案将使美国从根本上减少税赋,增加投资和企业活力一至二倍。要明白,只有美国企业和人民才是美国强大的基础,必须把钱还给企业和人民。美国政府必须缩减,国家的强大并不是政府的强大。我的政府将在第一个任期内使美国经济和国力增加8%。中国企业的综合税赋大约是美国企业的一倍多,他们的政府本身要消耗大量纳税人的钱,他们的企业怎么可能有竞争力?中国政府为了国际竞争,会给出口企业补贴一部分钱,这是不公平的,也是违反国际贸易法的,我会制止这一现象。”他还说:“美国中产阶级在我的税务政策下的综合税赋,包括收入所得税和消费税,将低于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你们知道中国中产阶级家庭的税赋有多高吗?他们的税赋甚至超过了所有发达福利国家!而且,他们还享受不到应得的福利和权利。他们的民众和精英阶层自己也根本不相信中国的现行制度。我相信,中国人民自己会明白,不需要我们去说教。他们的领导人是怎么想的,我不完全知道。但我确切地知道,他们的孩子在我们这学习和工作。中国人会越来越多地认识到美国,这必须是和平的方式。想用先进武器手段达到这个目的的人不是魔鬼就是极端愚蠢。我的政策不是关闭政策。可美国过去的政策造成了太多的问题。你家里搞得乱七八糟,难道不需要整理一下内务?加拿大的福利超过美国,但在我的政策下,加拿大的企业和资本会更愿意在美国经营,这就是我们的竞争能力。我坚信美国价值观的伟大,我将领导世界再次证明这一事实。” 这次午餐会,川普严肃地再次重申他的竞选誓言,说明他是真实的人认真的人,不是奥巴马那样的耍嘴皮子的演员政客。

另外,在川普的重炮轰击下,美国国会于昨天(12月4日)以375票比34票的压倒性优势投票通过了对台湾军事合作议案。

最令人感动的是,川普胜选后就立即行动,劝阻凯力空调公司(carrier)不要搬家到墨西哥。11月30日,川普和凯力公司共同宣布好消息,凯力公司取消搬家决定,原来准备裁员1100人的计划也取消。12月1日,川普和候任副总统麦克彭斯一起专程飞到凯力公司总部(Indianapolis IN),感谢该公司的决定。这一取消决定挽救了1100个家庭!凯力公司决定搬家的消息是在2016年2月发出的,当时川普就向媒体表示,他当选后要说服凯力留在美国,当时奥巴马(外号08总统)还讥笑川普。如今事实证明,川普果不食言。

昨天深夜(12月4日),不知疲倦的川普大叔一根筋地又连发三推,称美国将大幅下调企业税、放松监管。而移往它国的美企将面临35%的进口关税,这些离开美国的公司别想不受惩罚就把产品卖回美国!川普为了逼迫这些公司回归美国,除了减税,他还要取消最低工资,还要取消政府曾经强制的所有公司福利。心里存不住事儿的川普利用推特对海外美企推出回归浪。川普越推越激动,又发出热爱美国的一推,要把美国国旗颜色改成全金色,只有这样人们才知道我们在美国这里怎样行动。他说:“Changing the color of the American flag to all gold so people know how we do it over here in the States.”马上有一美白男跟推讽刺他道,何不再加一个万字符号(Why not add a swastika)。从这点,我们可以看到川普接地气非政客的童心一面,也可以看到美国百姓与总统平起平坐的互动一面。

川普大叔每日数推强力推行他的思想,地气都接到中国人民那里,中国的维信群疯传川普大叔的推,既及时又普及。川普12月3日推道:“你们作为统治阶级,若像对待世界各国人民那样对待本国人民,才有资格与美国比肩,全世界都害怕你们像对待本国人民那样对待世界人民。所以,你们没办法成为世界领导,没资格成为世界领导。你们,从来就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请你们不要高估自己,你们想与美国作对,不配!” 川普的推实实在在地说出了中国百姓的心里话,为实现中国民主添砖加瓦。

数叶知秋,川普上任前的一系列行动鲜明地表现了川普的务实和实干。我相信,川普说的“美国政策将发生巨变”,“这些巨变的规模和速度甚至连支持我们的人都想不到”,绝非空话。

2016年12月5日于芝加哥

 

川普要北京必须“守规矩”|博谈网

3-5.jpg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近期展开谢票之旅,12月8日在爱荷华州第三场公开谢票大会上,他强调,北京必须守规矩。

2016-12-10 苏智敏

守规矩

日前在推特上对人民币贬值、南海扩建军事设施等问题上直批中共政府的川普,这次在公开场合批评中国在贸易上不守规则。

星期四晚上,在爱荷华德梅因的这次集会上,这位老练的企业家、将主导美国未来四年的总统当选人发表强硬讲话,称中国“不按规则玩”:“中国造成了美国近一半的贸易逆差。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他们过去没有遵守规则,现在开始他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大家都要遵守规则。”

川普还盘点了中国的一贯做法,如盗窃大量知识产权,向美国公司不公平地征税、操控货币贬值、倾销产品等。川普还批评北京对北韩核武议题没尽到责任。

不过,即使对北京连翻指责,他仍不忘幽默的表示:“要不是这样的话,他们(中国)是很棒的(国家),对吧?”

川普指派习近平的“老朋友”,爱荷华州州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出任驻华大使,被认为带有友善的信号。

史上最大的盗贼

与现任总统奥巴马完全不同,敢向北京叫板的川普,其敢作敢言的风格预料将为美国、国际,及中美关系掀起一股新波澜。

在竞选期间曾抨击中共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盗贼”,川普这次批北京在经贸上不守规矩,并盗窃大量知识产权,而这确实让美国吃了不少亏,从商业机密到国家军事机密,已非“山寨行为”这几个字可轻轻带过。

旅美中国民运人士、政论家陈破空在其著作《全世界都不了解的中国人》一书中,曾列举多例中国人在美国的窃密行为。

例如,中国亿万富豪邵根厚的妻子莫云和其兄长莫海龙在美国窃取美国公司耗费约四千万美元,及经过五年时间以上才开发出来的自交系玉米种子,将种子交由邵根厚所经营的“大北农”集团公司,以盗窃省去研发成本。亦有中国人偷窃美国稻米种子,提供给中国农业科学院。

书中又指出,仅透过抄袭、剽窃等行为,中国从美国获得大量的科技与军事机密,得到中国所谓的“军事大跃进”。从2005年至2015年,较知名的即有7例,其中不乏有军官、学者、留学生、商人、骇客等等,而他们皆是中国人,遭到美国司法部的指控、FBI的调查。

然而,书中指出,这场中共政府主导的“人海战术”窃密行为,上述只是少数失手的案例,多数已得手。只走捷径、不守规则、不择手段,这才换来中国的“跨越式发展”、“井喷式跃进”及“中国堀起”。

botan

唐家婕: 面对特朗普, 记者为何如此沮丧?|端传媒

1-2.jpg即使这只是个70岁金发老先生,或许还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滑手机发出的情绪性推文,媒体真有可能不报导吗?

2016-12-8

 题图:特朗普当选冲击最大的,是这群曾经自以为是华府决策“圈内人”的政治精英、学者、媒体人的内心。摄:Regine Mahaux/Getty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已经近一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希拉里拿到逾90%支持度,至今仍笼罩着一股超现实的气氛。特朗普当选冲击最大的,是这群曾经自以为是华府决策“圈内人”的政治精英、学者、媒体人的心。我身处期间,清晰感受到这整个圈子对准总统政策的无所适从,与极度焦虑。

周四(1日)晚上,我跟几个代表不同国家地区(中东、墨西哥、德国、美国)的华府记者,受邀在某智库分享,各国受众对美国大选的视角,以及我们过去17个月的相关采访经验。到了问答阶段,讨论主题变成:特朗普时代,媒体要怎么报导?

几个记者开始分享起,这场选举带给彼此的创伤。

推特贴文带风向,折磨记者

来自德国老报的记者先发难。他说“记者们应该停止追逐特朗普的推特文!”

他的结论,来自多次追随特朗普推文、却一再“被骗”的经验。他回忆,11月22日清晨6点16分(美东时区),特朗普在推特上称“我取消与失败的纽时今天的会面……”,他紧急被德国的编辑叫醒,开始撰写一篇关于“纽时见不到特朗普”的评论特稿。

没想到,过不到30分钟,当他还在埋头打字时,特朗普的新推文又来了。“也许我会与纽时组织一个新的会议。”

类似这类反复无常、难以琢磨,或深夜、或凌晨的推特“新闻”发布,简直让记者们崩溃。追随选举的记者们也逐渐在这些“狼来了”般的推特消息间,产生一些抗拒。

例如,政治新闻网站 Politico 资深记者 Jack Shafer 坚定地认为,媒体不应该追特朗普的推文,因为那些推文“古怪且容易让人分心,因而错过特朗普希望我们忽略的事。”

他举11月19日一早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贴文为例──在该则贴文中,特朗普要求前晚“教训” 候任副总统彭斯的百老汇演员道歉。随即,美国媒体则开始进入持续争论“准总统竟要求说理的人民道歉”的新闻周期。不过,当天还有一件更大的案子——缠讼多年的“特朗普大学”诈欺案,以两千五百万美元和解了事。

“他们都没有注意,过去17个月特朗普运用推特的策略吗?”Shafer 在文里对记者们喊道。

特朗普一次次在推特上,用不到140字的发文,引领话题、带动风向,开启了一种美国政治人物前所未有的舆论影响模式。

但是,即使这只是个70岁金发老先生,或许还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滑手机发出的情绪性推文,媒体真有可能不报导吗?

“真实的唐纳特朗普”

《华盛顿邮报》的资深政治记者 Aaron Blake 则主张,记者应该继续报导推文。“他的话是重要的,而且无论主流媒体做什么,这都将成为辩论主题。……不管他用什么方式表达,是透过 Twitter 还是新闻发布会,都将被数以万计的人吸收,媒体在事实检查和提供脉络上,必须发挥重要作用。”

Aaron Blake 的华邮同事 Jennifer Rubin 也认为,美国媒体有义务向美国民众报导、如实转述这位准总统的短板、盲点、情绪状况、决策过程。“如果刻意忽视他未经过滤的言语,将是新闻工作者的失误,而且是阻挡了大众面对这个难以接受的现实──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选举决定,忍受至少四年”她写道。

按照奥巴马的惯例,美国总统有专门的推特、脸书帐号,但上面的发文通常是来自白宫工作人员之手,多是新闻记者会、活动的节录。所有纪录,也都将归档保留至美国历史资料库。CNN 在12月4日问到特朗普竞选经理康威(Kellyanne Conway),特朗普是否有可能打破这个规矩,继续发推特?这是否符合一个总统该做的行为?康威给了一个模梭两可的文字游戏答案,“他是准总统,这当然是总统的行为。”

作为媒体、作为阅听大众,我们只能在消化讯息时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他是一个靠真人秀、靠推特粉丝走红的地产商人;他热爱受到追捧与关注。文法、拼音错误、误用词汇、藏不住的脾气等,都从2009年开始,如实记录在他的推特帐号里。

这个推特帐号叫 “Real Donald Trump”(真实的唐纳特朗普)。从经验里我们学到的是,我们只能阅读、消化,但毋须过度解读他的断句、错字,甚至大小写。

“小学五年级”的英文

另一个让媒体工作者沮丧的原因,是特朗普的英文程度,以及其论述逻辑。

今年3月,我在一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记者会上,第一次意识到处理特朗普新闻的难度。当华府记者们用标准的新闻提问法,探问美俄关系走向,特朗普这样回答(原话翻译):

“普京(普丁)说过我很多好话,我觉得这样很好,对我没什么影响,但我还是觉得很好。如果我们能跟俄罗斯好好相处,那非常好。如果俄罗斯想要每天花上百万,对 IS 投导弹,我觉得很 OK。有人不喜欢,说不不不,那是我们的工作,我说,如果俄罗斯要作,就让他们做……” 他突然跳针式地接着讲中国:

“看看中国在南海作的事情,对奥巴马超级不尊重,他们建了巨大的军事基地,然后他又吸走我们的钱,把钱从我们国家拿走,重建中国的其实是我们……所以我们要跟所有国家当朋友。OK?下一题。”

我在写稿时斟酌许久,实在不知道如何引用,最终只好全文翻译呈现。这似乎也是美国媒体使用的方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会公布每次跟特朗普对话的逐字稿、录音,如实记录准总统的语言、叹气、停顿、比划。

特朗普惯用简单字汇、重复的对答和演说方式,语言学家 Emily Hayman 整理数据分析发现,特朗普的公开演说字汇程度只有小学5.2年级,远低于历届美国总统平均的10.8年级。特朗普最常用的字汇是 “I”(我),最常用的形容词是 “Great” (好极);美国总统平均最常用的是 “Our”(我们的),形容词是 “United”(团结)。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曾在今年3月第一场“外交演讲”上,提到美国外交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太容易让人看透,他提议应该更 “Unpredictable” (难以预测的)。虽有评论认为,他的不清语意、简单用字,以及近乎直觉式的表达模式,将为大国外交带来灾难;但也有人相信,这真的可能为美国未来的外交,制造一个新的战略模糊空间。

媒体的入场卷

最后必须谈论到的一点,是美国一向重视的媒体监督权,可能在特朗普这受挫。

美国总统身边的随团记者(Pool Reporter)制度行之有年,用意是让十几位来自主流媒体、外媒、当地媒体的记者,用轮值的方式,以“第三只眼”监督并贴身记录领导人的一举一动。照往例,随团记者会跟着奥巴马出访,甚至是假日的高尔夫球球友名单、家庭聚会菜单等,随团记者都会归档保存。

但特朗普对记者的报导权,显得相对轻忽。11月17日,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纽约会面,没有允许任何美国记者到场报导。会面的图片最终是从日本官方发出,变成美国记者要从外国政府拿到美国总统当选人讯息的局面。当时,许多美国媒体反制,拒绝刊登这张照片;但这个画面早在各大社交网站上疯转。

特朗普当选后,也曾跟家人从特朗普大楼,躲过随团记者溜出去吃牛排。特朗普的支持者常应和:“为什么吃牛排,还要跟你们这些媒体报告?”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位言行、举动、身体状况都可能牵动世界的美国总统当选人。

今年911当天,希拉里在曼哈顿也是技巧性地躲过随团记者,只以身体不适为由消失。不过,公众透过民众手机拍下的影片,才发现她晕眩如此严重。最终,团队才不得不证实,已经隐藏三天的肺炎消息。如果没有随团记者监督,总统可以掩饰消息;而这些消息、即使是身体状况,都对美国国家利益有影响。

华盛顿特区的冬天夜晚已经到来了。我们几个记者在讨论会结束后,站在空旷的街上,彼此开玩笑地谈着同事看心理医生、吃百忧解(Prozac)处理选举忧郁的惨况,但我们也只能默默告诉自己,在特朗普时代,媒体监督的角色,不会因为社交媒体的发展而消逝;反之,它在讯息爆炸、大众渴望消息核实的当下,应愈显重要。

(唐家婕,新浪国际驻华盛顿站长,前财新驻华盛顿记者)

端传媒

唐家婕: 面对特朗普, 记者为何如此沮丧?|端传媒

1-2.jpg即使这只是个70岁金发老先生,或许还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滑手机发出的情绪性推文,媒体真有可能不报导吗?

2016-12-8

 题图:特朗普当选冲击最大的,是这群曾经自以为是华府决策“圈内人”的政治精英、学者、媒体人的内心。摄:Regine Mahaux/Getty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已经近一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希拉里拿到逾90%支持度,至今仍笼罩着一股超现实的气氛。特朗普当选冲击最大的,是这群曾经自以为是华府决策“圈内人”的政治精英、学者、媒体人的心。我身处期间,清晰感受到这整个圈子对准总统政策的无所适从,与极度焦虑。

周四(1日)晚上,我跟几个代表不同国家地区(中东、墨西哥、德国、美国)的华府记者,受邀在某智库分享,各国受众对美国大选的视角,以及我们过去17个月的相关采访经验。到了问答阶段,讨论主题变成:特朗普时代,媒体要怎么报导?

几个记者开始分享起,这场选举带给彼此的创伤。

推特贴文带风向,折磨记者

来自德国老报的记者先发难。他说“记者们应该停止追逐特朗普的推特文!”

他的结论,来自多次追随特朗普推文、却一再“被骗”的经验。他回忆,11月22日清晨6点16分(美东时区),特朗普在推特上称“我取消与失败的纽时今天的会面……”,他紧急被德国的编辑叫醒,开始撰写一篇关于“纽时见不到特朗普”的评论特稿。

没想到,过不到30分钟,当他还在埋头打字时,特朗普的新推文又来了。“也许我会与纽时组织一个新的会议。”

类似这类反复无常、难以琢磨,或深夜、或凌晨的推特“新闻”发布,简直让记者们崩溃。追随选举的记者们也逐渐在这些“狼来了”般的推特消息间,产生一些抗拒。

例如,政治新闻网站 Politico 资深记者 Jack Shafer 坚定地认为,媒体不应该追特朗普的推文,因为那些推文“古怪且容易让人分心,因而错过特朗普希望我们忽略的事。”

他举11月19日一早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贴文为例──在该则贴文中,特朗普要求前晚“教训” 候任副总统彭斯的百老汇演员道歉。随即,美国媒体则开始进入持续争论“准总统竟要求说理的人民道歉”的新闻周期。不过,当天还有一件更大的案子——缠讼多年的“特朗普大学”诈欺案,以两千五百万美元和解了事。

“他们都没有注意,过去17个月特朗普运用推特的策略吗?”Shafer 在文里对记者们喊道。

特朗普一次次在推特上,用不到140字的发文,引领话题、带动风向,开启了一种美国政治人物前所未有的舆论影响模式。

但是,即使这只是个70岁金发老先生,或许还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滑手机发出的情绪性推文,媒体真有可能不报导吗?

“真实的唐纳特朗普”

《华盛顿邮报》的资深政治记者 Aaron Blake 则主张,记者应该继续报导推文。“他的话是重要的,而且无论主流媒体做什么,这都将成为辩论主题。……不管他用什么方式表达,是透过 Twitter 还是新闻发布会,都将被数以万计的人吸收,媒体在事实检查和提供脉络上,必须发挥重要作用。”

Aaron Blake 的华邮同事 Jennifer Rubin 也认为,美国媒体有义务向美国民众报导、如实转述这位准总统的短板、盲点、情绪状况、决策过程。“如果刻意忽视他未经过滤的言语,将是新闻工作者的失误,而且是阻挡了大众面对这个难以接受的现实──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选举决定,忍受至少四年”她写道。

按照奥巴马的惯例,美国总统有专门的推特、脸书帐号,但上面的发文通常是来自白宫工作人员之手,多是新闻记者会、活动的节录。所有纪录,也都将归档保留至美国历史资料库。CNN 在12月4日问到特朗普竞选经理康威(Kellyanne Conway),特朗普是否有可能打破这个规矩,继续发推特?这是否符合一个总统该做的行为?康威给了一个模梭两可的文字游戏答案,“他是准总统,这当然是总统的行为。”

作为媒体、作为阅听大众,我们只能在消化讯息时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他是一个靠真人秀、靠推特粉丝走红的地产商人;他热爱受到追捧与关注。文法、拼音错误、误用词汇、藏不住的脾气等,都从2009年开始,如实记录在他的推特帐号里。

这个推特帐号叫 “Real Donald Trump”(真实的唐纳特朗普)。从经验里我们学到的是,我们只能阅读、消化,但毋须过度解读他的断句、错字,甚至大小写。

“小学五年级”的英文

另一个让媒体工作者沮丧的原因,是特朗普的英文程度,以及其论述逻辑。

今年3月,我在一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记者会上,第一次意识到处理特朗普新闻的难度。当华府记者们用标准的新闻提问法,探问美俄关系走向,特朗普这样回答(原话翻译):

“普京(普丁)说过我很多好话,我觉得这样很好,对我没什么影响,但我还是觉得很好。如果我们能跟俄罗斯好好相处,那非常好。如果俄罗斯想要每天花上百万,对 IS 投导弹,我觉得很 OK。有人不喜欢,说不不不,那是我们的工作,我说,如果俄罗斯要作,就让他们做……” 他突然跳针式地接着讲中国:

“看看中国在南海作的事情,对奥巴马超级不尊重,他们建了巨大的军事基地,然后他又吸走我们的钱,把钱从我们国家拿走,重建中国的其实是我们……所以我们要跟所有国家当朋友。OK?下一题。”

我在写稿时斟酌许久,实在不知道如何引用,最终只好全文翻译呈现。这似乎也是美国媒体使用的方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会公布每次跟特朗普对话的逐字稿、录音,如实记录准总统的语言、叹气、停顿、比划。

特朗普惯用简单字汇、重复的对答和演说方式,语言学家 Emily Hayman 整理数据分析发现,特朗普的公开演说字汇程度只有小学5.2年级,远低于历届美国总统平均的10.8年级。特朗普最常用的字汇是 “I”(我),最常用的形容词是 “Great” (好极);美国总统平均最常用的是 “Our”(我们的),形容词是 “United”(团结)。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曾在今年3月第一场“外交演讲”上,提到美国外交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太容易让人看透,他提议应该更 “Unpredictable” (难以预测的)。虽有评论认为,他的不清语意、简单用字,以及近乎直觉式的表达模式,将为大国外交带来灾难;但也有人相信,这真的可能为美国未来的外交,制造一个新的战略模糊空间。

媒体的入场卷

最后必须谈论到的一点,是美国一向重视的媒体监督权,可能在特朗普这受挫。

美国总统身边的随团记者(Pool Reporter)制度行之有年,用意是让十几位来自主流媒体、外媒、当地媒体的记者,用轮值的方式,以“第三只眼”监督并贴身记录领导人的一举一动。照往例,随团记者会跟着奥巴马出访,甚至是假日的高尔夫球球友名单、家庭聚会菜单等,随团记者都会归档保存。

但特朗普对记者的报导权,显得相对轻忽。11月17日,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纽约会面,没有允许任何美国记者到场报导。会面的图片最终是从日本官方发出,变成美国记者要从外国政府拿到美国总统当选人讯息的局面。当时,许多美国媒体反制,拒绝刊登这张照片;但这个画面早在各大社交网站上疯转。

特朗普当选后,也曾跟家人从特朗普大楼,躲过随团记者溜出去吃牛排。特朗普的支持者常应和:“为什么吃牛排,还要跟你们这些媒体报告?”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位言行、举动、身体状况都可能牵动世界的美国总统当选人。

今年911当天,希拉里在曼哈顿也是技巧性地躲过随团记者,只以身体不适为由消失。不过,公众透过民众手机拍下的影片,才发现她晕眩如此严重。最终,团队才不得不证实,已经隐藏三天的肺炎消息。如果没有随团记者监督,总统可以掩饰消息;而这些消息、即使是身体状况,都对美国国家利益有影响。

华盛顿特区的冬天夜晚已经到来了。我们几个记者在讨论会结束后,站在空旷的街上,彼此开玩笑地谈着同事看心理医生、吃百忧解(Prozac)处理选举忧郁的惨况,但我们也只能默默告诉自己,在特朗普时代,媒体监督的角色,不会因为社交媒体的发展而消逝;反之,它在讯息爆炸、大众渴望消息核实的当下,应愈显重要。

(唐家婕,新浪国际驻华盛顿站长,前财新驻华盛顿记者)

端传媒

社论: 川普外交 让中国和世界绷紧神经|世界日报

19.jpg

很少总统当选人未上任就像川普这样迫不急待外交出招,行使权力。川普不断用“推特”(Twitter)作平台,对内阁人事任命和新政策发声,急于影响大众视听,难怪已有1800万推特追随者,但“推特治国”今后争议和风险也很高。他和蔡英文总统通电话是刻意盘算下的谋略,既推翻美国建制派和国际外交框架,也在向北京下马威,预告中国可能首当其冲。川普外交手法与众不同,想让外人摸不透意图,美国的对手和盟友未来都须绷紧神经,严阵以待。

2016-12-6

越来越多内幕曝光显示,川普和蔡英文通话,几个月前就开始策画。往浅层看,川普不知会欧巴马、不向国务院谘询,不理会外交“政治正确”,是想告诉美中双方,这个刻意的挑拨举动(an intentionally provocative move)是要突破框架和禁忌,向国内宣示川普与众不同,美国不再受无谓约束,也向中国下马威。

蔡政府被挑中,台湾固然获象征性实利,但也可能被川普团队运用,正如台湾媒体评论,“只要高兴一天就好”。因为北京怪罪蔡英文多于指责川普,鹰派“环球时报”甚至主张“惩罚台湾”,两岸后势难料。但对川普,中共官媒却淡化,评论只短暂出现一天。顾虑川普不好惹,北京忌惮中美关系剑拔弩张搞僵,摸不清川普底牌和目的为何,都是川普团队想达到的效果。

专家推断川普想效法尼克森的“狂人理论”,让外国难窥知其意图,因不可预测进而左右国际大局。如从大国合纵连横角度看,有人联想,川普既和俄罗斯总统普亭多次互相推崇;而中国崛起不断挑战美国,无论南海主权、美国霸权地位,或争夺东亚国际主导权,美国现阶段主要对手都是中国。川普是否想效法尼克森,派季辛吉前往中国“破冰”,美中建交改变美俄中大三角关系,美中再联手制衡苏联,最后导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独霸,改变世界格局?

川普如想学尼克森下这盘方向相反的大棋,即针对中国、先离间中俄关系,再联手俄罗斯或其他国家牵制中国,就值得北京警惕。美中经贸关系密切,中国实质上也不是教条式共产国家,远不同于前苏联;而美俄在欧洲、北约都有战略竞争和矛盾,多极世界各方利害复杂,川普未必能呼风唤雨。但如有心酿造不利中国的氛围和格局,有利美国。尤其川普隐含白人优越思维,不愿见中国和美国平起平坐主导世界,北京不得不多心提防。

从川普国安团队重用鹰派,国安顾问佛林、国防部长“疯狗”马提斯,都是强硬派人物。马提斯曾任陆战队司令,对东亚局势和中国的态度,对中国不是好消息。而佛林理念和著作,竟把激进伊斯兰组织和中国、北韩、俄罗斯、古巴和委内瑞拉扯在一起,认定彼此组成联盟,是美国潜在敌人,违反常识和经验的“多合一”敌人,漠视中国新疆等省份都曾被激进穆斯林攻击。这样理念的人如何向川普提供国安谘询,让人不安。

川普向外国叫阵,不挑正全力发展核武、对美国安全和东亚秩序立即危害最大的北韩,或川普扬言当选后要撕毁核协议的伊朗,或反美最积极的委内瑞拉或扬言要断交的古巴,宁选笑脸迎人的中国,目的似兼顾对中国下马威、先发制人、沿用商场策略向中方外交要价,也让外国对川普团队捉摸不定,具多重用意。

中国国际外交、军事、经济等方面,都被视为挑战美国的首位国家,和蔡英文通话被批评后,川普续用推特批评中国操纵汇率,利用货币削弱美国企业竞争力,在南海构筑军事设施搞军事化等,“事先并没有征询过美国可不可以”,显示川普可能还有后手会继续出招。前众院议长金瑞契说,“北京当局无权号令美国总统可以和谁谈话,美国不是总得顺着中国的心意做事”,说出川普心声,也能言之成理,北京显然面对比欧巴马更难缠的对手了。

川普会不会像雷根、柯林顿竞选期间挑战中国的言论,只是上任前作“热身演出”,上任后即行礼如仪,看来不太像。如依然我行我素,中国也有很多筹码反击。只是这一来,美中关系虽不致破局,但不确定更高,“新型大国关系”可能成泡影,美中关系新架构须重搭,并不是北京乐见。

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