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 艰难时刻过后真谛的光明总会到来|美国之音

lama_meitu_6

中共西藏党委书记吴英杰近日放话:“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与此同时,当局在藏地又采取一系列强硬动作,收缴居民护照,禁止他们出席达赖喇嘛在印度举行的法会,并再度驱逐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学员。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鼓励信众在这艰难时刻不要退却。

2016-12-30 萧雨

《西藏日报》星期四(12月29日)援引吴英杰的话说,评判宗教工作的根本标准在于“能不能把信教群众紧紧地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

吴英杰是两天前于拉萨召开的西藏自治区宗教工作会议上说这番话的。他在强调“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动权”的同时,大加鞭挞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他说:“继续深入揭批达赖集团在政治上的反动性、宗教上的虚伪性、手法上的欺骗性,教育引导广大僧尼和信教群众认清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反动本质和险恶用心,自觉与十四世达赖和达赖集团划清界限。”

中国境内传出的禁止赴印度参加时轮金刚法会的通知

图:中国境内传出的禁止赴印度参加时轮金刚法会的通知

今年8月,吴英杰被提拔为新一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他在上任后第一次讲话中就公开批判达赖喇嘛,显示中国当局对西藏的强硬政策没有丝毫转变。

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负责人贡嘎扎西认为,中国当局一直试图切断藏传佛教信徒与达赖喇嘛之间精神上的联系,但是40多年过去了,这种做法并没有奏效。

“ 你可以驱逐出境,你可以驱逐出寺庙,你可以逮捕,但是在一个人的精神领域里面,跟达赖喇嘛的精神关系,以及学习藏传佛法的那种精神是永远没有办法切断的,”贡嘎扎西说。

从11月起,中国当局开始在藏区收缴民众的护照,试图阻止他们前往印度佛教圣地菩提迦耶参加达赖喇嘛2017年1月主持的第三十四届时轮金刚大灌顶法会。

12月中,云南香格里拉地区的藏人给美国之音藏语组发来地方当局的告知书。这份文件要求他们上缴护照,承诺不参加官方定性的这场“非法法会”,否则将被取消相关惠民政策,并被列入“出入境黑名单”。

对于那些已经先期抵达尼泊尔和印度的人,当局勒令他们返回中国。

贡嘎扎西对美国之音说:“达赖喇嘛尊者11月在达兰萨拉会见了将近1000名来自西藏各地的朝拜者。当时达赖喇嘛对他们说,你们现在遇到很大的困难,因为他们去了之后中国政府规定, 必须要在1月1号之前回来,有的是在离开西藏之前,有的是离开之后,辖区的机关领导说,必须要1月1号之前回来。意思就是你不能参加时轮金刚。”

12月25日,达赖喇嘛在印度新德里为俄罗斯佛教徒举行三天传法时,特别提到了中国境内的藏人。当时大约有300名来自中国境内的藏人在现场聆听传法。

“境内的藏人们以强烈的信心想要来到这边,可是随着政治的因素却没有办法呆在这里,必须要回去。很多藏人正在遭遇这种状况,”达赖喇嘛说,“从一方面来讲,确实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因为我们必须要分开。这种情况已经57年了,但是境内藏人的信心却是不可动摇的。”

达赖喇嘛说:“我们现在所追求的是为了真理、真谛而奋斗、努力的。我相信真谛的光明这一天将会来临,只是迟早的问题,希望你们的信心不要退却。”

达赖喇嘛鼓励那些无法参加法会的人不要灰心难过,并要他们好好祈祷。他说:“上师和本尊的加持没有远近距离的差别。哪怕我们之间的距离非常遥远,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等资讯的方式,我会把你们也归为我灌顶的对象。”

另一方面,德国人权组织被压迫民族协会说,就在达赖喇嘛讲这番话的一天前,也就是西方的平安夜,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又有约500名僧尼被当局用军车送离佛学院。被压迫民族协会称,自今年8月以来,佛学院共有5100名僧侣和学员被驱逐。

美国之音

Advertisements

专访:达赖喇嘛新驻美代表边巴次仁|美国之音

%e5%96%87%e5%98%9b_meitu_13

2016年即将过去,却在12月8号,又发生一起藏人自焚事件,这是从2009年以来第145起的藏人自焚事件。藏人舍身取义的行为,为何换来中共更大的打压?美国下任总统川普,挑战一中政策,并多次批评中国,他对于西藏的态度又将如何?今天的时事大家谈节目当中,请到八月份刚刚上任的,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边巴次仁先生,谈谈他的使命以及西藏的未来。

达赖喇嘛将会见川普

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边巴次仁于八月份正式上任,这个职位的任期通常是四年,主要工作是加强和推广达赖喇嘛的思想。他说:“身为人类的一份子,我要推动人类的普世价值。身为一个佛教徒,我要加强各宗教之间的和谐。身为藏人行政中央的代表,我必须要和白宫联系,还有加拿大和美国地区的藏人社区。在北美地区一共有30多个藏人协会,我需要和他们接触和打交道。”

边巴次仁在今年12月8号到美国国会作证。他表示,美国是非常重视人权和人类价值的世界强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世界上各国对西藏都非常支持,美国又是支持度最高的一个。美国曾制定关于西藏的法案,也在国会中通过。过去西藏对美国政府抱有很大的期望,今后也更加期盼能获得美国政府和国会更大的支持。边巴次仁说,西藏和中国之间的问题必须通过双方政府谈判来解决。他期盼美国在这方面能促进中藏之间的和谈。

达赖喇嘛11月23号访问蒙古期间曾表示期望见到美国新总统。美国国会议员单勃纳(Jim Senbrenner)12月9号也写信给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建议他与达赖喇嘛见面。边巴次仁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测川普和达赖喇嘛将于何时见面。2017年达赖喇嘛将有三次访问美国的行程,是早就安排好的,而什么时候达赖喇嘛和川普得以会面,主要还得视双方行程安排。历届美国总统都曾会见达赖喇嘛,尤其奥巴马在八年的任期中,与达赖喇嘛一共会面了四次。因此,边巴次仁认为川普一定会会见达赖喇嘛。

坚持中间道路,而非独立

川普最近因为跟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并且公开质疑一中政策,引起中国反弹。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12月16号说,他敦促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并且认为应该将西藏议题摆上台面。

边巴次仁说,直到目前为止,川普虽未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对西藏的立场,但他认为川普在对中国问题的立场和态度是比较强硬的,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可能会发展到一个新的趋势。边巴次仁相信美国政府此前对西藏的政策和立场会持续下去,甚至可能会更加强硬。

曾担任西藏人民议会议长的边巴次仁说,达赖喇嘛倡导,且西藏人民议会制定的政策就是中间道路政策。中间道路不会偏向两边的任何一边。这“两边”的一边是目前在中国统治下西藏的情况,另一边是西藏在历史上的地位。而中间道路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县法框架下,西藏能够取得真正的自治,是一个汉藏互利的双赢政策。

网友Lloyd Harbor提问说,共产党在国内外宣传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宣传达赖喇嘛是分裂叛乱份子,那西藏是何时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的?达赖喇嘛又做了哪些事情分裂中国?

边巴次仁回答说,中国政府宣传的历史是歪曲的历史,不是事实,西藏有西藏版本的历史。他说:“西方历史学家在评论西藏的时候,他们认为早在1951年之前,西藏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满清时代以及之前从来没有实际统治过西藏,这是国际历史学家的一致看法。1949年之前,西藏并没有遭到中国的侵略。所以这些只是中国政府的宣传。因为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中国政府多次要求达赖喇嘛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西藏真的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那又何来”承认“的必要呢?我们希望能保护西藏独特的宗教与文化,所以我们愿意在宪法框架内,争取真正的自治。我们必须像邻居一样和睦相处,这个对双方都有好处。西藏是一个笃信佛教的民族,我们也需要经济的发展,因此希望能从中国经济的发展中获益。但是西藏有独特的文化,从印度流传的佛教在西藏得到完整地保存。西藏方面能通过佛教在精神层面上服务中国,所以我们能够互利。”

湖北观众邓先生提问,藏人在宗教信仰与经济发展上是否只能择一?又达赖喇嘛是否真如中共所说,是“藏独”分子?

边巴次仁说,国际上众所周知,达赖喇嘛尊者一再强调不追求独立,愿意留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却遭到中国政府的抹黑与歪曲事实。14世达赖喇嘛尊者在讲经法会一再强调,信徒要理解佛法而不是盲目的崇拜。人类在精神和物质之间需要得到平衡,不能有太多欲望,要记住“知足常乐”。

中共假活佛与达赖喇嘛转世问题

中国在今年初正式启动“活佛查询系统”。边巴次仁说,中国政府是无神论,而转世制度和寻找转世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是纯属宗教的活动,无神论的人既不懂也没有权利干涉。他说,活佛和信仰及信徒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不可以利用到政治方面。北京任命的班禅得不到广大西藏民众的支持。中国政府的这项行动是在为预选15世达赖喇嘛做准备。达赖喇嘛的转世牵涉到全世界的藏传佛教信徒,并非只有中国境内外的藏人,而这不可能由中国政府做决定。

边巴次仁说,从1969年起,达赖喇嘛强调需不需要15世达赖喇嘛,取决于西藏人民的意愿。2011年9月份,达赖喇嘛在声明中说,到了84岁(第一世达赖喇嘛的年龄),将决定关于转世的问题。而转世与否,主要取决于境内外西藏人民以及藏传佛教的信徒。至于是通过达赖喇嘛在圆寂前指定人选或通过观壶来寻找转世,将由达赖喇嘛决定。

145起藏人自焚,能否打动中共的铁石心肠?

12月8号又有一位藏人扎西热丹(Tashi Rabten)以自焚的方式,抗议中共的统治,并且呼吁让达赖喇嘛回西藏。扎西绕丹自焚前留下遗书,当中说:“我们(藏人)只选择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我们与中国政府间的问题。我们藏人不希望和不想发生像1958年那样的被中国军人的大屠杀和灭绝人性的侵略战争,我们也不想被再一次说成是”打砸抢“,像2008年那样。在2008年那一段时间里,是谁在做真正的”打砸抢“,是被中国政府派来的武警和部队在藏区素有的地方搞真正的”打-砸-抢-杀“的运动。我是认真的,我要让人们明白我们藏人其实是不怕死的,但为了和平解决,我也只能选择用自焚的方式来告诫人们,我们藏人需要被呵护和关怀,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像个真正的人那样好好的活着。藏人万岁!达赖喇嘛万岁!”

这已经是2009年以来第145起的自焚事件,但中共的打压力度却是越来越大。边巴次仁说,这样的抗议方式有没有效是由历史来决定的。从1959年起,藏人采取了各种不同的方式争取自由。1987、88、89年在拉萨等地区举行了示威游行,尤其2008年在全藏发生了抗议示威游行。边巴次仁说:“我们不能断言一个抗议方式能取得多少效果,这是由历史发展来决定的。将近145人用自焚方式抗议政权。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发生过的。一个真正关心老百姓的政府应该调查和研究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起自焚事件。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没有这么做。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做调查。”

网友侯小宝提问,边巴次仁如何看待藏独,疆独,台独等问题?

边巴次仁说,西藏在中国版图占了将近23%,但是人口非常少。从内蒙古的情形可以看到,蒙古族现在在当地只占了10%多的人口。边巴次仁说:“他们在新疆和西藏通铁路,发掘矿产资源,我们担心今后西藏人在西藏土地上变成少数民族。西藏的文明和文化能带给世界好处,也能带给中国人民好处,中国对我们的经济也有利,所以我们提出中间道路。如果独立不符合人民利益,那就算独立也没有用。如果‘中间道路’能让西藏问题得到解决,那其他民族也会从善如流,中国也就不会有分裂的情形。中国政府在道德上得到加强,才会获得国际上的支持。”

VOA

专访:达赖喇嘛新驻美代表边巴次仁|美国之音

%e5%96%87%e5%98%9b_meitu_13

2016年即将过去,却在12月8号,又发生一起藏人自焚事件,这是从2009年以来第145起的藏人自焚事件。藏人舍身取义的行为,为何换来中共更大的打压?美国下任总统川普,挑战一中政策,并多次批评中国,他对于西藏的态度又将如何?今天的时事大家谈节目当中,请到八月份刚刚上任的,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边巴次仁先生,谈谈他的使命以及西藏的未来。

达赖喇嘛将会见川普

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边巴次仁于八月份正式上任,这个职位的任期通常是四年,主要工作是加强和推广达赖喇嘛的思想。他说:“身为人类的一份子,我要推动人类的普世价值。身为一个佛教徒,我要加强各宗教之间的和谐。身为藏人行政中央的代表,我必须要和白宫联系,还有加拿大和美国地区的藏人社区。在北美地区一共有30多个藏人协会,我需要和他们接触和打交道。”

边巴次仁在今年12月8号到美国国会作证。他表示,美国是非常重视人权和人类价值的世界强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世界上各国对西藏都非常支持,美国又是支持度最高的一个。美国曾制定关于西藏的法案,也在国会中通过。过去西藏对美国政府抱有很大的期望,今后也更加期盼能获得美国政府和国会更大的支持。边巴次仁说,西藏和中国之间的问题必须通过双方政府谈判来解决。他期盼美国在这方面能促进中藏之间的和谈。

达赖喇嘛11月23号访问蒙古期间曾表示期望见到美国新总统。美国国会议员单勃纳(Jim Senbrenner)12月9号也写信给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建议他与达赖喇嘛见面。边巴次仁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测川普和达赖喇嘛将于何时见面。2017年达赖喇嘛将有三次访问美国的行程,是早就安排好的,而什么时候达赖喇嘛和川普得以会面,主要还得视双方行程安排。历届美国总统都曾会见达赖喇嘛,尤其奥巴马在八年的任期中,与达赖喇嘛一共会面了四次。因此,边巴次仁认为川普一定会会见达赖喇嘛。

坚持中间道路,而非独立

川普最近因为跟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并且公开质疑一中政策,引起中国反弹。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12月16号说,他敦促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并且认为应该将西藏议题摆上台面。

边巴次仁说,直到目前为止,川普虽未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对西藏的立场,但他认为川普在对中国问题的立场和态度是比较强硬的,因此中美关系未来可能会发展到一个新的趋势。边巴次仁相信美国政府此前对西藏的政策和立场会持续下去,甚至可能会更加强硬。

曾担任西藏人民议会议长的边巴次仁说,达赖喇嘛倡导,且西藏人民议会制定的政策就是中间道路政策。中间道路不会偏向两边的任何一边。这“两边”的一边是目前在中国统治下西藏的情况,另一边是西藏在历史上的地位。而中间道路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县法框架下,西藏能够取得真正的自治,是一个汉藏互利的双赢政策。

网友Lloyd Harbor提问说,共产党在国内外宣传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宣传达赖喇嘛是分裂叛乱份子,那西藏是何时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的?达赖喇嘛又做了哪些事情分裂中国?

边巴次仁回答说,中国政府宣传的历史是歪曲的历史,不是事实,西藏有西藏版本的历史。他说:“西方历史学家在评论西藏的时候,他们认为早在1951年之前,西藏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满清时代以及之前从来没有实际统治过西藏,这是国际历史学家的一致看法。1949年之前,西藏并没有遭到中国的侵略。所以这些只是中国政府的宣传。因为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中国政府多次要求达赖喇嘛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西藏真的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那又何来”承认“的必要呢?我们希望能保护西藏独特的宗教与文化,所以我们愿意在宪法框架内,争取真正的自治。我们必须像邻居一样和睦相处,这个对双方都有好处。西藏是一个笃信佛教的民族,我们也需要经济的发展,因此希望能从中国经济的发展中获益。但是西藏有独特的文化,从印度流传的佛教在西藏得到完整地保存。西藏方面能通过佛教在精神层面上服务中国,所以我们能够互利。”

湖北观众邓先生提问,藏人在宗教信仰与经济发展上是否只能择一?又达赖喇嘛是否真如中共所说,是“藏独”分子?

边巴次仁说,国际上众所周知,达赖喇嘛尊者一再强调不追求独立,愿意留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却遭到中国政府的抹黑与歪曲事实。14世达赖喇嘛尊者在讲经法会一再强调,信徒要理解佛法而不是盲目的崇拜。人类在精神和物质之间需要得到平衡,不能有太多欲望,要记住“知足常乐”。

中共假活佛与达赖喇嘛转世问题

中国在今年初正式启动“活佛查询系统”。边巴次仁说,中国政府是无神论,而转世制度和寻找转世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是纯属宗教的活动,无神论的人既不懂也没有权利干涉。他说,活佛和信仰及信徒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不可以利用到政治方面。北京任命的班禅得不到广大西藏民众的支持。中国政府的这项行动是在为预选15世达赖喇嘛做准备。达赖喇嘛的转世牵涉到全世界的藏传佛教信徒,并非只有中国境内外的藏人,而这不可能由中国政府做决定。

边巴次仁说,从1969年起,达赖喇嘛强调需不需要15世达赖喇嘛,取决于西藏人民的意愿。2011年9月份,达赖喇嘛在声明中说,到了84岁(第一世达赖喇嘛的年龄),将决定关于转世的问题。而转世与否,主要取决于境内外西藏人民以及藏传佛教的信徒。至于是通过达赖喇嘛在圆寂前指定人选或通过观壶来寻找转世,将由达赖喇嘛决定。

145起藏人自焚,能否打动中共的铁石心肠?

12月8号又有一位藏人扎西热丹(Tashi Rabten)以自焚的方式,抗议中共的统治,并且呼吁让达赖喇嘛回西藏。扎西绕丹自焚前留下遗书,当中说:“我们(藏人)只选择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我们与中国政府间的问题。我们藏人不希望和不想发生像1958年那样的被中国军人的大屠杀和灭绝人性的侵略战争,我们也不想被再一次说成是”打砸抢“,像2008年那样。在2008年那一段时间里,是谁在做真正的”打砸抢“,是被中国政府派来的武警和部队在藏区素有的地方搞真正的”打-砸-抢-杀“的运动。我是认真的,我要让人们明白我们藏人其实是不怕死的,但为了和平解决,我也只能选择用自焚的方式来告诫人们,我们藏人需要被呵护和关怀,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像个真正的人那样好好的活着。藏人万岁!达赖喇嘛万岁!”

这已经是2009年以来第145起的自焚事件,但中共的打压力度却是越来越大。边巴次仁说,这样的抗议方式有没有效是由历史来决定的。从1959年起,藏人采取了各种不同的方式争取自由。1987、88、89年在拉萨等地区举行了示威游行,尤其2008年在全藏发生了抗议示威游行。边巴次仁说:“我们不能断言一个抗议方式能取得多少效果,这是由历史发展来决定的。将近145人用自焚方式抗议政权。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发生过的。一个真正关心老百姓的政府应该调查和研究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起自焚事件。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没有这么做。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做调查。”

网友侯小宝提问,边巴次仁如何看待藏独,疆独,台独等问题?

边巴次仁说,西藏在中国版图占了将近23%,但是人口非常少。从内蒙古的情形可以看到,蒙古族现在在当地只占了10%多的人口。边巴次仁说:“他们在新疆和西藏通铁路,发掘矿产资源,我们担心今后西藏人在西藏土地上变成少数民族。西藏的文明和文化能带给世界好处,也能带给中国人民好处,中国对我们的经济也有利,所以我们提出中间道路。如果独立不符合人民利益,那就算独立也没有用。如果‘中间道路’能让西藏问题得到解决,那其他民族也会从善如流,中国也就不会有分裂的情形。中国政府在道德上得到加强,才会获得国际上的支持。”

VOA

龚睿: 我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真实印象|北京之春

  c-3
 我一直对达赖喇嘛本人怀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默默地通过各种非官方渠道在关注着他,包括他的一言一行,同时透过他这扇窗口,又对藏人有了些许的了解。
2016年12月号
关于达赖喇嘛,我们在国内听到的很多关于他的传说都是有关达赖集团搞分裂活动之类的负面信息,以及怎么撕毁”十七条协议”, 然后逃往印度的故事,而且竟然在印度成立了一个流亡政府,哎呀呀!!这在国人看来真是罪大恶极,完全有悖于我们大一统的惯性思维。但是,在你翻查百度百科等各种国内网站信息的时候,有一点关于达赖喇嘛的真实情况是永远无法抹杀的,那就是他曾于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就这一点与他的整个搞分裂的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为他个人蒙上一层神秘色彩,当然这样的神秘是针对国内被屏蔽的群众而言的。
      我一直对达赖喇嘛本人怀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默默地通过各种非官方渠道在关注着他,包括他的一言一行,同时透过他这扇窗口,又对藏人有了些许的了解。
    有三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
一是达赖喇嘛在2016年4月接受BBC专访时的大胆言论,他说转世制度是过时的,要顺应民主潮流,让我听了都有点乍舌,对他心生敬意,感觉他说话条理,音质沉稳厚重,是一位具有现代意识的精神领袖,怪不得有那么多的追随者。
第二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从外媒了解到的流亡藏人政府的选举了,至今已举行了两届,据说井然有序。我们在国内是没有经历过选举的,所以对藏人流亡政府竟然进行选举的事实我是万般的关注,充满着羡慕,在这件事情上,我对藏人能够如此有序的搞选举是刮目相看的,感觉藏人具有文明的素质,对达赖喇嘛能够放弃政治权力,在流亡藏人社区实践民主政体满怀敬意。
第三件事情和娱乐圈有关。我是个好莱坞的影迷,凡是有名的、无名的,我想看的任何片子都喜欢在网上去搜罗,至今鲜有找不到的片子。但是,在我漫长的搜片生涯中,有两部国内禁片我是花了很多功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搜罗到,因为这两部片子墙内墙外都禁,而且都和达赖喇嘛有关。第一部片子《红色角落》男主李察基尔由于支持西藏流亡政府和与达赖喇嘛的亲密关系被中国政府列为不受欢迎人物之一,永久禁止入境;第二部片子《西藏七年》,讲述二战时期奥地利登山运动员逃亡到拉萨后与幼年时期的达赖喇嘛相识,并成为他亲密无间的朋友和老师的故事,想了解达赖喇嘛的朋友,我极力推荐这部片子。
    所以说,达赖喇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以上是我在见到他本人之前对他的所有的认识。说实话,我从未想过会正式见到他,世界如此之小,他飞到欧洲,飞到美国,飞到日本,世界性的巡访,我随时可以通过脸书和推特进行关注,从点到面,如此的具体形象,至少在我心里,从未远离他老人家。不过上天还是有安排的,2016年10月底,我有幸作为中青会代表团成员之一访问印度达兰萨拉,见到了我心目中的尊者--达赖喇嘛。
     本次觐见尊者达赖喇嘛并不容易,尊者每年都会出访数个国家,不但需要提前申请和预约,还需要尊者刚好在达兰萨拉,在经过包括会面前的沟通、安全检查、排队等候等一系列程序后,我们终于见到了尊者达赖喇嘛。与达赖喇嘛本人会面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神秘可言,因为我确实经常在网络上看见他,听他的讲话,他本人和照片上的或者视频上的没有任何区别,见到他就和看见一个老朋友一样自然,他脸上的表情就和我父亲一样的慈祥,会面的气氛非常平和。尊者达赖喇嘛接受了中青会会长秦伟平先生的视频专访,我一直在认真听尊者讲话,
IMG_3314
他的观点很有意思,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他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的主要理论进行了肯定,又说习近平政府的反腐是好的,对中国政府的改革给予厚望,他说习近平该发动一次以推动慈悲心为主的文化大革命,其他也提到了中国的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问题,会面时间约一个小时。
     最后,握着达赖喇嘛温热的手合影留念的时候,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我想这才是我见到的真实的尊者。
 【龚睿,中青会成员,2016年11月5日写于四川成都】
北京之春

秦伟平: 蒙古的天不会因尊者达赖喇嘛访问而崩塌|中国人权双周刊

3-4

作为宗教领袖,尊者达赖喇嘛本次成功访问蒙古,让数万期盼良久的蒙古信徒们终于可以见到尊者,其实是蒙古人民的一次胜利,蒙古是一个多党制的民主国家,蒙古人民有选票可以选举国会议员和总统,这一次蒙古政府不顾强大的外交压力,顺应民意,笔者对蒙古总统查希亚先生表示高度赞赏……

2016-11-29

2016年11月18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应邀对蒙古开启了为期四天的宗教访问之旅,这次访问因为中国外交部的抗议而备受各界关注,虽然蒙古方面一再宣传只是宗教访问,不涉及任何政治议题,但各界还是担心蒙古可能会因此受到中国方面的惩罚甚至制裁。但笔者认为,蒙古的天决不会因尊者达赖喇嘛访问而崩塌。

据美联社报道,2002年中国曾切断过与蒙古的航空和铁路客货运输,导致五百人滞留边境,以此报复当时尊者达赖喇嘛访问蒙古。物换星移,中国和蒙古两国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中国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大国,而蒙古国的出口货物90%销往中国,因为矿产资源价格下跌,这两年蒙古经济发展遭遇巨大困境,甚至有外界评论接近崩溃边缘,作为在俄罗斯和中国两个大国夹缝之中生存的蒙古国,处境尴尬。去年因为中方施压,蒙古国婉拒了尊者访问,如今外界看到本年度尊者达赖喇嘛成功访问蒙古,蒙古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想必承受了巨大压力,但笔者认为他做出了一个正确、勇敢的决定。

作为一个全民直选产生的总统,查希亚先生不可能不尊重和倾听人民的意愿,蒙古与西藏的历史渊源长达数百年,即使在上个世纪斯大林曾经对他实际掌控下的蒙古佛教徒进行过大清洗,残忍杀害过17000名喇嘛,但如今仍然有超过半数的蒙古国民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在现实经济遭遇困境的艰难时刻,蒙古民众需要寻求宗教精神慰藉的意愿会更加强烈,从本次尊者达赖喇嘛访问蒙古的照片不难看出,尊者在蒙古受到佛教信徒们盛大而热烈的欢迎,无论在乌兰巴托机场,还是在蒙古最大的甘丹大乘寺,或是在大学举办的佛学与科学研讨会,蒙古人民虔诚谦恭,聆听尊者达赖喇嘛的声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尊者达赖喇嘛不但是西藏人的精神领袖,也是蒙古佛教徒的精神领袖,尊者一直倡导的慈悲心和利他精神对蒙古国家和社会一定有积极作用。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西藏和蒙古都是敏感问题。历史上,蒙古曾经建立过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衰落后被纳入满清王朝的版图,辛亥革命爆发后,蒙古在苏俄的操纵下独立,几经风雨,寄居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不承认蒙古独立,甚至到今天,名存实亡的蒙藏委员会也未撤销。位居大陆的中国政府承认蒙古独立,但却是很多中国人心头之痛,一个蒙古,被分成一个蒙古国和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抛开意识形态不说,独立好,还是自治好,这种感觉只怕是长期生活在中俄两个大国夹缝中的蒙古人最清楚。因为有蒙古的前车之鉴,中国政府对于西藏问题格外敏感。

对于西藏的前途与命运,尊者达赖喇嘛作为最重要的历史当事人,他有自己的深思熟虑。独立,且不说现实条件根本不具备,单就夹在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之间的那份尴尬和苦处,可不是人人都能体会,尊者达赖喇嘛倡导,并获得大多数西藏人民支持的中间道路解决方案是极具可操作性,虽然具体细节可以再沟通,但这种思路绝对值得世界各国在博弈中提倡,你死我活的斗争思路早已不合时宜,尊者达赖喇嘛早在七十年代便公开声明放弃追求西藏独立,2011年也已经宣布政治上完全退休,作为宗教领袖,尊者每年访问数个国家弘法,提倡人类普世价值,加强各宗教间的和谐,所到之处无不受到人们的热烈拥戴。中国政府一直称呼尊者为西藏分裂势力头目,丑化尊者形象,在笔者看来,不但让全世界数亿佛教信徒们心生怨恨,而且类似本次访问蒙古的外交打压实在是得不偿失,不光有损大国外交形象,也让西藏问题国际化,宗教和政治应该分开对待,既然是宗教访问,在世风日下的当今世界,像尊者达赖喇嘛这样广受尊崇的宗教领袖更可以利益众生,造福世界。前往机场迎接尊者达赖喇嘛的蒙古佛教领袖甘丹寺堪布喇嘛强调说这是一次宗教访问,与政治并无关联。

2016年10月28日,作为中青会代表之一,笔者有幸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拜会尊者达赖喇嘛,虽然八十一岁高龄,但他依旧精神矍铄,和蔼可亲。当日,尊者达赖喇嘛接受了笔者近一个小时的专访,从历史过往到未来展望,从世界困境到解决方案,尊者毫无保留的奉献他的人生智慧。尊者每年都会向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公众发表演说或弘扬佛法,这种高尚的奉献精神和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在人类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笔者建议中国政府应该调整西藏政策,抓住尊者健在的有利时机,积极展开对话,早日彻底解决西藏问题,让尊者和近二十万流亡藏人可以早日回到故土。

作为宗教领袖,尊者达赖喇嘛本次成功访问蒙古,让数万期盼良久的蒙古信徒们终于可以见到尊者,其实是蒙古人民的一次胜利,蒙古是一个多党制的民主国家,蒙古人民有选票可以选举国会议员和总统,这一次蒙古政府不顾强大的外交压力,顺应民意,笔者对蒙古总统查希亚先生表示高度赞赏,一个优秀的民选领导人只要倾听民意,真心为公众谋福利,不但可以得到选民的拥戴,也一定能可以带领人民克服困境走出难关。本次尊者访问蒙古,不但蒙古的天不会崩塌,蒙古人民也将会更团结更积极的面对未来,希望蒙古和其他国家一样都可以实现良好发展。

【作者为旅美经济学者,中青会会长,2016年11月23日写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7期  2016年11月25日—12月8日

人权双周刊

顿珠多杰: 达赖喇嘛希望美国继续领军世界的自由、民主和法制|民主中国

7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1月访问日本期间,于9日,给美国新当选的川普总统的贺电中衷心祝愿的同时尊者表示;“长久以来我敬仰美国作为世界领先的自由、民主和法制国家。世界寄很大的希望于美国。我和西藏人民有幸受到美国历届总统和美国人民的支持。保护我们这古老的佛教文化。一个和平,非暴力和慈悲为主的文化,一个造福于全人类的文化。”

2016-11-27

2007年10月17日,小布什总统高调出席美国国会颁赠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仪式
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会见达赖喇嘛。(照片来源达赖喇嘛办公室。)

https://oss.maxcdn.com/html5shiv/3.7.2/html5shiv.min.js
https://oss.maxcdn.com/respond/1.4.2/respond.min.js

虽然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和最令世界瞩目的第45届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但是由于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 ·川普先生的竞选言辞中所提出的那些政策引起了很多美国人民在内世界人民的极大困惑和对他将要奉行的外交政策的焦虑。 美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来反对这场选举结果。就连一向不太关心政治的美国年轻学生都出来抗议。甚至还出现了全美东南西北各地的基督教堂、清真寺和犹太教堂的信徒们纷纷为美国未来的前途祈祷的现象。这实属罕见。
同样,世界各国政府也在震惊之余对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走向产生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感。包括美国的亚洲同盟国在内各国都正在不安地注视着美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欧盟各国外长星期天晚上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非正式会议,讨论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上台之后的欧美关系。欧洲联盟外交事务主管莫盖里尼也在星期二召集这次紧急会议,讨论川普先生先前提出的质疑华盛顿对保卫欧洲的承诺,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以及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等的一些政策。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这次美国大选中与以往不同的一点是,两党候选人在竞选演讲中都很少提及人权问题。特别是那些像中共那样独裁政权统治下的人权问题。尤其是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先生,一改共和党的传统,把经济发展放在首要来谈。这使得那些失去人权自由,一向仰望美国来为人权发声的人们的焦虑。
藏人更是不例外。流亡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对川普先生当选美国总统表示祝贺的同时,希望美国一如既往地关心西藏的人权问题和支持西藏事务。指出:“感谢美国历届总统在白宫多次会见达赖喇嘛尊者,并支持尊者提出的和平解决藏、中问题的“中间道路”政策。敦促中共当局同达赖喇嘛进行对话。尽快缓解西藏境内的紧张局势和藏、中分歧。还特别提出川普先生实现在获选演讲中所承诺的,国际社会要公平对待每个人。同时还要确保国家利益。呼吁当选总统和美国政府一如继往支持西藏事业。支持和平对话解决西藏问题这一途径。”
本月10日在日本大阪seifu 高中给3,000多学生和教职员工演讲(照片来源达赖喇嘛办公室。)
尤其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本月访问日本期间,于9日,给美国新当选的川普总统的贺电中衷心祝愿的同时尊者表示;“长久以来我敬仰美国作为世界领先的自由、民主和法制国家。世界寄很大的希望于美国。我和西藏人民有幸受到美国历届总统和美国人民的支持。保护我们这古老的佛教文化。一个和平,非暴力和慈悲为主的文化,一个造福于全人类的文化。”
10日接受日本媒体专访(照片来源达赖喇嘛办公室。)
另外,尊者达赖喇嘛在10日接受日本媒体专访时讲,“我认为美国是自由世界的领军,自由与民主的价值在那里根深蒂固。此次大选的结果,反映了美国人民的意愿。我不觉得会有什么特别变化。但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当问到是否希望会见美国新当选的总统时,达赖喇嘛回答说:“ 当然,我期待不久的将来能够与新当选的川普总统会面,如同与过去几任美国总统 、参众两院领袖们的会面一样。”
世界局势风云多变的当今,流亡藏人的担心不无道理。虽然达赖喇嘛尊者深受世界人民的爱戴,这位获得过非常多世界级的奖章,荣誉和从2012年起连续五次荣登《沃特金斯评论》(Watkins Review) 年度一百位在世最具精神影响力人物的「世界百大精神人物」排行榜第一,和2002年,德国媒体(GEO)所做的 “谁是德国人最景仰的人物?”的调查。结果尊者达赖喇嘛名列前茅。今年稍早,按照德国(FORSA)民调公司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尊者达赖喇嘛也是名利第一,而最近一次,美国的市场调查公司哈瑞斯互動(Harris Inter-active)与《国家先驱论坛报》和 “法兰西24电视台”(France 24)合作 。以“ 在十九位卸任的或现任的国家元首及宗教领袖中,谁在民众心目中最受欢迎和最具政治影响力?”为题,在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六国以网络各访问一千名成年人,其结果仍然是达赖喇嘛领先。西藏人权问题也得到国际上的重视。
可是,由于中国的经济军事势力的迅速壮大,那些一向标榜自由、民主、人权为人类普世价值的政客们纷纷屈服于中共的经济诱惑和军事压力。不敢和中共谈人权问题。不敢提西藏、台湾问题。完全不顾本国人民的极力反对,不敢会见来访的达赖喇嘛尊者。曾一度出现了一种“达赖喇嘛效应”。
据CNN 2010年11月4日,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提到,德国哥廷根大学(University of Gottingen)的福赫斯(Andreas Fuchs)和尼尔斯-亨德里克·克兰  ( Nils-Hendrik Klann)研究发现;“如果一国的领导人会见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该国对中国的出口在其后两年内平均下降8.1%。”研究者们还发现,这种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始于2002年胡锦涛主席上任时期。福赫斯和克兰使用联合国提供的数据,跟踪1991年到2008年间,159个国家对华出口情况。他们发现,对中国出口的下降仅发生在达赖喇嘛与该国最高领导人会晤之后,例如总统、总理、国王、皇后和教皇。但是仍有一些有富有正义感的领袖如德国总理默克尔,不顾来自中国的强烈抗议和威胁,于周日(2007年9月23日)在柏林的总理府会见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只有美国历届政府不管哪个党执政,都一向是不顾中共当局的强烈抗议,照常会见到访的达赖喇嘛尊者。”
 
“我们都接见过达赖喇嘛” 左起:老布什、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图源:Getty/VCG)
美国总统会见达赖喇嘛始于1991年。从此以后的20多年中,美国连续四任总统共会见达赖喇嘛达14次:其中,老布什会见达赖喇嘛一次,克林顿会见达赖喇嘛次数最多,达五次,小布什会见了四次,现任总统奥巴马截至目前会见四次。白宫还表示,奥巴马在会晤期间“表明了他对保护西藏独特宗教、文化和语言特征、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藏人人权的强烈支持”。
最近,美国国务院还向国会提交了第14次「西藏谈判现状」年度报告。重申将促进北京当局和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或他的代表之间展开实质性对话是美国的长期和重要的外交政策目标。报告指出,美国支持「没有先决条件的对话」。批评中国当局在重启藏中对话方面提出的前提条件缺乏理由而且不切实际。中国政府坚持这种政策,其结果将会适得其反,也违背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期望。
那么,美国新当选的总统唐纳德 ·川普先生,是否会见达赖喇嘛尊者,以何种方式会见,能否和中共谈人权问题?世人将拭目以待。
民主中国

王力雄: 开放的礼品|自由亚洲

2.0.jpg邓小平就在1978年12月28日接受美联社新闻记者访华团的采访时,向西方传达了愿与达赖喇嘛和解的信息,表示达赖喇嘛可以回来

2016-11-7

邓小平在1979年会见达赖喇嘛的兄长嘉乐顿珠的档案照

邓小平在1979年会见达赖喇嘛的兄长嘉乐顿珠的档案照

随着毛泽东撒手人间,在文革中动荡的中国终于有了转折的契机。被几次打倒的邓小平复出,充当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终得机会实施他在韬晦多年中形成的改造中国之蓝图。

在邓小平以发展经济为座标原点的蓝图上,为了实现经济迅速起飞,“改革”是必须与“开放”并举的。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中,中国“对外开放”的最好对象是西方。虽然为了对抗苏联阵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政府当时已与中国政府眉来眼去若干年,关系不错。但毕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如何在“民意”起决定作用的西方社会获得认同,对能否成功地“开放”将有很大的影响。西藏问题一直是西方社会尤其是民间舆论关注的重点之一。争取西方的“民意”,这个问题无法忽略。

1978年底,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取得决定性胜利,把中国的舵轮掌握到自己手中。其后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在1978年12月28日接受美联社新闻记者访华团的采访时,向西方传达了愿与达赖喇嘛和解的信息,表示达赖喇嘛可以回来。

达赖喇嘛方面立刻做出积极回应,派人到北京接触。1979年的3月12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进一步表明了和解态度,并且以实际行动配合这种表态──几天后,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提前释放所有仍在服刑的“西藏叛乱”参加者共376名,对已经刑满释放但仍然“戴帽”进行“监督改造”的六千余人,一律“摘帽”——即不再当作敌人对待。

中共与达赖喇嘛进行和解有一个绝对前提——西藏必须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用邓小平的话说──“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然而在对西方“开放”的背景下坚持这个前提,不能再用闭关自守时代的强硬方式,而需要有一定的说服力。强调历史根据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得让爱挑毛病的西方人看到,今天的西藏在中国的统治下,要比在达赖喇嘛的统治下发展得更好,西藏人民生活得更幸福,绝非像达赖一方宣传得那样暗无天日。

但是事实却非如此。仅从老百姓的生活看,按当时的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郭锡兰在党委会议上通报的情况是:“全区大约五十万人的生活不比互助组时好,其中有近二十万人生活相当困难,没有尝到公社化的甜头,或者吃了苦头。有的地方讨饭的也多了。还有几十万牧民和城镇居民,因为供应的青稞和糌粑少了,小麦和面粉多了,在生活上也产生一些新的问题和困难。征购任务的偏重和任务分配的不合理,也给一部分群众生活带来了困难。 ”

郭锡兰所说的“互助组时”,是指一九六十年代初期。到他讲话的一九八零年,十几年过去,没有进步,反而退步。当时西藏的人口总数是一百八十三万,五十万人生活困难,占的比例是相当大的。所说青稞和糌粑少了,是因为文革时期强迫农民改种小麦。强迫藏人放弃传统的类似事情还有很多。加上寺庙、文物被破坏,宗教遭禁绝,藏人上层社会受到广泛迫害,汉族干部执掌西藏主要权力等,达赖喇嘛在国际场合对中共统治的控诉从事实上难以反驳。

所以,迅速改变西藏状况,在当时成了邓小平“改革开放”棋盘上的一颗重要棋子。去走这第一步棋的,是当时担任中共主要领导人的胡耀邦。

zi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