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指陈光标 暗射李源潮|法广

1.png

陈光标遭以财新网为首的多家中国媒体起底,“中国首善” 搭错船,一夜之间成了“中国首骗”。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外参》第78期内容:令计划给单,丁书苗给钱,李东生背书——起底陈光标,暗指李源潮。

2016-10-15

 

法广:关于陈光标“诈捐”的报导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数年前,就不断有媒体质疑其公佈的捐款数额,并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那么为什么之前起底陈光标的文章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引起如此广泛地关注呢?

贺兰若:是的,中国媒体质疑陈光捐款数额,以及其公司江苏黄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业绩的报导一直都没有间断过。例如,2011年《中国经营报》就曾经发表过一篇题为《中国首善陈光标之谜》的文章,质疑陈所说的每年拿几个亿来做慈善的说法,文章称:“按照正常逻辑,就算他把所有的利润都拿来做慈善,那每年几亿元的纯利润简直让人难以想像。难道帮人拆楼是这么赚钱的一个行业?”

但是令该报纸没有想到的是,文章发表后,央视竟然站出来替陈光标洗地。据《中国经营报》原主任编辑李宾回忆说,央视当时特意制作了一期节目採访陈光标,给他充分的“表演空间”来混淆视听。最后,央视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对《中国经营报》质疑的捐赠项目一笔一笔进行了核实,除了900多万元没有查实外,其它都已经到位。”

李宾与同事当时就意识到,“央视的报导基调有上面的授意”。

中国前著名媒体人,曾经任职于《凤凰周刊》的邓飞也回忆说,他曾经在2009年左右的时候,收到一篇由内地媒体转来的,起底陈光标的稿子,说这篇稿子连南方系媒体都不敢发。邓飞将此稿发布在自己的私人博客上,但是很快就不得不在一个电话的“提醒”下,将稿子删除。

法广:既然陈光标有“高人”护体,那么为什么这次却成了中国媒体的众矢之的呢?

贺兰若:这是因为陈光标背后的那位“高人”已经倒台了,此高人就是令计划。陈光标在2006年通过一位老干部结识了令政策,并由此搭上了令计划。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陈在令的安排下,通过所谓的“千里驰援”,一举成为“中国首善”。

法广:令计划为何会将陈光标打造成“中国首善”呢?

贺兰若:据财新网披露,令计划当时看上了陈光标的舆论动员能力,“认为树立这样一个典型是有利的” 。

法广:除了令计划兄弟外,陈光标还与其他什么中共高官有利益牵连吗?

贺兰若:除了令计划兄弟外,陈光标与李东生和2011年落马的原山西省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丁书苗都有利益瓜葛。2008年,陈光标将自己公司的经营范围扩展到了“广告设计、制作、发布、户外媒体代理、电视台广告代理”,这其中正是因为有了李东生的关系。李当时虽然已经离开了央视,但影响仍在。

2009年2月,陈光标又拿下了央视新址北配楼火灾之后“金属幕墙及网架拆卸工程”项目,这在再生物资回收领域属于难得的好项目,央视支付了6000万人民币作为拆除费用。

丁书苗则曾经多次向陈光标的公司捐款,仅2010年陈光标向玉树地震灾区的捐款中,就有1500万人民币现金是丁出的。丁书苗之所以肯“大出血”,其中是有原因的,2010年3月份,“丁书苗已经被边境控制,丁听到风声说自己要被调查,很惶恐,陈光标告诉丁他有关系可以帮忙,丁就答应跟着捐款。”

另外,据江苏黄埔内部人士透露,“在陈光标组织的各类爱心团体中,不少捐款商人是丁书苗的朋友”。

法广:无论是令计划、李东生,还是丁书苗,他们落马迄今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以财新网为首的中国媒体时至今日才开始起底陈光标呢?

贺兰若:由于众所周知的财新网胡舒立与王岐山之间的关系,外界普遍认为,《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一文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出是得到了中纪委——甚至是来自中共更高层的授意。对此,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认为,财新网的报导是客观的,相关记者也是花费了大量精力与时间搜集证据,说其纯粹是中纪委的传声筒不公平;但并不排除财新网选择这个时候发布文章,是得到了某些方面的暗示。

更引发人猜测的是,财新网文章发表几天之后,有内地媒体人在网上公佈了一张据说是在本世纪初,於陈光标北京太平桥家中拍摄的照片;该照片上除了陈光标、传说中的陈的第三任妻子和令计划外,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

此照片的爆出,无疑是对令计划与李源潮之间关系最好的证明。有外媒分析说,从财新网爆出陈光标与令计划的关系到这张四人照片的流出,都显示出中南海又将掀起一次大的风波,而这次将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很可能就是李源潮。

《明镜邮报》早前就曾报导说,在“新四人帮”倒台后,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被视为是习近平与王岐山下一个瞄准的打击对象;李的一位赵姓大秘已经被抓,其司机以及司机的妻子也被带走接受调查。目前,李源潮可谓是备受煎熬,在高压下度日。

faguang

Advertisements

揭露陈光标, 影射李源潮?|美国之音

4.jpg

中国有争议的企业家和慈善家陈光标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与中纪委关系密切的政经刊物财新大篇幅揭露名为中国最大的慈善家的陈光标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2016-9-27 许波

陈光标到底是中国首善还是首骗并不是一个新话题,早在2011年中国官媒就曾经揭露过他诈捐,造假等各类丑闻。但值得关注的是,这次媒体揭露的的方向从陈光标的商业模式转向其政商关系,重点放在他与一众落马高官的关系方面。陈光标之类的骗子在中国不足为奇,但陈光标现象却引发人们深思。为什么如此简单粗暴的欺骗手段竟能横行一时,还获得舆论的大力支持?陈光标如何结识高官,为自己的行骗之路寻求保护伞?中国媒体此时披露陈光标的政商关系是否意有所指,矛头指向他身后更大的后台?

历史学者、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说,陈光标的炒作做法与体制的宣传手法异曲同工,他也只能在现有体制之下把自己包装成大慈善家。现在的体制在得到政权之前也曾有大量承诺,要实行宪政、实行民主、普选等,就是为了得到大家拥护。陈光标就是借助这种宣传手法进行欺骗。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说,陈光标不只是一个现象,他是中国体制的一部分,是中国商人和领导干部的化身。他不见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这其中有落井下石的成分在。他有些行善确实是真的。但他同时也是一个骗子、小丑、暴发户。中国政府和各级商人也是这样的形象。

章立凡先生说,陈光标一定有保护伞。几年前关于起底陈光标的文章被官方封杀,说明陈光标在那个时候是由利用价值的。现在可能是他的保护伞不灵光了,又或者是有权力斗争的需要,陈光标才会变为炮灰。做慈善一定有需要真做的部分,陈光标做慈善真真假假,假的成分更多,而且夸张和荒诞程度很像现在的宣传炒作。他背后的政商关系才刚刚开始曝光,能曝光到什么程度还有待观察。

何频先生说,陈光标曾在纽约获奖,完全是欺骗行为,这对于一个慈善家来讲非常影响形象。假如做了99件善事,有一次欺骗,其他的善事也都变得不重要了。衡量一个政府和商人,主要就是看他的行为有没有受到法律和舆论的监督。陈光标现象主要就是由于他既没有受到媒体长期监督,也没有受到司法的监督。直到现在出现问题,当地的司法也没有开始立案调查。如果官方有所通知,十个陈光标都会被抓起来,因此他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章立凡先生说,媒体其实很早就质疑陈光标行善的真伪。他比较擅长利于舆论来炒作自己,也懂得迎合官方口味,比如扮成雷锋、周恩来等形象来取悦官方,这是他行骗的主要手法。

何频先生说,陈光标、令计划、李源潮的合照明确说明了高层下一步要整治李源潮,至于陈光标是不是由于此事受牵连尚不得知。章立凡先生说,把李源潮和陈光标联合在一起,很明显是政治权力斗争的征兆。这张照片非常值得质疑,李源潮的着装和姿势与旁边的人都不协调,有合成的嫌疑。这张照片也许反映出政治权力斗争的走向,李源潮很有可能被锁定为下一个目标。

何频先生说,无论是民主社会还是专制社会,政治就是权力斗争,而权力斗争就是利益分配。民主社会的权力斗争通常是通过媒体直接揭露以及司法审查,因为媒体具有独立市场、司法也独立于政治之外。此外,还有其他更多程序尽可能让民众对政治家的行径保持知情权。民众一直处于一种监督状态下,那么权力斗争就会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中国民众永远只能看到权力斗争的表象,所以造成了谣言满天飞的现象。

美国之音

傅桓: 骗子难以被彻底打败|东网

4.jpg

无论是王林还是陈光标,都是高级官僚豢养的门客。
2016-9-26

倒卖废旧物资起家的陈光标,借助丁书苗等落马商人的财力,在官办慈善中获得了奖状了证书。随即,他又将这种慈善资本加以运作,投到项目招标中,以慈善家与权贵门客的身份行走资源的垄断方政府。陈光标近期因内部争斗被媒体爆料,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最新的揭露陈光标“假慈善、真骗术”的报道,建立在政商关系的勾结上,从而揭示了陈光标竭力用慈善外衣伪装的另一面:他与一众下台的高官有著稀里糊涂的社交关系,随著这些人的失势,陈光标走下坡路。但就目前而言,民间舆论还难以将其扳倒。

陈光标难以被口诛笔伐的媒体打倒,主要还在于媒体已经揭示的部分,亦即:如果媒体要彻底扯下陈光标的真实面目,就需要将他背后那些曾经风光的高官给揭露出来,而在这方面,媒体忌惮太多,以至于投鼠忌器,既然不能彻底拉倒高官,也就无法彻底揭露陈光标。

这一幕令媒体左右为难的局面,在大师王林那里也有类似逻辑。王林靠著奇门遁甲等旁门左道,结交高级官僚,并以此延伸其影响力到大众明星,广收弟子,也曾势力庞大。但是等到王林被揭露,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是其八卦形象,而对打倒骗子王林并无兴趣。

无论是王林还是陈光标,都是高级官僚豢养的门客。他们或者自称有奇异法术,可以颐养天年,帮助长生,或者声称掌握舆论发动能力,能够制造社会影响。在这种庇护之下,王林以魔术行走江湖,陈光标以慈善收揽工程,在门客的身份上经营了一方小天地。

王林和陈光标,其假借的奇门遁甲术与慈善装扮,都成为一种被竭力夸大的表演天赋。在禀赋不高、辨识力不强的权贵关系网络中,它成为除了豪门关系网之外,联通社会关系网络的一部分,因此受到倚重。而出于从众心理,王林与陈光标得以推广其关系网络。

王林大师从雄霸一方的风范王者,变成现实中的普通人,实因他牵涉进凶杀案件中──对于门客而言,这是一大忌讳,也就是说你不能令庇护者背负触犯现行秩序的罪名。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王林被推下神坛,失去庇护,门前冷落,但也还是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陈光标亦然。迄今为止,之所以落得个理屈词穷的局面,是因为陈光标牵扯进私刻公章的罪案中。没有谁──哪怕是失势的高官──也不愿意一名可疑的犯罪嫌疑人沾边。但碍于过去的交往历史,又不能公然承认,所以只好任凭陈光标折腾,庇护人心里是骂娘的。

这就是中国光怪陆离的社会一景,当一名骗子被指出所用的骗术时,他并不必然破产,因为掌握最终定性权的人没有发话。此种情况下,骗子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开始了自救过程──过去是以此求取闻达于诸侯,现在是但求继续蒙蔽大众,从王林到陈光标之流,莫不如此。

这也是中国社会的悲哀之处,没有是非分明,甚至于乐见标准被模糊起来,甚至也理解这么做来浑水摸鱼的那些人。这就导致了一个局面,骗子是被制造出来的,而且难以被彻底打败。现实无非是,一个新的骗子取代老的骗子,但骗子如鱼得水的那些套路未受影响。

东网

陈光标底气何来?|自由亚洲

9.jpg

2016年9月23日,陈光标在新闻发布会称用证据说话,但却禁止现场记者提问。 (陈光标微博图片)

2016-9-25

作者:黄小山 刘少风

(原标题:陈光标新闻发布会后 当事法人发声明反驳)

2010年9月,陈光标在人民大会堂讲慈善,但其慈善之名在2010年前就遭中国调查记者群体质疑。(陈光标微博图片)

有“中国首善”之称的陈光标被传媒指“捐献造假”,在周五(23日)的新闻发布会后,涉事前法人张宏德发表声明,指陈光标才是私刻公章的直接责任人。而陈光标新闻发布会上不接受记者提问,导致舆论持续升温。

在陈光标周五(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多家媒体都进行现场的视频或图文直播。根据现场视频显示,陈光标除了声称财新和网易记者报道作假之外,还列举一些自己的捐款凭据,但一些记者查询原始凭据,或者要求现场提问,都受到拒绝。

此外,除了50多个记者外,被指可能是陈光标属下的减肥产品代理人员,来了200多人,在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还遭到他们围攻。

而被陈光标指责恩将仇报的前法人张宏德,打破之前的沉默,对陈光标作出反驳。他指自己在去年8月1日,才应陈光标的请求当黄埔再生的法人兼总经理;在此之前和陈光标毫无隶属关系。而被警方搜查到的170多枚公章,是多年前黄埔再生私下刻制。

张宏德还首次披露陈光标官司缠身,多个官司败诉并面临被执行。同时,张宏德批评陈光标弄虚作假、欺世盗名、明里作秀,暗里作孽、有盛名无良知。

一位不愿透露个人资料的知情人,亦佐证了张宏德的说法。据她透露,黄埔再生拆除项目难以为继后,陈光标现在做减肥产品,还忽悠到了不少人。但目前不清楚他在减肥产品上拿了多少钱,而之前黄埔再生的资金链已经断裂。

她说:他忽悠的很多人呢,那些人还挺为他说话的现在。他那个资金链是已经断裂了,他原来那个江苏黄埔的那个公司工程是拿不到,破产没破产需要工商部门的评估。

而本台记者获得的原为陈光标搞媒体包装李先生的录音还称,陈光标的黄埔大楼,本身涉及严重的腐败问题,他甚至用曾轰动全国的厦门赖昌星的红楼比作陈光标的做法。

李先生称:第一层就是地下室或停车场和公司饭堂,二是接待厅,像咖啡厅那样的,这是第一层。二层就是空的,三层四层都是总统套房,两套总统套啊。他这个和那个赖昌星的红楼是一回事儿啊。以前呢我不敢说,是因为根本发不出去,这是中宣部控制的,第二,国家的网监局,他有熟人,马上就给你删掉了。有的稿子我一看我赶快下载了,再过一会去看就看不到了。

早前,陈光标曾主动要求和本台记者交流,他称中国的媒体都要搞他。在被指可能涉及交易黑幕的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大楼的合法性时,陈光标指这个大楼属于自己,所有手续齐全。但被追问是否有土地许可时,他又改口称没有土地证。

他说:所有的协议啊证明啊甚么都有的,这个土地贡献的还没有。另外一家公司是08年卖给我以后,他本来他是有产权的,这家公司的产权就在我手上。因为我钱付给他了嘛。但是我当时没有来得及去办理过户,这家公司在清算的时候就把它注销掉了。

陈光标曾邀请记者采访他的新闻发布会,但其后本台记者多次拨打他的手机,只有一次接通即被挂线。

媒体人透露,尽管陈光标事件持续发酵,但因背后有中央文明办、中宣部、共青团中央以及军方的总政等推举的道德模范因素,迄今为止,南京司法部门也深感棘手。

自由亚洲

陈光标的灌输式新闻发布会”不知所云”|博谈网

新闻发布会现场

2016-9-23 苏智敏

陈光标23日的新闻发布会,从头到尾只有陈光标一人的辩白,拒答记者的提问。被中国媒体形容是不知所云的“灌输式发布会”。

爆发肢体冲突

针对日前财新网的特稿《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及网易的《切胃减肥背后的陈光标:业务瘫痪债务缠身》等起底文章,陈光标于9月23日上午9时30分召开新闻发布会,批判上述报导是道听途说、恶意诽谤。

新闻发布会在黄埔防灾培训中心召开,即陈光标的南京公司所在地。发布会现场的桌上,堆叠厚厚的捐款发票及疑似捐款的文件。桌子后的背景墙上,有五个大红字:“让证据说话”。

陈光标在发布会现场说,他的捐赠99%是到位的,1%不是没有到位,而是分期到位,但最终还是到位。并指责公司总经理张宏德背信弃义,与副总蒋勇在外成立其他公司,私刻公章,套取公司利益。

他又说,瘦身是靠专家建议,合理膳食和运动瘦身的。

会上,陈光标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并称这是新闻发布会,不是新闻回答会。到了10时15分左右,主持人宣布发布会结束。

据澎湃新闻报导,这场发布会显然混乱的失去焦点。从进场媒体开始,即有严格的审查,遭媒体起底的陈光标要求记者提前将采访提纲发至陈光标公司处,通过审核才可参加发布会。

桌上那一叠叠厚厚的证明文件,也成了装饰道具,未让到场记者查看。

发布会现场,除了人数约50位左右的媒体记者们,还聚集了近200名称是陈光标公司经销商的人。

而这些“经销商”还当场指责媒体记者“带头起哄”,引发骚乱。更有“经销商”将记者推进电梯并试图殴打。一位新华社记者遭“经销商”围堵在楼道内,责问其有没有捐过款。

“灌输式发布会”

发布会结束后,《新京报》旗下的微信帐号“沸腾”刊出文章《没怎么见“证据”说话,只听到陈光标在说话》质疑这场新闻发布会。

文中指出,这场发布会没有合乎逻辑的叙述,没有任何细节,只有干瘪瘪的单方面宣示,信誓旦旦,一如既往,是“灌输式发布会”。

文中又称,既然有“恶意诽谤”情节,却没有进行任何具体的驳斥或澄清,只是用大而空的“数据”搪塞,让人疑上加疑。文中以“减肥质疑”为例,指陈光标曾说,将拍泳装视频证明身体无疤,然而发布会上,只有一张医院的鉴定证明。

对于23日现场所展示的真假难辨的凭证和证书,及大量经销商现身说法,甚至架起摄像机同步直播等行为。文中称,陈光标深谙“宣传”之道,所谓的新闻发布会,简直就像一场商业宣传秀。

《新京报》这篇以微信帐号发表的文章还对陈光标表示,“它们是不是道听途说,是不是恶意诽谤,你要么证伪它们,要么老老实实认账,大大方方地承认“其实我是个演员”。搞出这样一个不知所云的发布会,在明眼人看来,除了笑,几乎是没有效力的。”

文末更写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一次,标哥可别低估了公众的智商,可别低估了事实和证据的力量。”

botan

中纪委借陈光标敲打令计划余党 李源潮脖子上绳索再拉紧|博闻社

9.jpg

北京财新网突然大爆“中国首善”陈光标与令计划“官商勾结”、互相利用的内幕,背景实不简单。博闻社从北京消息人士获悉,财新网的爆料与中纪委即将要对令计划为首的原“共青团”系展开新一轮“剥洋葱”手术有关,而这一波要剥的“洋葱皮”,很可能是现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前中组部副部长沈跃跃。

2016-9-23

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作为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有交情的资深媒体人,不能说她是王岐山的传声筒,但是她对中纪委的“打虎动向”有十分敏锐的感觉,这是无可置疑的。“从财新传媒这几年有关中共反腐打老虎的报道,外界可以看得出,该媒体对中纪委的行动拿捏还是相当准确的。”

消息人士指,陈光标是中共上一朝由令计划一手挖掘包装,由当时最高领导人亲自树立和推销的“模范标兵”式的人物,不光令计划本人与陈有亲密接触,胡锦涛、温家宝等高层都单独接见过陈,所以,虽然陈光标非中共体制中人,但是拿陈光标当靶子打,是最容易“顺理成章”对令计划为首的前朝重臣进行“剥洋葱”的。

胡锦涛当年接见陈光标等模范典型

消息人士对博闻社指,习近平、王岐山要彻底肃清令计划为首的所谓“共青团系”在党内的影响势力,现任政治局委员李源潮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障碍。“几乎在财新网发出倒陈光标的长文同时,网上出现了李源潮与陈光标、令计划在一起的亲密合照,绝不应该视为是偶然的重合。”消息人士如此说道。

消息人士对博闻社指,中共对李源潮的处理,很可能也是采取这几年惯常的“剥洋葱”做法,先打外围、剪裙边,最后顺理成章动到核心。“李源潮下马前,会有一批跟他相关的官员落马,李在江苏时扶持的江苏帮已经崩溃,现在应该到清理李源潮主政中组部时的势力,原中组部副部长沈跃跃可能会一马当先。”

消息人士指,沈跃跃起仕途起家于浙江共青团省委,80年代就得时任共青团中央领导的李源潮、令计划提携,是令、李集团的重要成员,李源潮任中组部部长后,沈跃跃以“常务副部长”之冠,与李齐驾并驱,成为令计划在组织系统的重要代言人。“如果中纪委拿下沈跃跃,其矛头所指,将再明显不过了。”

前中组部副部长、现人大副委员长沈跃跃危矣

消息人士特别向博闻社指出,财新网有关陈光标的报道,以及李源潮与令计划、陈光标等亲密合照曝光后,海外有一家外表“反共”的网站,立即出面“辟谣”,指有关照片是“PS(电脑合成)”的,意欲为李源潮开脱。

“这家网站实际上是江苏国安设立,由中共某派系在背后掌控的。”消息人士指,中共官场江苏帮的大坍塌,预计会影响到方方面面,“陈光标被财新网摆上台,只是表面症状之一。”

北京消息人士还透露,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本周初曾经到成都,出席西部战区的一个重要军事活动,次日即匆匆返回北京,“习的出行现在非常谨慎,而且每次出来都是高度戒备,比前几任最高领导人出行安全防范措施,有过之无不及。”

有关中纪委对沈跃跃调查的内幕,可见以下链接。此外,博闻社早于2014年就出版过《中国首骗陈光标》,披露了陈光标假行善、真行骗的内幕,同时其中披露陈光标涉嫌为江苏国安充当“特务”的背景。

疑获令计划安排当”中国首善” 陈光标涉假慈善真骗财|苹果日报

9.jpg

“中国首善”一夕间成“首骗”!从中国派钱派到美国的陈光标,近日被内地媒体揭发是假慈善真圈钱,还指陈是落马高官令计划安排成为“首善”,陈因涉伪造公章被立案调查,该案备受纪委关注。昨下午陈以侵害名誉权、荣誉权为由将财新传媒告上法庭,索赔100万,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已立案。

2016-9-22

陈光标(右一)和妻子张婷(左一)与令计划(左二)和李源潮(右二)的合照,有网民质疑是合成照。互联网

现年48岁的商人陈光标,有“中国首善”、“全国道德模范”、“中国最具号召力慈善家”、“全国劳动模范”等名衔,又曾任江苏省政协委员、红十字会副会长、省慈善总会副会长,还是71个县市的荣誉市民、51所中小学名誉校长,号称累计捐款超过20亿元,捐建小学52所。

然而前日财新网、网易等多家媒体发炮,揭其捐赠大量造假、重复计算等,又指陈的“豪捐”来自他人捐款,多数进了个人户口。

豪捐多来自他人捐款

陈的捐款不少来自前山西省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丁书苗的朋友圈。2010年玉树地震后,丁书苗将受查很惶恐,捐1,500万给陈“疏通”,丁后来因涉铁道部长刘志军案判刑20年。

经营拆迁、回收公司的陈,2008年汶川地震中成名,新华网称他救活了11人,背出200多具遗体,封他为“中国首善”。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在令计划安排下,陈当时租了几辆车在灾区摆拍。陈2006年通过一位老干部搭上山西为官的令政策,进而结识令计划。令计划看重陈的舆论动员能力,认为树立这样一个形象有利。陈又结识当时分管宣传的李东生(后调任公安部副部长),获得媒体资源。这三名官场恩主现均身陷牢狱。

与李源潮合照曝光

陈光标和妻子张婷与令计划的合照昨也在网上曝光,相片中还有另一位仍在台上的大员李源潮。与领导人合照、各种荣誉、媒体吹捧,令陈的公司黄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获得全国官方工程专案并转包获利。两名公司高层称,2010年取得央视文化中心北配楼拆卸工程,与令计划直接相关;另一个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工程,赔钱也要做,公司赚钱专案也有很多来自电力系统。2014年底令计划落马,陈光标也停止高调行善。他还称因牵扯令案一直配合调查,需要抽身,请员工张某“帮忙”出任公司法人。今年,两人因拆帐问题反目,陈以张没支付司机电话费等琐碎理由,将他罢免报警。不料警方上门调查时,搜出170多枚伪造公章,包括各种慈善机构官方印章。

陈光标微博昨以公司名义称,财新网的《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和网易号自媒体《知道》发布的《切胃减肥背后的陈光标:业务瘫痪债务缠身》两篇稿件恶意诽谤,将于本月23日召开记者会展示批驳证据。

“中国式慈善”难脱官场贪腐

2012年,陈光标在《纽约时报》登广告,宣称钓岛属中国。互联网

早在五、六年前内地媒体就曾起底陈光标,当时不但遭宣传部门过滤,撰写报道的记者甚至收到死亡威胁。如今首善神话破灭,与令计划、李东升等高官入狱同步,中国式慈善往往与官场贪腐息息相关。

纽约街头派钱做骚

陈擅长扮成大善人以及爱国者,不仅在国内夸张演出,还走到台湾派钱、在纽约街头拿着百元美钞追着“美国穷人”派,花巨资在《纽约时报》上卖“钓鱼台是中国的”广告。他卖力表演获体制肯定成“榜样”:无私奉献,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过去大部份吹捧陈的稿子多来自新华网、央视等官媒。当年质疑陈的慈善作假都不可能见光,更遑论其政商关系链。

当依赖的高官成了阶下囚,陈光标公司破产、转行卖减肥药。他三个月瘦身减掉52斤,代言减肥产品,传媒指他“切胃减肥”。陈则反击称不日将拍泳装短片证明身体无疤。

中国慈善富豪榜上不少人如今都成阶下囚:丁书苗,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张荣坤,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刘汉,曾是胡润慈善榜四川首善;禹晋永,曾获“中国红十字人道服务奖章”。内地时评家王五四写道:“他们被抓不是因为所犯之罪,而是因为他们的大树倒了,拨出萝蔔带出泥,他们成了被带出来的泥。”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