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 暴政的朋友 罪恶的帮凶|自由亚洲

C-6.jpg

卡斯特罗的死就像照妖镜一样,让我们透过它看清了谁是人民真正的朋友,谁是暴政的狡猾帮凶。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不管你持有何种观点,从他们的表态中你一定能敏感到什么或有所感悟。

2016-12-5

2016年11月26日臭名昭著的古巴独裁者头菲德尔.卡斯特罗终于死了!这个给古巴人民带来沉重灾难的暴君的死亡是57年来他做得最正确的事情了。难怪迈阿密的古巴裔人民走上街头欢呼雀跃,庆祝他去见马克思。

卡斯特罗的死就像照妖镜一样,让我们透过它看清了谁是人民真正的朋友,谁是暴政的狡猾帮凶。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不管你持有何种观点,从他们的表态中你一定能敏感到什么或有所感悟。

卡斯特罗离世当天,美国即将离任的奥巴马总统说: “历史将记录和评价这个人物给古巴人民和世界带来的巨大影响。古巴人民一定知道,在美国他们有一位朋友和伙伴”。都盖棺定论了,奥巴马何必如此闪烁其词。什么“历史将记录和评价”,每个人都又是历史的创造和记录者,现在就要给出明确的历史评价:这个魔鬼、暴君给古巴人民和世界带来的,除了痛苦就是灾难。独裁者们就是苦难与不公的制造者,鲜有例外。

接着暴政的兄弟们,中共、朝共的党魁也对卡斯特罗大加赞誉。中共为了悼念卡斯特罗,连江西电厂死亡74人的特大事故也置若罔闻。北朝鲜甚至为此降半旗致哀。其喉舌自然鹦鹉学舌似的跟风炒作。其中最值得强调的要算委内瑞拉的马杜罗的声明最为确切: “卡斯特罗走向了最终的胜利”。是的!灭亡不仅是独裁者们最终的胜利,也会是独裁政权们最终的归宿。

很快,美国候任总统川普发推说: “菲德尔卡斯特罗死了!” 就差“终于”两个字了。几小时后川普的过渡团队声明说: “卡斯特罗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压迫了该国人民数十年之久,留下的政治遗产是“行刑队、盗窃、难以想像的痛苦、贫穷和基本人权的剥夺”。候任副总统彭斯在推特上声明说: “暴君卡斯特罗死了,新的希望升起。我们将会与受压迫的古巴人民站在一起,去追求自由与民主的古巴。自由古巴万岁! ”这就是历史的评价和记录,其实还不止这些,他对古巴人民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

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说: “独裁者死了,但是独裁并没有死。有一点是清楚的,历史不会宽恕卡斯特罗。历史将牢记,给自己的人民带来痛苦和苦难的卡斯特罗。他是一个邪恶凶残的、杀人无数的独裁者。”这也是历史的评价和记录。

卢比奥还呼吁美国国会和未来组建政府的川普支持古巴民众“为争取自由和基本人权进行斗争。”

独裁者或者是独裁政权的灭亡,本来就应该是一件值得被奴役的人民或反抗奴役者的朋友们庆祝的事情。独裁政权的兄弟们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悲哀悼念,互相吹捧也就罢了,可是我们看到令人不解的是很多民主国家的政客也对像卡斯特罗这样的独裁者大加赞赏,甚至与加国总理那样把卡斯特罗称为英雄就于理不通,令人后怕了。可想而知,若没有三权分立,互相监督制衡的民主制度的制约,他们也会不断地扩张权力,逐步吞噬人民的个体自由权。不是他们不想成为独裁者,而是受制度所限,他们无法成为独裁者。因此,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们必须时刻警惕,瞪大眼睛看好自己的公仆,以防他们为了眼前的私利出卖立国之本,损害人民的长久利益。

美国经过多年绥靖政策的伤害之后,是时候重振美国价值,捍卫普世人权,高瞻远瞩地协助世界去除专制,带领人类全面步入文明时代了。
自由亚洲
Advertisements

陈光诚: 从私人信息也会成为呈堂证供看中共的恐惧|自由亚洲

7.jpg

私人谈话、私人信息也会成为呈堂证供,这离文革还有多远?在我看来就缺一个公开鼓励大家揭发举报了。事实上,社交平台上早已设立的“举报”一栏,早已在鼓励检举揭发了。近期高频率的媒体认罪和当年的公开批判更是异曲同工,且无论是级别还是影响面都比十年浩劫时的批判会要高得多、大得多。不同的是这回是披着公、检、法外衣进行的,就像穿着公、检、法制服去进行强奸一样,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多了一层自以为“代表合法”的色彩。

2016-10-8

色彩、形式往往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关键是我们要弄明白中共这样做具不具有真正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是否违宪。对于这种妄图强奸民意的滥权行为,我们公民是否也必须配合?答案——想想当年想要在每台电脑上预装“绿坝’”,还有两高“转发500条就可入罪”恶规的结局就明白该怎么应对了。

试问中共:这样的规定是否适用于北戴河会议?公民是否可以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公开会议内容?若发现有不利于人民的内容是否可以作为呈堂证供来起诉你中国共产党?若是,程序应该怎么走?若不能做到,就再次证明中国共产党是凌驾于国法之上的皇帝党。既然如此,我们知道用共产党立的规矩或按照共产党制定的标准去和共产党讲道理的路也就走到头了,必须令寻它途。

私人信息也可作为呈堂证供说明,中共几十年把手伸进人民的子宫里还嫌不够,还要钻到人民的脑子里监视人民每天都想什么、想要做什么。中共已经武装到牙齿,投入大量维稳经费来监视人民了,为什么还不放心?还没有安全感?还一定要这样为随时指控公民做准备呢?也许听完我的这段经历,大家就更加明白。

当我出狱后在家再被非法拘禁时,我不时设法发出信息,结果导致每天九个人呆在我家屋子里,面对面看着我们。恶贼张建曾愤恨地说:“一眼看不到你们,我们就吃不下,睡不着。只有24小时看着你们我们才放心点。”这自供状毫无疑问是党国恶仆的肺腑之言。人民的觉醒,使得奴役人民者寝食不安。

专制之下,统治者所立的规矩从来都是管束别人——人民,而不是管束自己——当权者的。何况共产专制政权更是集世界独裁者的邪恶于一身,为了维护专权就会不择手段。只要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人民就不会被当权者当回事。

在私人谈话、私人信息也会成为呈堂证供之后,还会有什么更邪恶的践踏自由、践踏百姓权利、利益的管控招术出台,都不足为怪。因为你的手里没有选票,又靠什么能让当权者在乎你和你的权益呢?

自由亚洲

陈光诚: 从”秀才不出门怕犯出门罪”说起|自由亚洲

6.jpg

在中共挟持下的中国,法律只是共党用来统治人民的工具,是为中共当权者服务的,根本不是文明社会中“社会公器”的概念。(AFP)

2016-9-27

秀才不出门 怕犯出门罪

一个月前的一个早上,网名秀才江湖的吴斌先生正在家中写作,忽听有人敲门。开门后发现两个衙役站在防盗门外。

秀才问:“有何事?”衙役说: “今天不要出门,一出门就会被我们带走。不想被我们带走就呆在家里别出门。”

随后两衙役便守候在秀才门外。没有理由,没有解释。一直到深夜方离去。

这时,秀才终于得以出门吃上一顿热餐。

查遍中国所有的法律,也找不到一条有关”出门罪“的规定。可是法律是法律,生活是生活。在专制之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很多东西就不能只考虑用法律去解释,什么都能用法律解释那就不是人治国家、独裁体制了。

闭门家中坐 祸从中共来

今天黄美娟从拘留所被释放了。

秀才被不得出门一个月后,他的妻子黄美娟在网上转发一条关于乌坎村的信息时,随手写了“扩散”二字。随后,衙役便找上门来将其带走,并以“传播谣言”为由将其行政拘留10天。秀才将妻子黄美娟被拘留的消息放到网上后,衙役们接着又把秀才也带到衙门危胁……。家中只留下一个五岁并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无人照料。

在网友的关注下,秀才很晚被放回,但他的妻子一直被关押至9月25日才释放。

只许当局造谣 不许百姓说话

以上是一个普通有良知的三口之家关心社会、关心国家、行使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权的现实遭遇。

仅仅因‘扩散’两个字,就被拘留10天。此类荒唐事,俯拾皆是。以我亲身经历,五年前当我出狱后仍被中共以黑手党手段非法拘禁在家时,中共的无耻部发言人马朝旭在面对国际记者追问时,竟然说:‘‘陈光诚是自由的”。光天化日下,这种公开造谣欺骗世界的行为,又该当何罪?

赶着马车走 高铁难有指望

无数事实证明,在中共挟持下的中国,法律只是共党用来统治人民的工具,是为中共当权者服务的,根本不是文明社会中“社会公器”的概念。当然,在极权专制之下,也不应该想当然地指望这个体制会循着正当性和公平合理性运行。

因此,在非法治的野蛮独裁体制环境下,无法赶着马车走高铁。很多社会问题的解决只能在正义的原则下,寻求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建立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宪政民主制度。根本问题不解决,一厢情愿在现有框架下“依法维权”不但走不通,还会不断被剥夺更多权利,无法解决社会不公问题。

自由亚洲

陈光诚: 柏林墙边的思考|自由亚洲

16.jpg

最近去比利时参加藏人的活动时,顺路去了德国柏林。再次参访了柏林墙遗址,还到了柏林墙博物馆。其中很多历史资料让人感触颇多。

2016-9-20

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1961年6月15日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兼东德国务委员会主席乌不利希在国际记者招待会上说“没有人想要建造一堵墙!”可就在那一年建起了人类文明与野蛮的分界线——柏林墙。

事隔28年后的1989年,当时东德的党魁昂纳克信誓旦旦的说: “柏林墙还会存在50、100年。”可就在那一年的11月9日起柏林墙开始倒塌,共产东德从此开始土崩瓦解。代表着人类灾难、死亡与血腥的东德共产制度与柏林墙一起被送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回顾历史,可见一些智慧的中国人说“共产党的话你要反着听”总结得是多么的精辟深刻而准确。真是高手在民间哪!

柏林的地铁站,只有售票系统而没有检票系统,且很少查票。这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非常难以理解。可是如若有人逃票,一旦被查到,不良的信用就会记录在案。这对当事人今后的借贷、租房等生活诸多方面都会产生极大影响,带来很大不便。不良记录会成为把你与文明隔离开来的私人“柏林墙”。我想,没有人愿意为自己建立这样一堵墙,因此极少有人逃票。

仅从这点来看,对比制度漏洞百出,贪腐之门大开的共产社会,就充分说明好的制度会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变坏的道理。

如今的东、西柏林已经重新融为一体,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不过两德的乡村建筑还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例如,东德农村的铁门高墙和铁窗在西德是很少有的。

东德的制度变迁不过二十几年,如今的东德人民内心明朗。与他们接触,除了感到他们对共产专制的邪恶认识更清楚之外,根本感觉不到与西德人有其他区别。文明的社会秩序在整个德国井然有序地运行着。

显而易见,所谓的“历史论”、“阶段论”、“文化论”、“素质论”、“国情论”都是暂时的或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制度论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以中国来说,只要有了公平合理的民主、自由、宪政、法治的社会制度,经过阵痛后,中国人也会和现在的德国人一样懂得珍惜自己的信用,内心明朗地过着自由自在的有尊严的生活,公权力会得到有效的制约,社会自然会在惩恶扬善的良性循环中运行得井然有序。

2016年9月19日

自由亚洲

陈光诚: 从雷洋的被死亡说开去|自由亚洲

2.jpg

不久前的5月7日,北京29岁的雷洋被昌平公安活活打死了,还被冠以“嫖妓”的污名。最近雷洋家人的报案书指出:“嫖娼是栽脏,雷洋被打死。”报案书中列举的所取得的证据足以显示,所有涉案公安人员涉嫌犯有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滥用职权罪、帮助伪造证据罪。雷洋的家人明确要求:“对涉嫌犯罪的全部办案人员立案侦查;对初查已经构成犯罪的嫌疑人立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6-5-23

这份报案书写的非常专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诸多事实面前,人们大多会认为,中共要想继续抵赖袒护爪牙们恐怕很难了。但我认为中共的无耻是会不断刷新人内心预估的道德底线的,他们一定还会没理找理,继续胡搅蛮缠拖延处理,试图大事化小,否则就不是中共了。

人被公安们打死了,不在第一时间通知家人,且手机上的包括位置记录等在内的诸多信息都被删除。不言而喻,这段时间公安忙着销赃灭迹,毁灭他们犯罪的证据。公安人员凭着资源的垄断占有,有着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和作恶经验。故涉案公安若不能立即在第一时间被禁闭隔离,避免他们串供和证据被毁,恐怕即使检察院、法院等他们的兄弟单位不参与协助造假掩盖,真相一时也很难查清。又何况公、检、法本来就是一丘之貉。他们所谓的“互相监督”实际早已轮为互相包庇、彼此袒护了。

对此中共自己当然更清楚,之所以不去制止,是因为极权专制权正靠他们去维系。

“抓嫖禁赌”一直是公安们的生财之道。这与遭遇抢劫报警时公安迟迟不到场、即使最后出警也会在老远就打开警报器,有意把劫匪吓跑了事大不一样。“抓嫖”共安们常闻风而动,积极寻找这样的机会捞取外快。“抓嫖”不仅没有风险,增加“政绩”,还可以很容易地拿到许多罚款。被抓者不管是嫖客还是被嫖者多选择破财免灾,与公安达成“私了”协议——交罚款了事。可想而知,对于罚款,很少有人索要发票。

再说,要发票和不要发票价格相差甚远——

众所周知,没有公安的保护,哪个色情场所能干得下去?小的店面要定期向当地分管的公安或片警交保护费;而在大的会所里,主管本区的公安头头都有不同比例的干股(每月分红但不用投资,只提供保护,保障会所正常营业,必要时通风报信就算投资)在其中。

据一位在临沂某会所站场(当打手)的狱友告诉我,会所里都有专门的房间给派出所所长或分管局长,他们随时可到会所消遣。没有他们的照应,一天也开不下去。他说此话时,生怕我不信,还补充说:“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了解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

早在2006年山东临沂市兰山区的一个派出所所长的位置,至少要行贿百万元以上才有可能“竞争”得到,可见这样的投资。利润回报得有多么丰厚才能“还本”。

雷洋的同学说,在职若干年从不传播负面消息。可事实证明,不传播负面消息并不能避免你有一天就会被成为“负面消息”,家人成为“维稳”对象。所谓“负面消息”本身就是中共用来洗脑的说辞,掩盖真相的藉口。消息本身没有正负之分,只有真假之别。很多所谓的“负面消息”就是事实真相,拒绝传播事实真相就是不负责任。

归根到底一句话,没有民主就没有监督,没有监督就没有真相,没有真相什么权利都没有保障,你我他就都是潜在的雷洋或杨佳。就算你取得再高的学历,赚得再多的财产,不公的制度瞬间就会使你拥有的一切包括生命烟消云散。

手里没有选票,靠什么要求官员和国家机器对你负责呢?

自由亚洲